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回 书剑梅庄
小锶锶婷2017-07-31 09:222,407

  话说这两个小鬼走了半天,天色已晚,于是决定去投宿,千里说,“小宇,我们两个人这么瘦小,干脆一起睡吧,晚上也好谈心。”如锶满脸通红,说,“不行,不行,我喜欢一个人睡,如果两个人睡,我会睡不着。”千里说,“真怪”,不过也就没再追问,小锶不禁暗暗吐了口大气。

  于是两人一路前行去问客栈,却是不知道怎么搞的,问了好几家都说客满,两人又累又饿,真惨。

  这时,他们不知不觉,到了一条比较僻静的小街,却见一个姑娘慌慌张张地跑着,一路跑还一路回望,不久跑远了。这时,一个锦衣人影疾飞而来,他跑到小锶他们面前,一下停住,问:“有没有见一个姑娘走过?”千里正想回答,如锶扯了扯他衣袖,说:“没有。”那家伙看了看如锶,开头目无表情,后来像发现了什么,忽然眼睛一亮。他问:“呵呵,那是一个逃出来的丫头,不过不用理她了。”然后他又说:“两位兄台贵姓?可否交个朋友?我是本地人氏,叫苏文。幸会幸会。”如锶两人见他如此热情,就报了名字。仔细看这个人,也算风度翩翩,可惜生就一双鹰眼,好象有点阴险。

  苏文走过来,很熟络似的说,“两位,是不是没地方投宿,最近这儿会举办个武林大会,刚刚开始,很多江湖上的朋友来了,两位仁兄如不嫌弃,不妨到舍下一聚,我家叫书剑梅庄,寒骨书生正是家父。”千里一听,立刻拱手说:“哦,原来你是寒骨书生后人,幸会幸会。”如锶正想着,“什么寒骨书生?”千里已经说,“好好,那我们不怕打扰了。”如锶正想说,“你还没问我呢?”但看到他们俩一副惺惺相惜的样子,就打住没问了。

  于是三人顺街走着,出了郊区,再走了不一会,就见一幢红楼,上书“书剑梅庄”。

  如锶一看,里面种满了梅花,红的,白的,红白相间,小锶最爱花,不禁叹气说,“好美!”

  苏文一听,立刻扭转头,对小锶说,“呵呵,小兄弟如果喜欢,就请多住一下。”

  如锶江湖经验不够,一时还未知道怎么回答,千里已经说,“呵呵,那我们就打扰了!”

  苏文干笑着说,“客气,客气。”

  门口仆人恭恭敬敬把三人迎进去,小锶越看越喜欢,里面鸟语花香,种了很多奇花异草,美轮美奂。

  苏文把二人迎进大厅,只见早有个老人在此等候,老人面容清瞿,只是眼睛如苏文一样的,带点阴险之气。

  老人说:“呵呵,欢迎欢迎,两位小侠长得好英俊呀。”小锶不禁讪讪笑着,而千里早就在握手,一副很熟络的样子。

  而苏文则似乎对小锶兴趣更大,一屁股挨着小锶坐下。

  小锶正看千里,他也坐下了。

  几个人闲话家常。寒骨书生问:“不知两位小侠来自何方?”千里说:“我家是唐家堡的,我是唐千里。”寒骨书生眼中掠过一丝惊喜,“呵呵,原来是唐家堡英侠,幸会幸会!”又问如锶,如锶说,“我家住穷乡僻壤,我父亲叫柳文龙,我叫柳静宇。“

  寒骨书生“哦”了一声,心想这个小东西说话这么不客气,不过他却面不改色,大概他也没听过“柳文龙”的名堂,于是又顾着和千里套近乎。

  苏文却一声不吭,只顾痴痴看着小锶。

  第八回 中山狼现

  小锶一转头,发觉苏文在看自己,不觉轻轻一笑,这一下,苏文像掉了魂,脸都红了。干咳一声,佯装别头和他老父说话。

  是夜,书剑梅庄摆上精美筵席,小锶和千里自出门后,那吃过如此美味佳肴,当下放开肚皮大快朵颐。

  小锶偶然一转头,却见苏文又不见了,但过了一会儿,却见这苏文又鬼魂般忽然现身,他拿来一个精美的小酒壶,大声说:“千里兄,静宇兄,这是我珍藏的花雕,两位请试下,味道如何?”小锶和千里不疑有诈,于是就试了几杯,果然,味道极香醇,酒味甚浓。

  饭后,千里依然兴致勃勃,和寒骨老头在下棋,小锶却觉得很困,于是找了个厢房休息了。

  小锶觉得头昏昏沉沉的,心想,奇怪,我平时也是能喝几杯的,怎么今天,她也没怀疑到什么,想可能是那花雕后劲足,所以醉酒了。

  她洗了一下脸,就和衣而卧了。

  正睡得昏昏沉沉,忽然她感觉有人在床头,小锶内功深厚,要知道,德狂老人曾给了她起码一半的功力,话说小锶很困难地睁开眼,却见一张脸,谁?苏文。只见他正凑近来,看着小锶,见到小锶忽然睁开眼,也是吃了一惊。这时,忽然外面有人喊:“静宇,静宇!”是千里的声音,苏文大吃一惊,马上从后窗翻出。

  话说千里进到房间,见小锶正昏睡,不禁笑了,“小猪猪一只。”他帮小锶盖好被子,也出去了。

  小锶拼命运功,和酒意对抗,不一会,终于醒了。

  一醒,不禁有点傻了,只见她的上衣领子,居然有个扣子松开了。难道?小锶想了一下,渐渐似乎理清思路了。

  有蒙汗药!她想起苏文曾失踪一会,然后拿回一壶酒,她记得,喝下酒不久就特别困了,难道那壶酒是蒙汗药?

  那苏文,小锶忽然想起苏文看她时带点色迷迷的眼睛,不禁“哼”了一声。

  这只中山狼!真是知人口面不知心哪!

  小锶不敢多留,赶快收拾了行李,走到千里的房子前,闯了进去。

  千里正想进睡,见到小锶,觉得很奇怪,他说“静宇,你不是睡了吗?”小锶说,“嘘,小声点,此地不宜久留,我们快走。”千里觉得很奇怪,还想问,但小锶打住了他,千里一向对小锶言听计从,于是也收拾了行李,两人溜了出来。

  到了后院,两人各施展轻功,轻而易举地跳出了书剑梅庄的院墙。

  两人一路无语,向旁边一座山而走,要翻过大山,后面才是另一座城。

  夜色如水,一轮月光正静静地挂在山上,一些被惊动了的山鸟“扑扑”地飞了起来。千里终于忍不住了,他问:“静宇,怎么样啦?”小锶说:“那苏文不是好人。”千里说:“他怎么了?”小锶正想说:“他想非礼我!”忽然想起自己还是男儿身,于是马上打住,说,“反正他不是好人,今晚的酒有蒙汗药。”千里说,我也觉得奇怪,你怎么今天特别困,我家有唐家的“百毒散”,我平时没事常含,百毒不侵的,我给你一颗吧。“小锶本来想骂他,”我都现在没事了,刚才又不给?“不过一想,算了,千里也是毫不知情,于是笑了笑,接过药丸吃了。

  (待续)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德狂侠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