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2章 初见喋血
竹砚2017-07-29 10:103,358

  胡府唯一的千金胡菀柔睡梦中被后花园的打斗声吵醒,正想起身去看看怎么回事儿,突然看到窗前有个黑影闪过。

  “啊…唔…”

  惊慌之下,她还没喊出声,便被那个黑影捂住了嘴巴,鼻腔中传来一股浓浓的血腥气,被捂住的面颊上似乎也有些滑腻腻的。

  意识到是“血”,小姑娘吓得浑身发抖,身体缩成一团,睁大的眼睛使劲眨了眨,没让害怕的眼泪流出来。

  “嘘…”

  床上的小姑娘也就十二三岁的样子,看着她惊惶无措的明眸善睐,感受到她被自己压在身下的身体微微颤抖,朱瞻墡有些责备自己的莽撞,但是事已至此,他也实在别无他法。

  “小妹妹,你听我说,你别喊,也别害怕。我被坏人追杀,只能躲了进来,我不会伤害你的,等外面的人走了,我就离开。听懂了么?”

  想要安抚她的情绪,朱瞻基尽可能柔和的对她说。

  胡菀柔虽然害怕,还是机智的点点头:虽然父亲和哥哥武功极好,可现在都不在自己身边,万一把这个来路不明的人激怒了,恐怕就不好收场了。

  朱瞻基不想吓着她,便轻轻的松开了捂着她嘴唇的手掌。

  胡菀柔伸手在自己面颊上擦了一下,借着月光看到手上是一片血红,心中害怕,又不敢喊,只好握住手,拉住锦被,往床沿后面靠了靠,想要拉开与眼前这个少年的距离。

  看着她的样子,朱瞻基用力压制着自己疼痛难忍的伤口,阻止鲜血继续涌出,一面安慰她说:“呃…你别害怕…是我的血…我被坏人刺伤了。”

  虽然看不清楚他的模样,但是从他说话的语气,胡菀柔猜测,他一定伤的很重,不知道会不会死?爹爹他们和外面的人打斗,是不是像他说的,那些追杀他的人是坏人?这样的话,自己好像也应该帮他才对。

  “你…要不要喝水?”

  声音温柔苏暖,有些犹疑和恐惧,却坦然而真诚。

  似乎是想不到她会这样问,朱瞻基有一瞬间的迟疑,虽然不想引来不必要的麻烦,但是他现在确实很渴很冷很累,还有些被压制住的慌乱,想了想他回答说:“好。”

  见他答应,胡菀柔慢慢的移到床边,掀开锦被,去穿床边一双粉底绣花鞋。

  月光下,一双玉足莹然生辉。

  “小姐!”

  哪知,她刚穿上鞋子,婢女花樱突然过来敲门了。

  听到有人来,朱瞻基生怕引来混乱,一紧张,便从后面用一只手扼住了她的脖颈,另一只手捂住她的嘴唇,在她耳边低声说:“不要让她…呃…进来。”

  嘴口上感觉血又多了一些,洇入她的嘴角,刚刚有些平静的胡菀柔,又有些恐慌的点点头,朱瞻基放开捂着她嘴巴的手,却用另一只手臂从后面把她钳制在自己身前,以防她乱说话。

  局面紧张,但是怀中身体暖软柔弱,最直观的接触,让他一直紧绷着的身体,汲取到一丝温暖的寄托。

  定了一下心神,胡菀柔平复一下情绪,尽可能平静的问:“什么事啊,花樱姐姐?”

  “明公子说有刺客到府中捣乱,担心你害怕,让奴婢来陪着你。”

  要说明公子对小姐真的是很好很好的,遇上任何事情,处处时时首先想到的永远是小小姐。

  “我没事,有父亲和哥哥们在,不会有事的,你回去睡吧。”

  “不行啊小姐,这次来的人好像很坏,已经杀死了两个家丁。”

  “啊?我…”

  一听来人杀死了自家两个家丁,胡菀柔慌张之下,回头看朱瞻基,蓦然看到他腰部已经被鲜血浸透,被吓得倒吸一口凉气,忘了回答花樱。

  “你怎么了小姐?”

  “哦,没事,那个…花樱姐姐,我…昨晚不小心割破了手指,你先去帮我取一瓶金疮药来吧。”

  听到怀中小姑娘这话,朱瞻基心中一动,抬头去看她,见她眼中还是有些慌张,却似乎多了一种焦虑。

  不会是因为自己的伤吧?朱瞻基扼着她脖颈的手微微松了一些力气。

  “啊?小姐你怎么不早说,我这就去。”

  一听小姐的手指被割伤,花樱忙去拿金疮药,等她离开了,胡菀柔试探着对朱瞻基开口:“哥哥…”

  “嗯?”

  “你…流了好多血,很严…”

  她“重”字还没说完,朱瞻墡听到房顶传来一声轻微的响动,忙用食指和中指,放在她唇边,示意她不要出声。

  两人安静的侧耳倾听,却没有再听到响声,朱瞻基以为自己紧张过度,见自己的手指还放在她唇边,察觉自己的失礼,他刚刚把手拿开,只听“扑棱”一声,两个黑衣蒙面人竟然从房顶破屋而入!

  “啊!”

  一看来人的样子,胡菀柔被吓得惊呼出声,朱瞻基已经抢先伸手把她拉倒身后:“别怕!”

  到底是因为自己,给她引来这般危险,他不能让她无辜受伤。

  闯进来的人,一看到朱瞻基,也没废话,持刀便砍了过来!

  闺房本就不大,一下挤进来四个人,来人刀风又狠又快,刀刀致命,朱瞻基身受重伤,现在又要照护身后的胡菀柔,很快两人被逼到房间一角。

  黑暗中,朱瞻基一个不慎,被对方起脚踢得踉跄后退,胡菀柔忙伸手想要扶住他,可她毕竟力气太小,没能扶住朱瞻基,自己也被连带着撞到了身后的墙上。

  后面的两人又持刀逼近,胡菀柔一看这架势,慌乱之中开口大喊:“爹!爹!救命啊!”

  眼见那两个黑衣人刀锋向着自己和身边的小姑娘刺过来,已经没有力气继续反抗的朱瞻基,想也没想,俯身护到了胡菀柔身前。

  若然今日自己命当如此,那就不要连累别人了!

  黑夜中,锃亮的刀锋逼到眼前,被吓坏的胡菀柔下意识的伸手,揽住了护在自己身前那少年的肩头,闭上了眼睛。

  “哐啷!”

  千金一发之际,门窗被从外面强行撞开,接着一个高瘦的身影闪身而入!

  还没看清楚怎么回事儿,那两个黑衣人只觉得有冰冷的感觉穿过手腕,接着便是锥心的疼痛,手上的刀也没有力气握住,掉到了地上。

  “爹!”

  看到那个身影,胡菀柔惊喜的喊了一声,原来来人是她的父亲胡荣。

  那两个黑衣人见来人武功如此了得,又是在他的府邸上,知道自己占不了便宜,恰在此时,听到不远处传来示意两人撤退的暗哨,两人相视一眼,齐齐离开了。

  见困局被解,朱瞻基终于支撑不住,倒向胡菀柔,晕了过去。

  “哥哥…哥哥…”

  胡菀柔支撑不住他的身体,两人斜着往一边倒去,胡荣来到女儿身边,从她身上扶起朱瞻基,看着眼前的少年浑身是血,奄奄一息的样子,胡荣向刚刚赶过来的外甥明绍然说:“去把许大夫找来。”

  明绍然听到了舅舅的吩咐,却被自己的表妹吓了一大跳:“表妹!”

  刚才贴身抱着朱瞻基,胡菀柔白色的中衣沾染大片血渍,白净的脸上也还有几丝血迹,看上去触目惊心,与她青梅竹马,一起长大的明绍然以为她受了伤,紧张的问:“你这是怎么了?!哪里受伤了么?”

  “我没事儿,你快点去找大夫啊!”

  “哦!”

  奇怪而戒备的看了一眼被舅舅和表妹扶着向客房走去的少年,明绍然转身去找许大夫。

  胡菀柔的闺房和后花园都是一片狼藉,家仆在管家亓叔的指挥下收拾善后,胡府被折腾了一夜。

  到了第二天晌午,胡菀柔让花樱熬了小米粥,来到后花园前面二楼客房去看朱瞻基的时候,父亲正守在他床前,他还没醒过来。

  “爹,他没事了吧?”

  知道自己这个女儿自小秉性纯善,胡荣收起之前的心事重重,笑着安慰她说:“失血过多,还昏迷着,不过没有性命之忧,放心吧。”

  “哦。”

  胡菀柔答应着,来到床前,一张俊朗不凡的面容映入眼中,虽然面色苍白,却掩不住与生俱来的英气和神采。

  想起昨晚与他的肌肤相亲,还有共同经历的那些惊心动魄,一直简单的少女初心,竟有种怦然心动的感觉,面上似乎也有些微红。

  金钗之年的女孩儿,因为凶险的一夜,心扉似乎被什么给撞开了。

  不想父亲看出来,她深深吸口气,掩饰住心中的小情绪。

  “那些人为什么要杀他呢?看他们的样子,好像有什么血海深仇似得。”

  见女儿这样说,胡荣眼神一沉,想起昨晚他从这少年身上看到的那枚玉佩,他心中便有些烦躁不安:这样的身份,何须血海深仇?!

  然而,不想让胡家陷入不该陷入的漩涡中,他笑着对女儿说:“菀柔,昨天的事情,不要对外人说,等他醒了,也不要多问,知道么?”

  虽然不理解,但是总觉得父亲做事有他的道理,胡菀柔便乖巧的点点头。

  胡菀柔父女出去后,躺在床上的朱瞻基缓缓睁开眼睛。

  想起刺杀自己的那个人说的话,他的思绪也回到了五个月前,他随着自己的皇祖父——当朝皇帝朱棣北伐归京,那几个惊心动魄的日夜。

  他眼中的神色蓦然变冷:“汉王!若被本宫查证这件事真的是你指使,你既做的出,就休怪本宫不顾叔侄之情了!”

继续阅读:第03章 维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