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08章 合欢熏香
明心小七2017-08-02 08:092,525

  听到胡荣斥责,几人立刻噤声不敢说话了。

  胡荣走出来,看着他们四个,告诫说:“那天的事情,我问过楚公子了,运河上的爆炸与他无关,只是凑巧发生在同一天夜里,你们不要瞎猜!”

  听了父亲的话,潜意识里,不想朱瞻基身份复杂的胡菀柔接口说:“就是啊表哥,那场爆炸,船上的人生还的可能性几乎没有,楚公子怎么可能会与爆炸有关。”

  她话里话外对那个少年的维护,大家都听得出来,明绍然有些不高兴。

  胡荣不想这件事在他们之间造成困扰和麻烦,直接下令说:“这件事情都不许再提,也不许去找楚公子盘问,这是规矩,听到了么?!”

  “是。”

  “时候也不算早了,都回去休息吧。”

  各自回去自己的房间休息,只是胡菀柔远远看向西侧的客房小楼,心中有些微微的担心,明绍然看到她的神色,眼中却全是气恼。

  潜意识里,总是对这个来路不明的少年,没什么好感,可表妹似乎很关心他的样子,真是让人恼火,舅舅下了命令,明绍然也无可奈何,只希望表妹不要被他骗。

  胡菀柔回到房间,见为朱瞻基缝补、清洗的衣服和棉斗篷已经晾晒干净,想了想从自己夏天收集起来的百花坛中找出合欢、萱草,放在薰炉中,细心的为他的衣服做熏香。

  客房内,朱瞻基安静的作着手中的画作:漫天灯光灿烂中,站在雪地灯海中的少女与轩窗内的少年,含笑相望。

  很奇怪,自己怎么会在这样的夜晚,对一个小女孩儿有了难以言说的感觉,那种怦然心动的陌生的温暖,带着一种难以抵挡的吸引,莫名的让他那么想要靠近。

  本以为,自己这一生,在爱情上面,都会守着那一个人的,守着少年时,懵懂无知轻易许下的那个约定。

  可是,机缘巧合下结识的这个女孩儿,偏偏让他有了这样的从未有过的感觉和冲动,怎么样也克制不住。

  不如就先顺着自己的心意吧,毕竟,接下来的事情,谁都难以预料。

  也许等自己回宫后,这一切也便都烟消云散了。

  各自安好,一夜无话。

  第二天用过早饭后,花樱去洒扫闺房,胡菀柔无事,便带着衣衫给朱瞻基送去。

  开门见是她,朱瞻基心情大好:“你好啊,胡妹妹。”

  “楚哥哥,早。”

  微微有些小女孩儿天生的羞涩,胡菀柔问了好,脸上便有一丝红晕,目光也有些躲闪。

  “进来吧。”

  到底是皇孙,也算是阅人无数,朱瞻基怜惜她的纯善、简单,看出她的羞赧,便主动说话,免得她更加不知所措。

  胡菀柔走进房中,把衣服放到床边的方桌上,回身对他说:“你的衣服,缝补好了。”

  刀口在侧腰部,为了美观,胡菀柔在腰腹部两侧特意加了对称的祥云海棠花纹补子,看不出一丝破裂的痕迹。

  走近了有淡淡的清雅花香扑鼻而来,沁人心脾、心旷神怡,看来衣服是用香薰过的,赞叹她的灵巧细心:“好清新的香气。”

  “是合欢和萱草。”

  “‘合欢蠲(juan)怒,萱草忘忧’,都是怡人性情之物呢,有劳胡妹妹费心了。”

  听了朱瞻基的话,胡菀柔脸上的红晕深了一层,解释说:“是书上说合欢花能安五脏、和心志,理气开胃、活络止痛,我想着会有助于你的伤口恢复。”

  “还能怡悦心志、解郁安神…”

  见他似乎什么都知道,胡菀柔又有些难为情,毕竟合欢花可是被称作“有情花”。

  看着她的样子,朱瞻基玩心大起,有心逗她,突然曲了曲腿,眼睛与她的双眸平视,贴近一些她的面庞,微微笑着说:“谢谢你啊,柔儿。”

  乍然听他忽然又把称呼改为了“柔儿”,胡菀柔更觉得无所适从,这样亲昵的称呼,从小到大,从来没有人这样称呼过她。

  看着她羞赧的脸色越加发红,小手难为情的搅在一起,朱瞻基似乎有些无奈的咧咧嘴:“这么容易脸红啊,不逗你了。恩,能麻烦柔儿帮我穿上么?”

  说是不逗她了,可嘴上的称呼一点没改,还提出这样的要求,皇太孙殿下似乎是故意的啊。

  胡菀柔一时有些愣愣的,她可从来没有侍奉过一个男子穿衣服。

  看着她的样子,朱瞻基似乎意识到这样的事情有些过分,可他就是想让她为他穿上,不是因为在宫里养成的习惯,而是想让她为他穿上。

  “我还不太方便。”

  话里还有些委屈的感觉,胡菀柔无奈的嘟嘟嘴,走过去,拿起衣服,小心翼翼的帮他穿上,又为他系上玉冠腰带。

  十三岁的小女孩儿,在十七岁的朱瞻基面前娇小可人,朱瞻基低头看她为自己系着腰带,注意力不自觉地被她的容貌吸引。

  她的头微微低垂,看不到她的眼睛,这让朱瞻基可以肆无忌惮的近距离观察她,睫毛弯弯如一把小小的扇子,肌肤胜雪、吐气如兰,唇不点而红,眉不画而翠,

  见惯了宫中浓妆艳抹的胭脂水粉,也从未细心感受一个女子纯净的美好,只以为所有的美丽,只是感官上的漂亮秀色,从来不知道,原来“柔情似水”四个字,是于无声处的那种让人想要靠近的温暖舒心。

  安静恬淡、未施粉黛的小女孩儿,恰如一粒天然莹润的东海夜明珠,在他的身侧静静的散发着光润,这样的淡雅轻柔,撩拨得他少年老成的心,荡开一圈一圈的涟漪。

  “好了。”

  胡思乱想间,轻轻柔柔的声音传来,朱瞻基忙收起一点点飘散的心智,她已经为自己收拾好了一切。

  她还是一个小女孩儿,自己胡思乱想什么呢?!

  低头抚一抚腰腹部的祥云补子,他掩饰自己的失态:“这祥云是你绣的么?”

  “嗯。”

  “柔儿的手真巧。”

  不知道怎么回应他的称赞,胡菀柔退开几步,像是给自己争取一些空间说:“楚哥哥,没什么事儿的话,我先走了,你注意休息。”

  她急急的说完,转身便要离开,房间里面太热的缘故吧,总觉得空气有些稀薄,要赶紧出去透透气才好。

  朱瞻基却不想让她就这样离开,需要一个合适的理由才行。

  瞥眼看到案牍上的棋盘,他突然开口问:“你会下棋么?”

  “啊?”

  胡菀柔一时没反应过来他的问话。

  “这几天挺无聊的,你会下棋么?陪我下盘棋吧。”

  笃定这样的女子,一定是琴棋书画都能拿得起放得下的,朱瞻基有些请求的开口。

  “好。”

  虽然觉得有些难以言语的紧张,鬼使神差,胡菀柔看着他的眼睛,还是答应了下来。

  朱瞻基温柔的笑一笑,转身来到案牍前,摆好棋盘,见胡菀柔脸上的红晕似乎又深了一些,他嘴角浅浅笑着,随手打开了小轩窗。

  有清凉的气息涌入,总算缓解了一下房间里那让人紧张的暖意盈香。

继续阅读:第09章 陆风归来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