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4章 我叫菀柔
竹砚2017-07-30 08:122,452

  门外的明绍然,对自己这个表妹娇蛮的撒娇只能苦笑,似乎每次争执都是自己败下阵来。

  其他也就罢了,这次他可不放心让她与一个陌生少年一起留在客房,无奈而气恼的说了一声:“臭丫头……”便离开了。

  房间内,背靠在桃花芯木门上的胡菀柔,静静地听着外面的声音,像是表哥走远了,抬头看到单臂支撑在床榻上的少年,微笑着看向自己,眼睛弯成一弯新月。

  想起刚才在表哥面前自己霸道的样子,觉得真丢人,胡菀柔脸上不由得一红,有些不好意思的地下了头。

  从小到大,表哥一直纵容着自己,以至于在他面前,自己小女孩儿的本性总是暴露无遗,可是在外人面前好像很失礼。

  看着小人儿难为情的站在门边,低着头、撅着嘴,难为情的神色,想起她刚才娇蛮可爱的样子,朱瞻基知道她不好意思了,便收起刚才的神色问她:“你叫什么名字?”

  “嗯?”

  意识到是问自己,胡菀柔抿一抿嘴唇回答说:“哦…我叫菀柔,胡菀柔。”

  “昨天晚上的事情…很抱歉。”

  说起昨天晚上的事情,胡菀柔有些害羞,嘟嘟嘴掩饰过自己的羞赧,耸耸肩换上一副“没关系”的样子,似乎“成功”掩饰了自己的难为情。

  “你叫什么名字?”

  “额…我叫…”

  顿了一下,朱瞻基意识到自己不能把真实姓名说出来,又庆幸自己前天晚上随意的穿了一件准备微服的寻常公子衣衫,没有穿着蟠龙常服。

  支撑着起身,缓解了一下自己的停顿,想到自己储君的身份,他便回答说:“我叫楚俊。”

  胡菀柔见状,忙上前为他垫上一个枕头,又细心的为他曳了一下被角。

  看着她纤细柔白的手腕被自己握的通红,想起刚才的情形,自己疼痛之下,似乎握着她的手有些失了轻重,现在回想,有些留恋刚才攥住她手臂的时候,她柔软的好像没有骨骼的感觉。

  “柔若无骨、温玉软香”

  脑海中闪过这八个字,朱瞻基暗骂自己“无耻”,可他又不能否认,自己刚才确实留恋这种感觉,明知唐突弄疼了这个小姑娘,却就是没有松手。

  这样想着,他不禁为自己的“无耻”自嘲的笑了起来。

  “你…笑什么?”

  “啊?哦,刚才…弄伤你了么?”

  看看被他抓得通红的手腕,胡菀柔下意识的往袖子中缩了一下说:“没有。”

  “给我看看。”

  不由分说抓过她的手腕,细细看了一下,小手盈盈一握,手指细柔纤白,掌心柔暖轻润。确认只是握的有些微红,但是并没有伤及筋骨,他这才放开。

  这时,他抬头,看到胡菀柔微红的面色,也意识到自己握着她手的时候,也是失礼了,不免尴尬。

  轻轻咳了一声,想起刚才的少年,他开口问:“刚才那位是?”

  “哦,我表哥明绍然。”

  “他好像很关心你。”

  “恩。”

  胡菀柔点点头:“我表哥人挺好的,就是有时候管的有点多,会让人觉得无所适从,你别介意哦。”

  看来,她是深知这位表哥的性子,刚才是怕自己为难,这才故意把他支开的。

  朱瞻基笑一笑:“没事,看得出来你们关系很好。”

  “恩,我姑姑、姑父在我表哥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表哥一直在府中长大,跟我亲哥哥差不多。”

  听了胡菀柔这话,朱瞻基没有应声,只咧嘴笑了笑,心中却不以为然的想:“小丫头还是太单纯了吧?他对你的纵容、宠爱,可一点都不像是兄妹之情。”

  就在此时,有人敲门,以为又是明浩然,胡菀柔嘟嘟嘴,过去从门缝里往外看,站在门外的不是明绍然,是她的父亲胡荣。

  胡菀柔猜测一定是表兄去找的父亲,忙把门打开,先讨好的笑着甜甜的开口:“爹”

  胡荣显然是知道她在这儿,看着她讨好的笑,没有责怪,和蔼的对她笑一笑问:“小公子醒了?”

  胡菀柔点点头,伸手挽着父亲的臂弯,一起来到朱瞻基床前,胡荣身形高瘦,头发半白,双目通达。

  朱瞻基对着胡荣拱手道谢:“晚辈楚俊,多谢前辈救命之恩。”

  “楚公子客气了。”

  “昨夜晚辈唐突冒犯,多有失礼,请前辈见谅。”

  “楚公子来到胡府,便是缘分,危急之时,怎么能说失礼。”

  胡荣言毕,便伸手拉过朱瞻基的手,为他把脉,到底年轻,底子也好,虽然气血还有些亏损,恢复的也算是很不错的了。

  胡菀柔见父亲为他把脉,关心的问:“爹,楚公子他没事了吧?”

  “没什么大碍了,需要静养一些时日。”

  胡荣说着为朱瞻基掖了一下锦被,对他说:“这段时间小公子可以暂时在府上修养,什么时候小公子想要回家,都可以。”

  朱瞻基感激胡荣的盛情,连忙道谢:“多谢前辈。”

  站在胡荣身后的胡菀柔听父亲到“回家”,像是突然想起了什么事情,问向朱瞻基:“楚哥哥,你的家在什么地方?要不要给你家里报个信儿啊?”

  “啊?”

  胡菀柔本是出于人之常情的考虑,怕这他的家人担心,朱瞻基却碍于自己的身份,一时不知道要怎么回答。

  胡荣察觉到他的尴尬,开口为他解围:“菀柔,这是楚公子的私事,你就不要多问了。”

  胡菀柔并不懂得事情的复杂,不解的嘟嘴:“可是,他现在孤身一人,总要跟家人知会一声,免得家人担心嘛。”

  刚才还觉得这个小女孩儿性子率真可爱,可有时候,这样的关心还挺“麻烦”的。

  “好了菀柔,这件事,爹相信楚公子有自己的打算。”

  听父亲这么说,胡菀柔也不好再多纠结这件事。

  胡荣又转向朱瞻基,笑一笑对他说:“小女纯善,不谙世事,公子不要介意。”

  “没有,晚辈知道胡妹妹是关心我。”

  听他忽然称呼自己“胡妹妹”,胡菀柔有些羞赧,这样的称呼,并不失礼,只是有些亲近了。

  胡荣也察觉自己的女儿和眼前的少年在称呼上的变化,心中闪过一丝忧心,大女儿已经湮没在那座威严诡谲的宫墙内了,他好不容易逃离,过了十几年安稳的凡俗生活,实在不想因为一个偶然,再陷入其中,更不能让自己最心疼的小女儿,与之有一丝一毫的牵扯。

  面上却不懂声色,只对朱瞻基开口说:“公子养伤这段时间,如果暂时没有其他打算,就安心在府上养伤吧,就把这儿当做自己的家。”

  有感于胡荣的深明大义,也看出他绝非一般人物,朱瞻基没有多说客套话:“大恩不言谢,胡伯伯今日之恩,晚辈他日必涌泉乡相报。”

继续阅读:第05章 上元灯雪(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