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回 千里孤行
小锶锶婷2017-07-29 10:253,526

  现在,让我们的思绪随德狂老人,转回到三十年前。

  话说德狂老人,三十年前,独步江湖,总是一身青衫,英俊潇洒,不断在江湖中行侠仗义,铲除奸恶无数。他自号“德狂书生”,恴谓“有德但狂傲的剑侠书生”,但江湖中人,个个尊称他为“德狂大侠”。

  德狂老人在当时,在武林中赢得了不少美名,武林中个个提起“德狂大侠”,皆竖起大姆指。

  然德狂老人年轻时,又是多么的英伟不凡,一时之间,在神洲大地的少女们,个个芳心暗慕这位德才貌兼备的“德狂大侠”。

  只是一代大侠“德狂书生”,当然不会被一般的庸脂俗粉所迷。

  直到有一天——

  那一天,德狂老人(当时是德狂书生)正要往蜀道那边去游玩,打算亲身体验一下蜀道难的雄伟险峻。

  正经过一个陡峭的悬崖边,却见几个彪形大汉,围着一个黑衣女子在恶斗。

  德狂书生一见,义愤填膺,他一向锄强扶弱,最看不惯以多战寡,更何况见那女子,已被众大汉围攻得一步步,滑向悬崖边上。

  那几个彪形大汉见快要得手,更兴奋了,更加加强了攻势。

  那个黑衣女子,早已经险象环生,这时,有一个围攻大汉中的猪肝脸说话了,“姓叶的婆娘,你伤了我们大哥,现在正好乖乖束手就擒,马上给我大哥做填房夫人,要不然,我们一不小心,让你小命就此丢掉,最怕我大哥现在躺在病床上,也是舍不得哪,哈哈!”

  那黑衣女子“呸”的一声,忽然一剑赖向那个猪肝脸,猪肝脸一闪避开,黑衣女子的剑好象长了眼睛,却专追着猪肚脸而去。

  只是,旁边另一个紫酱脸的大汉,使一双金龙抓的,那抓已是一抓,抓向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本来可以避开,但她好象完全不避,居然宁着受一抓,而非向前不可!

  刹时迟那时快,只听“啊”的一声,猪肝脸胸前中剑,但是,黑衣女子的长衣,却被那抓一抓,一下子被撕碎了一大块,只露出贴身装束,更要命的是,那颈处,已被抓得几道深深的血痕。

  猪肝脸痛得大叫,吼道,“大伙们,上,这婆娘好狠,把她衣服全撕破了,让我们饱饱眼福都好!”

  黑衣女子很倔强,虽然痛得牙关直咬,却依然一声不吭,咬牙苦斗。

  这一边,德狂书生早已辩清是非黑白,他再也不犹疑了,一下子拨出身上长剑,朗声说道,“路见不平,拨刀相助,姑娘莫慌,德狂书生来也!”

  那几个彪形大汉一见,忽然来了个青衫书生,开头个个不以为然,那紫酱脸更是轻蔑笑道说,“姓叶的,你到那儿找了个小白脸帮忙,也好,我们就杀了这个小白脸,再捉你去和我们大哥圆房,以慰我们老大相思之苦!”

  只是,他们太低估了我们德狂大侠的实力,话说德狂书生朗朗长笑中,只几下,就已经打得那几个大汉处于下风,毫无招架之力。

  猪肝脸一见不妙,抓起他的一把刀重新冲回战团,只是,大势已去,只听“叮叮叮叮叮”,一阵急促的声音过后,那几个大汉的兵器,全部跌落地上。然后,几声“啊啊啊啊啊”声音响起,来自那几个大汉,他们已经全部被德狂书生的长剑,一一剌伤。

  德狂书生这招“天女散花”,最厉害时可一招连剌十八人,经过他这么多年的浸淫,早已使得炉火纯青,更何况现在只有五六个人?

  那几个大汉一见情势不妙,马上四散鼠窜而逃。

  黑衣女子心中一宽,终于把持不住,晕了过去。

  德狂书生,刚才早已被黑衣女子那种不屈的精神,深深吸引。

  现在见她晕了过去,更是心生怜惜。

  于是,伅扶好黑衣女子,一掌抵在黑衣女子后背,为她疗伤。

  不一会,黑衣女子终于悠悠醒来。

  不用我多说,大家一定猜到,这就是后来成为德狂老人妻子的叶凌风。

  他们一见钟情,不久就成为夫妇,一起浪迹江湖,行侠仗义。

  但是,德狂书生是一个武痴,光顾着练功和行侠仗义,常常忽略寒叶凌风的感受。

  他有时会为了追杀一个坏人,忽然离开寒叶凌风,任凭她是如何的着急。

  然后,就发生了前一章所提到的误会,寒叶凌风离开了德狂书生,也就是现在的德狂老人。

  却说德狂老人沉浸在往事中,伤心不已,不禁流出了英雄泪。

  柳如锶见德狂老人难过,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小心窝中充满怜爱之情,不禁也跟着流起了眼泪。

  柳如锶说,“师父,我将来学成武功,一定会帮你把师母找回来!徒儿从此立誓,不找回师母给师父,绝不回山见师父!”

  德狂老人一听,感动极了,他也是个至情至性的人,忽然一把拉过如锶,说,“如锶,你真的对师父这么好?”

  如锶说,:“当然啊,你是我师父,我不对你好,对谁好?”

  德狂老人哈哈大笑,忽然一掌,击在如锶头上。

  如锶大惊,还未想通何解,早已晕倒在地,不省人事。

  过了好久,如锶终于醒来。

  却见师父,好象老了十年,不禁心中大为疑惑。

  这时,德狂老人慈祥的对如锶说,“锶儿,你现在感觉如何?”

  如锶却了动,奇怪,居然发觉精神百倍,全身舒泰,整个人像轻了许多,脱下了很多累赘。

  她是个纸顶聪明之人,心想师父刚才必有深意,不然师父绝对不会打她一掌。

  德狂老人缓缓说道,“如锶,我在你身上,舒了我十年的功力。”

  如锶就算依然不太懂武学奥妙,但这个,她是无论如何也懂的,因为她是何等聪明!

  原来师父折了十年功力,灌输在自己身上!

  如锶心中感激涕零,不禁马上拜倒在地,“谢谢师父!”

  德狂老人哈哈一笑,说,“如锶,你不必不安,为师已有一定根底,这十年功力,虽然损耗了给你,但是,以我们本门内功,为师闭关多几年,就练回来了。为师见你心地甚好,也希望你以后不要侍艺凌人,以后要尽力帮人,就算不行侠仗义,也要做个对武林有用的人,知道吗?”

  柳如锶依然未起,大声答道,“知道,师父!”

  德狂老人哈哈大笑,上前扶起小锶。

  第六回 千里孤行

  光阴似箭,日月如梭,话说,不知不觉间,我们的小锶锶经已长大了。且长成了一个如花似玉的姑娘。

  俗话说“女儿心,海底针”。小锶越大,越不爱跟父母说话,她常看着夕阳,想着山外,毕竟生活了十多年了,她好想出去看看。

  她曾经试探性的问过父亲,柳文龙说,“小孩子,出去太复杂了,再长大点先。”小锶闷透了。

  这天,她又去找师父。

  师父这么多年来,也开始老了,他常喝闷酒,小锶知道,他是思念师母的缘故。

  小锶说:“师父,我很想出山走走。”

  德狂老人想了想,说:“也好,毕竟你也长大了,出去磨练一下是很应该的。”

  “不过,你要面壁三天再走,我要把我压箱底的功夫传给你。”

  小锶心想,不是已经学了十多年了,还有什么可以学?

  德狂老人像看透了她的心思,手一伸,居然变戏法般多了把折剑。德狂老人说,今天,我要教你我自创的“伤心夺魄剑”。传说小龙女当年在崖下思念杨过,创下“伤心断肠剑”,我后来机缘巧合,得了剑谱,然后再融合了我一些新剑式,变得更有杀伤力,也是要伤心人才能使出,每次使完,耗能挺大,像大哭一场,你记住,非重要关头一般不要用“伤心夺魄剑”。

  小锶连连点头。

  闲话不说,小锶这三天来就苦练“伤心夺魄剑”,好在这套剑法已经和德狂老人其它招式融浍在一起,小锶绝项聪明,很快就会了。

  这一夜,小锶假装不胜酒力,早早就上床睡了,其实她早有准备,买通了小丫鬟,在夜色苍茫之际,悄悄走出山外。

  话说小锶一出山,像放了笼的鸟儿,兴奋莫名。

  可是,她发觉路边的人常看着她,让她好心烦,她灵机一动,买了套男子汉衣服换上,扮成个小厮模样,这下好了,没人注意她了。小锶蹦蹦跳跳,兴奋极了。

  忽然,她发觉路旁有个小乞丐。脏兮兮的身体,躺在那儿一动不动。

  小锶是个同情心极足的女孩子,当下撒下一点钱,就离开了。

  可是不久,她发觉有人悄悄跟着她。

  小锶不声不响,到了山角,一闪身,转入路旁丛林中。

  这下,看到跟着她的人了,居然是那个小乞丐?

  他的身子还是脏,可是脸却擦干净了,白白净净的,长得挺帅。

  小锶跳出来,喝问:“你跟着我做什么?”

  小乞丐说:“我是知恩图报,来保护你呀!”

  小锶笑了,“去去,我不用你保护。”

  可是小乞丐说:“我很喜欢你呢,我们能不能交朋友?”

  小锶想了想,反正路途寂寞,多个伴也好,就点头了。

  小乞丐大喜:“我叫唐千里,你呢?”

  小锶眨眨眼,说,“我叫,叫什么呢?叫柳静宇。”

  她一时想不出男子汉名字,把她哥的名字顶来用了。

  小乞丐说:“呵呵,名字也要想呀,那我们以后就是兄弟了呀!”

  小锶笑了笑,她也对这个小乞丐印象很好。

  小乞丐说:“我外号--千里孤行客”,你呢?“

  小锶想,我师父叫德狂老人,我就叫德狂侠女好了。

  不行,是男的。于是她说:“我叫德狂书生。”

  千里孤行客哈哈大笑,于是他们就开始结伴上路了。

  (待续)

继续阅读:第四回 书剑梅庄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德狂侠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