第五章 纵横非我意 闲闲是人生(3)
荆洚晓2017-08-03 13:052,292

  哪怕高原和阿福只是没多少见识的乡间野童,却也在村头讲古老人处听说过江湖传闻,如五虎断门刀这种名字,早就如雷贯耳。

  何谓如雷贯耳?几乎每一个江湖传说中,都有五虎断门刀作为反派龙套出场,俱是活不过一盏热茶的角色。

  “师父这是在敷衍我们吗?”阿福气鼓鼓得鼓起了腮帮子。

  高原想了想说道:“师父乃是不世高人,一言一行必有深意。虽然我猜不到师父作何想法,但既然师父说了,我们照做便是。”

  阿福学着大人模样摇了摇头:“唉,日后行走江湖,千万莫要对人说,你我师兄弟是学五虎断门刀的。”

  高原心有戚戚焉。

  阿福不识那么多字,高原便翻开书逐页逐行逐字地位他讲解。

  张大牛见二徒开始学习,满意地点了点头,取出酒葫芦喝了一口,却还是皱起了眉头。

  这个酒葫芦自打被阿福误装了醋后,他洗了十数便,可无论再装什么酒,喝起来都有一股子酸味,着实让人倒牙。

  《五虎断门刀》既是江湖上最大路的心法,自然简单易懂,字数也不过千把字。高原用得一炷香时间,便已通读了一次。亏得他启蒙时根基打得扎实,不认识的字倒也不多。由此又可见《五虎断门刀》有多么浅白。

  张大牛下的命令是必须背熟,背不下来没有晚餐。

  高原唯师命是从,便从头开始,一字一句地背诵起来。

  阿福跟在高原身边,也随着他摇头晃脑,口中喃喃。

  高原背诵五次。

  阿福去扑路边蝴蝶。

  高原背诵十次。

  阿福爬树掏了鸟窝。

  高原背诵二十次。

  阿福在溪水中摸鱼。

  天色渐近黄昏,高原怕是已默默背诵了不下百次,早已将一本薄薄的《五虎断门刀》背得滚瓜烂熟。

  阿福却也是收获颇丰,计有蝴蝶一只,鸟蛋一把,鱼儿两条,此外还有草藤编的凉帽,树枝做的木刀,全身上下,武装得甚是齐全。

  张大牛寻了处背风山坳作为宿营地,打了只野鸡,点了篝火,一边在火上烤着野鸡,一边唤来两个徒弟考问今日的功课。

  “高原,你年长,你先来。”张大牛说道。

  高原拱手施礼,略一思索,便朗声背诵起《五虎断门刀》心法口诀。

  他本就聪明过人,又用了整整一天的苦功背诵,哪怕尚未读懂心法内容,背诵起来却毫无磕绊,流畅如山间泉水,一气呵成,听得张大牛也不禁击节叫好。

  待高原背过,张大牛又叫过阿福。

  阿福先将鸟蛋和鱼儿递给师兄,让师兄帮他在篝火里烤上,等会加餐。

  张大牛也不催促,只慢条斯理地翻动烤鸡,等候阿福。

  阿福折腾完毕,才站在师父面前,双手背后,仰头看天,开始背诵起来。

  起初百余字,阿福背的十分流畅,不亚于师兄高原。但随后便开始磕磕绊绊,背的一句,就要想上三五弹指。待到五百来字后,更是半天才能憋出一句半句。

  张大牛笑眯眯地听着阿福背书,手中却将已烤好的一只烧鸡,撕了最肥大的一条鸡腿递给高原。

  高原谢过师父,捧着鸡腿却不下嘴,依然等着师弟。

  阿福忽而看天,忽而看地,一句一憋,居然给他憋到了九百余字,眼见着整本《五虎断门刀》竟然也只剩下个尾巴。

  张大牛面上毫无异色,心中却颇为吃惊。

  阿福年纪尚幼,此时不过四龄,尚未启蒙,大字也不识几个。《五虎断门刀》虽说用词浅白,那也是因人而异的,以阿福这等年龄,根本不可能听得懂内容,竟然全靠死记硬背,生生背下了大半。虽然背的磕磕巴巴,偶有疏漏,但总体上却记下了九成。

  张大牛幼年时号称神通,却也自信做不到阿福这等水平。在他心底,早已通过了此次对阿福的考验。

  只是阿福今日毫无耐心,背不到三五次,便去扑蝶掏鸟,看得张大牛心头火气,此时定要给他点小小的教训看看,因此才不喊停,反而用烤鸡腿来刺激阿福一下。

  阿福看着师兄手中的鸡腿,悄悄地连吞了几口口水。

  张大牛又慢悠悠地撕下了另一只鸡腿,作势闻了闻,露出赞美的表情,舔了舔嘴唇,就打算一口咬下去。

  许是受了鸡腿刺激,阿福突然开了窍,口里如同倒豆子般噼里啪啦吐出一连串的字句来,不到几个呼吸,竟然将他适才想了半晌都没想出的心法最后部分全然背了出来,而且一字不差。

  “师父我背完了!”阿福看着师父,双眼中却没有师父,只有师父手中的鸡腿。

  张大牛微微叹了口气,摇了摇头:“一千二百八十五字,你足足错了十五字,你说,还有鸡腿吃吗?”

  若是给一般学童,这等不明所以的千字文章,随随便便背下来只错了十余字,定是要被当做天才看待的。但张大牛这么一说,阿福眼中却一片迷雾,若不是他紧咬下唇,几乎便要哭出声来。

  张大牛见状,心头微微一痛,便将阿福拉到身边,把鸡腿塞到他的手中:“今日便算你通过,明日学习再不可偷懒了,知否?”

  阿福却将鸡腿塞回给了师父,挣脱了师父的手,来到师兄高原身边,向着师兄一礼道:“师兄,劳烦你再帮我读一次书本。”

  高原连忙回了一礼,取出《五虎断门刀》,从第一页起,温声诵读了一遍。

  阿福跟着师兄的声音嘴唇嗫嗫。

  待高原读过之后,阿福又默念了数次,才回到张大牛身边:“师父,请让弟子再背诵一次。”

  张大牛点点头。

  阿福深深吸了口气,朗声背诵起来。

  这一次他背诵得节奏分明,一字不差,隐隐似乎对字里行间有所理解,不全是死背硬记。

  待阿福背完,张大牛欣慰地点点头,又将鸡腿塞了过去:“好娃娃,不愧是我张梧生的好弟子!”

  阿福高兴地大口咬了一口鸡腿,口齿含糊地说道:“师父骗人,你明明叫张大牛。”

  “哈哈哈哈哈……”张大牛开怀大笑。

  高原也将自己的鸡腿递给了师弟:“师弟背得好,理当加餐。”

  阿福也不客气,一把接了过来,趾高气扬地说道:“那是当然,我可是师父的得意门徒!”

  篝火边,欢声笑语,其乐融融。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陵悲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东陵悲歌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