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7章 流火木鸢
竹砚2017-08-01 08:172,486

  后花园渐渐安静了下来,朱瞻基有些怅然的拿起之前跟亓叔要的一本《资治通鉴》看,看了不几页,传来敲门声。

  走过去打开门,是亓叔送来了今晚的汤药:“楚公子该吃药了。”

  “有劳亓叔。”

  亓叔把汤药放在桌子上,回身笑着对他说:“要不是公子身上的伤,可以到外面看看花灯,热闹热闹的。”

  “这儿也能看的到,胡府的花灯挺漂亮的。”

  想起刚才明绍然为胡菀柔做的花灯,朱瞻基恭维说:“想不到明公子还懂的制作花灯,我还是第一次看到能飞的花灯呢。”

  “那个呀,就是一种花灯技艺,”

  说到这儿,亓叔心中一动,不经意间仔细注意着他的神色,微微笑着回答说:“明公子特地向做花灯的工匠师父请教,也是受孔明灯和木鸢的启发,自己一点一点想出来的,飞不高也飞不稳,不是什么精巧的技艺。”

  见朱瞻基脸上并没有任何异样的神色,亓叔看出来他对飞起来的灯笼确实不了解,有意让他知道,这会飞的灯笼只不过是民间很常见的技艺,并没有什么好吃惊的:“山东淄川一带的花灯那才叫巧夺天工,飞的、游的、跑的、跳的,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他们不会做的。”

  一听这话,朱瞻基很好奇的问:“真的么?我还从来没有见过呢。”

  这话倒是没错,每年的元宵节,宫中虽然也会摆放灯笼、燃放烟花,可那些灯笼多有是一些寓意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惊于恢弘气势,却少了精巧新奇。

  “这民间的能工巧匠呀多得是高手。”

  亓叔笑眯眯的说:“明公子喜好钻研,又想哄小姐高兴,他有这份心思,自然也就做得成了。”

  “明公子对胡小姐还真是上心。”

  “是啊,他们表兄妹一同长大,感情很好。明公子对小姐真的特别的好,小姐心思纯善,也很关心她的表哥。”

  亓叔这话说的有些刻意,朱瞻基心头闪过一丝微微的醋意,没再多说,端起手边的汤药,一口气喝了下去。

  口中的苦味盖过了心里的酸味儿,他微微皱眉。

  “良药苦口,楚公子忍一忍。”

  亓叔看着他的样子一边笑着说,一边递上漱口的温水。

  朱瞻基漱了口,水杯放下说:“多谢亓叔。”

  亓叔收拾好了汤药瓷碗:“你要是有什么需要尽管跟我说。”

  “嗯,亓叔,我想要一些作画的纸笔染料,方便么?”

  虽然有些奇怪他为何要作画的纸笔燃料,而不是写书信用的笔墨纸砚,可老爷吩咐过,他的要求要尽可能满足,亓叔忙回答说:“方便,我们小姐平日喜欢作画,这些东西府上都有,我一会儿就给你送过来。”

  “多谢亓叔。”

  亓叔很快送来了宣旨、燃料、工笔、毛笔、镇纸等材料。

  看着窗外的花灯竞放、火树银花,想起刚才与胡菀柔的遥遥相望,朱瞻基心中有种莫名的温暖和难以抑制的情愫。

  他展开画纸,调了颜色,在临窗的八宝桌上,一点一点描绘出心中回味着的刚才的画面。

  亓叔从客房出来后,来到书房,胡荣正看着地上的双鸟花灯沉思。

  “老爷,我看他的样子,应该不知道‘流火木鸢’,也没有怀疑到这双鸟花灯。”

  胡荣舒口气点点头:“我刚才去绍然的房间,找到了残旧的图纸,还好,看不出一丝神机营或者锦衣卫的痕迹。”

  虽然庆幸这一点,可是胡荣还是满腹忧虑:“我现在是担心啊,这绍然手里还有多少宋大哥的遗物?”

  亓叔听了也是担心:“大嫂去世的时候,留下来一些东西,咱们不好过问,那个时候绍然小,不懂事,现在他大了,千万不要看出什么端倪才好。”

  “唉…”

  亓叔说的,也正是胡荣担心的,他叹口气:“这‘一朝天子一朝臣’,只希望当年的旧怨,不要再掀风波,绍然是宋大哥唯一的骨血,我就是希望他能够平平安安的长大成人、渡过一生,也不枉咱们跟宋大哥相识一场的情谊。”

  “老爷是有什么打算么?”

  “这花灯既然他没有怀疑到,那就不要再多问,也不要多说了,一切照旧。你啊,这两天多带着绍然、阿瑄去账房看看,交给他们一些酒楼、茶庄,让他分分心,也探一探绍然的口气。”

  胡荣见眼前也没什么太好的办法,只能是想着让这几个后生别有太多的接触,胡家的生意做得还是不错的,就分一分绍然的心,等把府上这位误打误撞的“楚公子”送走了,一切就能回到正轨了:“这位楚公子这边,我来看着,尽量不要让他们照面接触。”

  “那这花灯?”

  “这花灯是不能再飞了。”

  胡荣一语双关的说:“去改一下,让府上的工匠做上一个支撑,放到后花园,圆了绍然对菀柔的心思。”

  “是。”

  亓叔托起那花灯走了出去,胡荣回到案牍前,拿出从明绍然房间找到的那个残缺的图纸,看着上面的图画,思绪蓦然回到十五年前,那场惊心动魄的“靖难之变”。

  当时的皇上朱允炆削藩,幽禁周王、齐王,废黜代王、岷王,更逼死湘王,当时的燕王,现在的皇上,不满朝廷的做法,举兵靖难,首攻北平门户怀来。

  镇守怀来的总兵是锦衣卫指挥使宋忠,而他之所以能够做到这样的位置上,其中有一部分原因,便是他所制作的火器——“流火木鸢”,其水平无人能及。

  可惜燕王兵法神速莫测,以心理战术攻破摧毁怀来将士军心斗志,带领奇兵闪电攻破城池,怀来将士被堑杀殆尽,宋忠被抓捕之后,宁死不屈,以死报国。

  那个时候绍明刚刚满月,曾经做过锦衣卫百户的胡荣深受宋忠提携照顾,宋忠也是为国尽忠而死…

  “大公子,怎么这么快回来了?”

  正想着呢,亓叔诧异的声音传来,应该是四个孩子回来了。

  果然,接着听到长子胡安说:“不知道怎么回事儿,街上全是官兵,来来回回的,也不知道干嘛,弄得人心惶惶,哪有心情看灯。”

  “那没说是发生什么事了么?”

  “没有呢,看到可疑的人就叫住盘问,还逮捕了好几个人。还好,他们的魏捕头认识我们几个,没有难为我们。”

  胡瑄此时插话:“哎,你们说会不会是因为前几天,大运河上的官船爆炸那事儿?听说惨不忍睹。”

  听了胡瑄这话,明绍然突然压低声音:“要这么说的话,那个楚俊也是那天来到咱们府上的,还被人追杀那么大动静,他会不会跟这件事情有关?”

  胡瑄一听觉得表哥分析的有道理,恍然大悟的担心说:“那咱们家岂不是有麻…”

  “瞎猜什么呢?!”

  亓叔正不知道怎么拦截这几位少爷的话头,胡荣严厉的声音传了过来。

继续阅读:第08章 合欢熏香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