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选妃
明心小七2019-11-01 08:572,435

  在这表面的兄弟礼让、两宫和睦中,朱瞻基很清楚,汉王从来就没有真正放弃过对东宫之位的觊觎,他只不过在等待最合适的时机。反正只要汉王留在京师一天,对父王的威胁就一直存在,就像汉王一直在暗暗窥视着东宫和皇太孙宫的一举一动一样,他也始终不敢放松对汉王府的警惕,其他的事情有些无暇考虑。

  到了元宵节的这一天,朱棣在奉天殿大宴群臣,散席的时候宫里各处花灯高悬,朱棣兴致很高,便在朱高炽、朱高煦的陪同下去各处赏看花灯。

  朱瞻基已经微微有些醉意,见皇祖父身边有父皇陪着,便在陆风、金英的陪同下准备回宫休息,经过泽兰苑的时候,看到里面有一个比翼双飞鸟的花灯,做的精致细巧,翅膀上下摆动,惟妙惟肖。

  蓦然的想起去年元宵节前后的事情,想起自己当日的困境,那个小女孩儿对自己的照顾维护,想起华灯初上的胡府后院,那个在灯海映雪中,素颜浅笑撩动了他心弦的柔善温情。

  回宫之后忙忙碌碌,加上不想玫璇多心,总在刻意的去淡忘那件事,去了北平之后,因为事务繁杂,无暇去想其他的事情,回京之后,也没再想过,以为淡忘了,却不想今晚,看着宫中的凤箫声动、玉壶光转,他竟然抑制不住自己心底的那份情谊。

  触景动情,也是借了酒意,他不想再束缚着内心的念想,来到那个花灯前,想着去年的事情,意态寥落:想必今年,明绍然一定又为她做了可以飞起来的花灯吧?比翼双飞,多好的寓意!不知道她会不会还记得自己?

  “殿下,原来您在这儿啊,我听说宴会散了,找你好久了。”

  怅然的想着,朱瞻基完全没有注意到不知什么时候来到自己身侧的孙玫璇,被她撒娇的声音惊了一下,忙收起思绪,转身看着她笑吟吟的问:“什么事啊?”

  孙玫璇把手从桃红色实地暗花蜀绣栀子花纹披风中伸出来,托着一双孔明灯到他面前,娇滴滴的问:“殿下,陪我去放孔明灯好么?”

  酒意去了一些,看着孙玫璇期盼的神色,又觉得自己在这样的时节,去想另一个女子,对她有些歉意,朱瞻基微微一笑点点头答应着:“好。”

  宫中的孔明灯比民间的要大一些,四方都会贴上各种寓意的剪纸,帮着孙玫璇将灯体撑开,朱瞻基看到他手上的灯外贴了双飞蝴蝶、鸳鸯戏水的剪纸图案,明白玫璇的心意,他努力的将之前放纵的思绪收起来。

  孙玫璇并没有注意到他的异样,只低头拿着火折子点起里面的油棉,两人各自撑着一角,等里面温度高了一些,慢慢的放手,孔明灯便缓缓的升到了空中。

  孙玫璇依偎到朱瞻基身边,看着空中高高低低慢慢飞起的各式各色孔明灯赞叹:“殿下你看,好美啊。”

  朱瞻基仰头看向空中,看着皇城上空孔明灯若繁星闪烁,恍惚的,脑海中又想起去年自己与胡菀柔在灯海中遥遥相望的情形,不知觉得喃喃说:“是啊,好美!”

  孙玫璇不知就里,以为皇太孙是在回答自己,笑意满足的又往他身边靠了靠。

  两人思绪没有在一个时空的互动,恰好被走到泽兰苑的朱棣看到了眼中,见两个孩子站在一起,很是郎才女貌般配的一对儿,仿若想起自己与已经仙逝的徐皇后的少年时光,他笑着对朱高炽说:“基儿与玫璇感情一向很好啊。”

  朱高炽点点头:“玫璇儿时进宫,两人一起长大,也就有些情谊了。”

  听太子这样回答,朱棣若有所思的说:“明年基儿就要十八岁了,长大了,是该娶妻生子的年纪了。”

  朱高炽听了父皇的话,笑一笑说:“这件事还要父皇费心安排。”

  皇子皇孙的亲事,都是要经皇上认可的,毕竟与皇家结亲,关系到的不只是两个家庭,更会牵扯前朝后宫诸多势力,何况朱瞻基是皇太孙,身份与一般皇孙又是不同的,他是储君,将来是要做皇上的,他的正妃若无意外,也便是将来的皇后,决不能有丝毫马虎。

  “这姻缘是大事。”

  看一眼不远处的朱瞻基,朱棣接着说:“也还要考量他将来的身份,必须选一个贤良淑德、宽厚贞一的女子。”

  长孙的亲事,很容易就让朱棣想到自己的婚事,他最感激的便是自己的父皇当年为自己选了大将军徐达的长女做妻子,成就了自己作为男人一生的幸福,更成就他做了一代盛主,一手创下一个盛世,若不是自己的皇后生死与共,他怕是做不到这一国之君的位子上,更枉论创造什么盛世基业了。

  想到这儿,他不由得慨叹:“就像是你皇祖母和你母后那样的女子。”

  皇祖父与皇祖母、父皇与母后的情谊,朱高炽兄弟都很清楚,听父皇这么说,朱高煦立刻接口说:“皇祖母与母后都是这世上最难得的好女子,皇祖父与父皇的福气,可不是人人都能有的?”

  朱高煦这话对自己的父皇是奉承,可当着朱高炽的面这样说,话底的意思无非是指朱瞻基没有这样的福分,朱高炽对自己这个弟弟一向忍让,又是当着父皇的面,听了他的话,虽然不高兴,却没法反驳。

  朱高煦看了看朱瞻基和孙玫璇的情形,有些不怀好意的打趣说:“这孙姑娘进宫也有五六年了,一直被皇嫂养在身边,皇兄你是不是有心让她做皇太孙的正妃啊?”

  听了朱高煦的话,朱棣也是探寻的看向朱高炽,不想父皇误会,朱高炽忙解释说:“没有,二弟千万别这样想。当初,玫璇进宫,是父皇恩准的,只是她与基儿年级相仿,自然情谊也就深一些,至于基儿的婚事,自然是要父皇做主的。”

  朱棣听了他的解释,这才微微笑了一下说:“玫璇这个小姑娘倒是聪明伶俐,却不够沉稳敦厚,不够做正妃的气度涵养,怕是于家国大事上对基儿不能有太多裨益。”

  “父皇说的是。”

  父皇看人一向很准,听出他话里的基本是否定了孙玫璇做皇太孙正妃的意思,想起之前太子妃对自己说的话,朱高炽有些佩服妻子的眼光。

  “基儿是储君,这正妃,将来是要做皇后的,大婚不能马虎。朕已命司天监推算、询查,准备为基儿选一位才貌双全、秀外慧中的正妃。”

  听朱棣这样说,朱高炽忙谢恩:“父皇说的是,儿臣代基儿谢父皇隆恩。”

  又看一眼相互依偎在一起的两人,朱棣叮嘱太子与汉王:“这件事也先不要对外说,朕也不想因为基儿是皇孙,就束缚了他的儿女情长,后面的事情慢慢安排,夫妻和睦是要感情深厚才行,等决定的那一天,再说吧。”

  “父皇用心良苦,儿臣遵旨。”

继续阅读:第02章 拒亲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