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5章 上元灯雪(一)
明心小七2017-07-30 20:002,945

  大运河上发生爆炸截杀的消息,在此时报到济宁府,府衙立刻命人打捞现场,只是爆炸巨大,船身炸的粉碎,有用的东西都被河水冲散,直到见打捞上来的尸体,大多穿着禁卫军的衣衫,府衙意识到事情严重,忙向山东按察使司和朝廷上报。

  胡荣听到消息,眉头紧锁,接下来的事情,到会会如何演化呢?自己隐瞒身份这么多年,千万不要因为这次的缘源,让胡府陷入争端才好。

  眼下,也只有静观其变,悉听天命了。

  又是一天一夜的大雪,地上的雪有一尺厚,之前所有的打杀痕迹都被掩埋。又是在元宵节前,这样的事情虽然多了百姓们茶余饭后的谈资,却抵挡不住元宵节的热闹气氛。

  为了照护好朱瞻基,胡荣让府上的官家亓叔亲自照料他的饮食汤药。亓叔从少年时期跟随胡荣几十年,忠诚仗义、细心周全,做事最是牢靠,两人又一同经历那么多风波劫难,这件事只有交给他最让他放心。

  正月十五傍晚,亓叔给朱瞻基送来晚膳,除了党参乌鸡枸杞汤、清蒸乳鸽、香熘肝尖、木耳山药等温补养血菜品,还有一碗芝麻元宵。

  由于朱瞻基的衣衫被刀剑割破,又沾染了鲜血,他只穿了一身亓叔为他准备的夹棉中衣,外面披着貂裘披风,房间的暖炉一直用着,温暖舒适,经过三天的调养,他的气色已经恢复的很好了。

  亓叔一边让人把饭菜摆上,一便对朱瞻基解释:“楚公子,今天元宵节,老爷本想让您和大家一起吃晚饭,可这天气太寒凉,您这身体也还没康复,怕您应酬劳神,特意让我给您致歉。”

  朱瞻基闻言心中感动,忙说:“亓叔您千万这别这么说,晚辈在府上已经多有打扰了,胡伯伯和您还这么费心,晚辈实在过意不去。”

  亓叔笑一笑有问了他的伤后,似是无意的感叹:“这大过节的,也不知道怎么一回事儿,听说大运河上发生了爆炸,唉。”

  “有这样的事啊?”

  朱瞻基面色诧异的问,心中却想:终于被人发现了,接下来,恐怕又要风波不断了!只是眼下自己不能莽撞,不能有任何差池!

  亓叔点点头:“唉,可怜了那些人,都被炸的面目全非。”

  朱瞻基没有接口,冤死的那些将士都是为了护住自己的安危,自己一定要好好的,一定要给他们讨回公道!

  见他默然,亓叔似乎意识到自己不该说这些话,有些抱歉的说:“看我这老糊涂,跟公子说这些做什么,公子慢用,要是有什么需要,就告诉老朽。”

  朱瞻基笑一笑:“有劳亓叔。”

  亓叔走后,他心烦意乱,也没什么胃口,想起那些冤死的将士,不由得让他担心起陆风来,这都三天了,怎么还没有他的一点消息?

  陆风,你可是答应过本宫,一定不会有事的!

  亓叔从朱瞻基那里离开后,来到书房,胡荣见他进来,收起手中的一卷书册问他:“消息跟他说了?”

  “是的,老爷,他的反应倒是很正常。”

  胡荣若有所思的点点头:“能做的尽量做,让他早知道,也好早有他的打算。咱们绝不能干涉太多,只保护好他就行了,这也是为了给咱们,免去一些不必要的麻烦。”

  “老爷的话,我明白,还是有些担心,朝廷那边万一将来有赏赐,或者与府上有了什么往来…”

  见亓叔担忧,胡荣也是叹气,可偏偏他就被逼迫到了胡府上,到底也不能见死不救,只能怨天意如此:“这也是我担心的,事已至此,走一步看一步吧,”

  “只能这样了。”

  想了想,胡荣特意吩咐说:“尽量不要让菀柔和他接触。”

  虽然有些奇怪老爷的安排,但是再一想,也好,毕竟他的身份,加上小姐又惹人喜爱,为了将来,能少一事就少一事的好:“是,我会注意的。”

  安顿好这件事,胡荣也便去准备用晚膳,元宵节也是要家人一起好好热闹一下的。

  晚膳已经备好了,胡荣和三个少年喝酒尽兴,胡菀柔一心想着出去玩,吃完饭后,听到外面有隐隐约约的爆竹声响,见父亲和哥哥们吃晚饭还需要些时候,她笑着对父亲请命:“爹,女儿吃饱了,我想和花樱姐姐去放孔明灯。”

  基本上她的要求,胡荣都会无条件答应,在府中也没什么危险,他便点点头:“去吧。”

  胡菀柔高兴起身,花樱忙取过意见柔粉色夹棉披风给她穿上,又取过獭兔毛皮卧兔儿给她戴上。

  见胡菀柔要出去,明绍然有些着急的起身:“表妹,等等我。”

  “你不许去!”

  胡菀柔看着他嘟嘴:“我们女孩子玩儿,你跟着做什么?”

  被她拦住的明绍然有些不好意思的挠挠头,胡荣见状,告诫胡菀柔:“这孩子,怎么跟你表哥说话呢!”

  很少被父亲指责,胡菀柔不高兴的撅了撅嘴,低着头没有说话。

  明绍然忙说:“没事舅舅,你别怪表妹。”

  胡菀柔的孪生哥哥胡瑄正好坐在她站的地方,见表哥被妹妹“欺负”,还为她说情,他伸手拉一拉她的衣袖,故意小声说:“看绍然表哥多关心你,被你嫌还为你说话。”

  胡菀柔皱着鼻子瞪他一眼没有言语。

  大哥胡安笑着对明绍然说:“表弟,我们继续喝酒,让菀柔去玩吧,别拘着她了,一会儿咱们一起去看花灯。”

  胡瑄也点点头:“对啊,表哥,你不是还专门给这丫头做了花灯嘛,还藏到现在!一会儿,咱们一起去看看。”

  “那…好吧。”

  其实明绍然本来是想跟着去,把自己做的花灯展示给菀柔,谁知道这个小丫头不听话,那也只好等一会儿了。

  胡菀柔不想听他们多说,带着花樱和准备好的孔明灯来到后花园,之前的花灯都已经燃了起来,后院灯火通明,又有白雪映射,犹如晴日。

  两人一边说笑着一边燃起孔明灯放飞。

  花园西侧二楼客房,满腹心事的朱瞻基,听到后院传来女孩儿的软语娇俏,细听察觉是胡菀柔的声音,他得起身从小轩窗往外看。

  隔了客房小楼后面的一湾小小的湖池,胡菀柔安静的站在灯海中,披着一件柔粉色梅花暗纹夹棉斗篷,领口处缝制了白狐皮毛翻领,头上带着莹白保暖卧兔儿,细柔白净的皮毛外面映着一圈柔和的光晕,更衬托的她露出的秀颜恍若九天仙子。

  燃起的几个孔明灯,高高低低的飘飞在院子中,慢慢升起,汇入半空的灯海中,越升越高,如满天星光璀璨。

  地上似繁星闪烁的花灯映衬着莹白雪光,看着交相辉映形成的光影中,胡菀柔如初荷纯净的笑颜,纯真柔婉,朱瞻基感觉自己这么多年来,在朝堂宫廷的明枪暗箭中,变得坚强冷硬的心头,竟然有莫名的暖意情愫,缓缓蔓延。

  燃起最后一个孔明灯,胡菀柔的目光追随着它缓缓抬起。

  有轻风吹过,那孔明灯变了方向,围着她转了半个圈,飘过朱瞻基小轩窗外,飞向了远方。

  胡菀柔的目光追随着这只孔明灯,不经意间看到小轩窗内,朗身而立的少年正微笑着看向自己,目光温暖如春,心中一怔,转而含笑回应。

  少年如墨点缀的含笑双眸,映照在星星点点的灯光下,竟然有种摄人心魄的魔力一般,让她觉得自己好像柔化在那份柔暖之中。

  皎洁如水的月光,映照着漫天的孔明灯,缓缓蔓延到一个个精巧细致的花灯上,恍若天宫玉宇。

  凤箫声动,玉壶光转,隔了荷池假山,一个俊逸的少年公子,一个纯净的金钗少女,在恍然如梦的幻境中,遥遥含笑相望,眼中的流波无声诉说着懵懂的初心。

  这如梦幻一般天时地利的缘分,这样的相望,仿若近在抬首咫尺,却又似隔了万水千山…

  两人相视的有些失神间,只听“砰!砰!砰!”的声音响起,接着便看到满天烟花盛开。

  被响声惊醒,蓦然意识到刚才的眼波流转间,两人似乎都忘却了周遭的一切。

  两人都抬头去看,色彩缤纷的烟花,绚烂了整个天地,也绚烂了两个人的心。

继续阅读:第06章 上元灯雪(二)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