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6章 上元灯雪(二)
明心小七2017-07-31 08:102,545

  “表妹。”

  冷不丁明绍然的声音传来,迟怔的胡菀柔闻声看去,发现父亲和三个哥哥已经走了进来,亓叔跟在几个人后面。

  明绍然没有注意到客房上的朱瞻基,满面含笑的来到胡菀柔身边对她说:“表妹,你等一下,我去给你取花灯。”

  胡菀柔还没来得及回答,明绍然便向着东侧一座大的假山石后面走去,

  他走过去不一会儿,手中托着一个三尺左右,双鸟齐飞造型的花灯走了出来。

  那花灯不断大,做工却很精巧,羽翼处连在一起,鸟的脚下是一个八角宫灯行装的花灯,外侧的翅膀上连接着长长的红色绳线,只是灯还没有燃上,。

  “哟,两只小鸟。”

  看到他手中的花灯,胡瑄先开口打趣:“表哥,你这是想跟小妹比翼双飞么?”

  胡瑄一向油嘴滑舌,说话口没遮拦,尤其爱打趣自己的表哥和妹妹,反正在他的记忆中,虽然他与小妹是一同出生一起长大,可自小到大,自己的表哥都是对妹妹呵护有加,对他不理不睬。

  小时候还老抱怨,可是渐渐长大了,他看出表哥的心思,他便老是打趣他。

  明绍然本也是这样的心思,所以听了表弟的话,只是笑了笑,胡菀柔却不乐意了:“爹,你看二哥,他瞎说什么呢?讨厌!”

  “哈哈哈…”

  胡荣却哈哈一笑,没有责备胡瑄,只看着那花灯说:“别说,绍然这花灯做的还真是不错。”

  “爹!哼。”

  见没人为自己说话,胡菀柔不高兴的撅了撅嘴。

  “多谢舅舅谬赞。”

  明绍然本也是想着借着这个花灯的比喻,来试探一下舅舅的意思,此刻见舅舅竟然也夸赞他,而且丝毫没有怪他无力或者唐突的意思,忙向舅舅道谢,接着说:“其实我是参照了父亲留下来的一个残缺的画图制作的。”

  胡荣听到这儿,心中一沉,看向那花灯的神色微微有些怪异,其他人没有注意到,官家亓叔却是看到了,因为他也同样的意外而吃惊。

  “表妹,我送给你的花灯可以飞起来哦。”

  想要尽快给表妹展示自己的作品,明绍然有些得意的向胡菀柔夸赞自己的花灯。

  听了这话,胡荣、亓叔相视一眼,无声的交流着什么,都没有说话,却都侧目担忧的看了看矗立在客房小轩窗边的朱瞻基。

  胡菀柔似乎也很好奇,不再撅着嘴不高兴了,好奇的看向他手中的花灯。

  倒是胡瑄一脸的不相信:“怎么可能。”

  “你瞧好了。”

  明绍然说完,掏出火折子把花灯点燃,等火势渐渐大了,他缓缓放手,果然那花灯晃晃悠悠的飘了起来。

  犹如一个孔明灯,只不过需要精巧的制作来控制平衡。

  看着那双鸟花灯果然“比翼双飞”起来,花樱惊喜的向胡菀柔说:“小姐你看,真的唉,明公子好厉害啊。”

  胡菀柔也很意外,怔怔看着漂浮在半空的花灯,心中为表哥对自己的用心感动,同时又有些不知所措的情绪升起,听了花樱的话,她一时不知道如何回应。

  意识到身后二楼上,朱瞻基一定在看着,她竟然有种莫名的忧愁。

  倒是胡瑄看着那花灯,用近乎崇拜的目光看着表哥问:“哇,表哥你怎么做到的?”

  明绍然刚想回答,却被胡荣适时的拦住了话头:“你表哥什么事情都喜好钻研,哪里像你,整天只知道玩耍!”

  被父亲责备,胡瑄吐吐舌头不再多问,看到表妹有些迟怔,不知道在想什么,他走到身边,把手中的绳线交到她的手中:“给你表妹。”

  此时,花灯大约漂浮到一丈高的地方,胡菀柔结果那根红线,总觉得那细细的绳线,分量沉沉的。

  明绍然转头,见她的目光追随在自己做的花灯上,如水的杏眸中映照出点点星光,不自觉的伸手揽上她的肩头。

  胡菀柔意识到他的动作,转头看着他:“干嘛?!”

  “哦…我…”

  明绍然有些难为情,手却没有放下。

  胡荣等人看着他们两个人孩子气的互动,都在一边笑了起来。

  对于胡菀柔,她的父亲和哥哥极尽宠爱,三人对明绍然的脾性又十分了解,也看出来他对菀柔的情谊和喜爱,所以都觉得,如果菀柔愿意,他是菀柔可以托付终身的良人。

  可是看菀柔的样子,似乎对别人的打趣很是不高兴,只是身为父亲和个哥哥,他们都很难探寻到她心里的意思,也就是胡瑄,因为两个人一起长大,心思能近一些,又一贯爱玩笑,敢和她打趣。

  随着年龄渐长,胡瑄也收敛了不少,以至于他们都不知道,她的抵触,是她小女孩儿害羞的心性,还是真的只把绍然当做哥哥看待。

  毕竟她年纪还小,胡荣倒是没怎么着急。

  然而,明绍然却一心在她身上,对她的关心和宠溺几乎超过了舅舅和表兄弟,他知道要等她长大,可有些时候,他又觉得有些担心。

  对于这些事情,胡菀柔隐约察觉到,又似乎并不能完全懂得,她把表哥当亲人,也关心他的一切事情,可就是不喜欢父亲和哥哥们总爱打趣她和表哥,也不喜欢表哥对她表现出的太过亲昵的关心,那样的感觉让她很不舒服。

  就像表哥为她做的花灯,如果只是一个一般的花灯也就算了,偏偏他那么用心,不仅费了心思在设计上,还采用了这样的隐喻,这样的情谊,是她承受不起的。

  见明绍然虽然有些不好意思,手还是搭在她的肩上,她不自觉的抬起右臂,想要把他的手甩掉。

  哪知,这一动作,手上也随着用了些力气,被线绳一拉,那双鸟花灯用力不稳,跌跌撞撞的要落下来。

  胡荣早已把目光转向了花灯上,察觉花灯要跌落,先一步纵身而起,把它接在手中。

  花灯接到手中后,他趁着众人都没来到他身边,暗暗在双鸟腹部一个精巧的机关上一用力,轻微的“啪”一声响,下面八角宫灯中的火焰渐渐熄灭了。

  看到火焰熄灭,明绍然忙走过来查看,竟然是最关键的机关部位损坏了,脸上一脸的失落,这个机关坏了,花灯便飞不起来了。

  胡荣不想他这个样子,劝慰他说:“你能做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既然不能飞了,你们兄妹几个去街上逛逛吧,今天有灯会。”

  一听可以出去玩,胡瑄立刻高兴的抚掌:“好啊,花灯也展示过来,表哥、小妹,咱们去街上凑热闹吧。”

  明绍然听了舅舅的话,虽然有些失望也只能如此了,便点点头转向胡菀柔说:“表妹,咱们去吧。”

  本不想出去,但是看着明绍然的神色,又有些不能拒绝,胡菀柔便点点头,随着大哥他们一起出去了。

  朱瞻基看着他们的互动,看出明绍然对胡菀柔的用心和情谊,心中有些莫名其妙的不爽,回头一想自己的身份,无奈的叹口气,关上了轩窗,回到房间休息。

  走到后院入口的胡菀柔,偷偷的看向二楼的轩窗,早已悄然关了起来。

继续阅读:第07章 流火木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