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1章 死里逃生
明心小七2017-07-29 10:092,855

  永乐十三年正月十二,济宁府大运河漕运码头最西端的栈桥上,残雪凌乱,星光黯淡!桥中间,四个黑衣人手中明晃锋利的剑锋,在将盈未盈的凸月微光下,散发着阴寒的杀气!

  对面,一个十六七岁的受伤少年,被一个二十岁左右的年轻人搀扶着。

  为首的黑衣蒙面人眼见两个少年已经无路可逃,冷笑着向两人语气阴沉的说:“事已至此,皇太孙就别做无谓的争斗了,乖乖受死,还能少受一点罪!”

  腹部被伤的朱瞻基听了为首那人的话,面色一沉:知道自己是皇太孙,还敢痛下杀手,又对自己的行程了若指掌,只怕这件事,汉王府的那位,是脱不了干系了!

  临行前,就知道山东之行必然凶险,却想不到他们动作竟然这么快!看来,自己真的低估了对方的阴狠无情!要不是危急关头几个手持长棍的蒙面人出手相助,将他救上小船,逃离官船,怕是他也早就冤死在爆炸的船上了!

  不过,那些手持长棍的黑衣蒙面人又是什么来头?

  扶着朱瞻基的大内护卫陆风听了那人的话,也是心中一紧,眉心不自觉的皱了起来:殿下此次巡抚山东,带的护卫并不多,他们的船昨天晚上又在大运河上遭人算计,差点全军覆没,好不容易护着殿下拼死突围出来,他绝不可以让殿下被人设计,不明不白的死在山东!

  陆风这样想着,握着长剑的手,也愈加用力,一面戒备,一边想着让皇太孙殿下脱身的方法。

  此时的朱瞻基已经完全镇定了下来,平静的神色,让他看起来不像是一个十七岁的少年。看着一步步逼近的黑衣人,他平静而冷淡的说:“能知道我的身份,看来你们背后的那个人,身份一定不简单。”

  “皇太孙殿下英明。”

  听了朱瞻基的话,为首的那个黑衣人有些戏谑的“恭维”:“我们兄弟只是拿人钱财,替人消灾!”

  “是宫里的人派你们来的?!”

  “呵…皇太孙既然知道,那么将来做了厉鬼,就去找宫里找人报仇吧!”

  若真是宫里的人安排的,那这件事……

  “是汉王?!”

  “殿下觉得是谁,那就是谁吧!”

  四人说着便向两人逐步逼近,其实这些人拿人钱财必然不会出卖金主,只是朱瞻基心中似乎早有认定,那些人也便这样回答了。

  陆风有些担心的看向朱瞻基,见他虽然努力支撑,但是腹部的血已经把外面的青色细棉祥云暗花衣衫都侵染了。

  他一边扶着皇太孙戒备的往后退,一边贴近他的耳边说:“属下来拖住他们,殿下找个机会快点离开!”

  “要走一起走,本宫不相信自己会死在这儿!”

  见朱瞻基不肯一个人离开,陆风有些着急:“殿下是皇上钦定的储君,将来的天子,绝对不会有事!但是现在的情形,望殿下不要意气用事。”

  陆风说着,眼神向栈桥旁边系着的一艘小船微微一示意。

  朱瞻基看懂了他的意思,平静的脸上闪过一丝动容,陆风十四岁被选为自己的贴身护卫,到而今过了六年,两个人名为主仆,实则却胜于兄弟,他不希望陆风有事。

  “属下保证,只要殿下能够平安脱险,属下一定活着去见殿下!”

  似乎看出殿下的担心,陆风看着他,坚定的保证。

  “好!”

  陆风说话从未食言,朱瞻基愿意相信他,只是他话音刚落,那四个黑衣人的剑锋已经攻到眼前。

  “殿下快走!”

  陆风低言一声,手上一用力,将朱瞻基推到小船上,反手甩出四枚飞镖,将来人逼退。借着这个空隙,他挥剑斩断缆绳,顺手抄过倚在小船旁边的一根长长的竹竿,将小船推了出去。

  朱瞻基借着陆风的推力,忍着伤口的疼痛划开小船,远离了栈桥,陆风只身拦在那四个杀手前面,阻止他们去追皇太孙。

  这边四个黑衣人眼见朱瞻基要逃出升天,都气急败坏的向陆风下了狠手。

  陆风虽然武功不弱,但毕竟对方人多,剑法似乎像是江湖中的旁门左道,双方过了几十招,他的力气便有些跟不上了。

  回首见皇太孙离开的方向已经看不到人影,陆风心中总算松了一口气,却也露出了破绽,被对方刺伤了左臂,没等他回身,察觉对方的剑锋已到了后心,他向侧面一闪,却被身侧的一人抬起一脚,打落到了大运河冰冷刺骨的河水中。

  为首的黑衣人此时没有太多心情去管陆风的死活,看着朱瞻基消失的方向,他指着其中一个黑衣人下令:“老四,你跟我从运河中找,老二老三,你们两个沿着河岸搜,我就不信找不到他!”

  接的这个“活”棘手,买主指明了要这皇太孙的人头,他更知道,得罪皇家的后果,谁让自己干的就是这个营生,这一次他也是豁出去了,要么做成了这买卖,大家从此隐匿江湖,吃香喝辣,要么大家一起玩玩儿!

  朱瞻基凭借着北极星仔细的辨别方位,逐渐远离了漕运码头后,前面慢慢有了一些亮着的灯笼和一些酒肆、茶楼。根据方位和时间来计算,他猜测,自己应该到了济宁府中。

  虽然不知道陆风那边什么情况,但是朱瞻基明白,陆风他是抱了必死的决心,来护着自己离开,自己绝不能有事,只有自己想办法活着,才能找到陆风,万一真有什么不测,也才能给他报仇!

  看到前面有石阶,他小心的把船靠岸,步履不稳的上了岸,抹黑往济宁府里面走了一段。

  感觉伤口处的血流的似乎更加厉害,朱瞻基来到一处僻静的地方,见一道高墙旁边有棵大柳树,他掩身到柳树后面,用护身匕首从披风上割下一块长布,捂在伤口上,正想起身,却敏锐的察觉有两个人逼近。

  “船停在那儿,他一定在济宁府内!”

  说话的正是黑衣蒙面人的那个首领。

  “大哥你看,地上有血迹!”

  另一个人的声音传来,朱瞻基心中涌起一种莫名的惶恐:难道陆风他已经…

  没时间想下去,他支撑起身体想要离开,但是又一想:对方已经发现了自己的血迹,这样跑,自己肯定逃不掉,得想个办法!

  环顾四周,看到自己身后的柳树,忍着疼痛,用尽力气,上了柳树。

  到了柳树上,他向高墙的另一侧看去才发现,里面应该是一个大户人家的后花园,或许是因为临近元宵节,园中点着制作精巧的花灯,花园仿照江南布局,规模不大,却十分精巧,花园内亭台楼榭样样俱全。

  借着树干翻身到了花园中,朱瞻基不敢多逗留,起身往里面走去。

  就在他进入花园不久,两个黑衣人已经沿着血迹找了过来,两人经过柳树后,发现没有了血迹,那个首领想了想,又折身回到那株柳树旁,仔细查看,很快便看出了端倪。

  向着身后的“老四”微微一示意,两人纵身跳上高墙,也翻身进入了墙内。

  “什么人?!”

  两人想不到,这刚刚落地,便碰上两个家丁巡视,本来干的就是杀人越货的勾当,这下好了,一听有人出声,两人立刻提剑。

  这时“老四”正好看到了地上的血迹,便向老大报告:“老大,地上有血。”

  这老大一听,知道朱瞻基必然躲进了府中无疑。

  他一个江湖杀手,根本没把寻常人家的两个小家丁放在眼中,向着老四一个眼神,两人便纵身上前,手起刀落,要杀那两个家丁。

  其中,两个家丁一听“地上有血”,又见来者不善,立刻拿刀相抗,一边抗衡一边大喊:“有刺客!有刺客!”

  只是两人并不是来人的对手,没过四五招,便被杀死了,然而,他们的喊声已经惊动了府中的人。

  很快,便有十几个人手持火把向着后院赶来,一看到后院的情况,没什么需要废话的了,双方立刻激战在了一起。

继续阅读:第02章 初见喋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