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2章 变数
明心小七2019-11-01 08:573,735

  一直到了八月初,青州那边汉王府修整的工作快要收尾了,朱高煦还是没有找到合适的理由留下。

  这可能就是命吧!到了这一步,朱高煦心底也有些认命了,然而,就在这时,黄俨给他送来了一个绝好的消息:皇上计划在八月十八启程去北平巡视,正在草拟诏书,命各部准备相关事宜。

  这个消息对于朱高煦而言,无疑是雪中送炭,他接到密报,心中不免庆幸:“这是连老天爷都在帮本王啊!只要这次能留下来,本王就一定会抓住机会,绝不能离开京师!绝对不能!”

  在他得到消息的第二日早朝上,朱棣便下了准备前去北平巡视的旨意,命皇太子监国,这样一来,无疑是重新将太子的地位给牢牢的稳住了。

  之前的风雨飘摇总算是雨过天晴,朱瞻基很为父王高兴,散朝之后,他看到汉王亲切的伴着皇上去往文昭殿,心中有些担忧。

  朱棣本来也想问问朱高煦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正好他跟着过来便问他说:“你那边准备的怎么样了?”

  “青州那边传回的消息,说王府修缮完成还需要一个多月,儿臣这边已经差不多了。”

  朱棣闻言点点头:“好啊,等朕北巡归京,可能也就差不多了,到时候,朕亲自给你送行。”

  朱高煦等的便是这句话,朱棣一说完,他便讨好的笑着请求:“父皇,儿臣想陪着父皇去北平巡视。”

  听了他的要求,朱棣倒是很意外,没有直接回答。

  “父皇您就答应儿臣吧,儿臣在京师也没什么事做,倒不如跟着父皇出去长长见识。儿臣在北平府长大,也很想回去看看。”

  朱高煦一向最能言善辩,又最懂自己父皇的心思,这几句话说的在情在理,让朱棣挑不出毛病还觉得他恋旧而重情,不免笑了一下。

  朱高煦见父皇似乎被自己说动了,接着开口说:“再说了,儿臣这次离开京师后,没有父皇的旨意,怕是很难进京面圣,儿臣真的很舍不得父皇,想多呆在父皇身边尽一尽人伦孝道。”

  朱高煦最后的话有些伤感失落,朱棣也懂他的心思,虽然之前朱高煦说他“赶”他出京师,被他责备,可朱棣不能不承认,自己确实是在“赶”他走,现在被他这样一说,他这个做父亲的,也是有些不舍的。

  “也好。”

  朱棣终于是答应了他的要求:“既然青州府那边的工程还需要一些时日,那你就随朕去北平吧,正好也跟你三弟告个别。”(三皇子赵王朱高燧现正在北平守备)

  朱高煦一听很是高兴,忙俯首谢恩:“儿臣多谢父皇。”

  汉王要随皇上北巡的消息传到东宫的时候,朱瞻基正在文华殿和父亲朱高炽安排这次北巡的各项事宜,一听自己这个弟弟要随着父皇北上,朱高炽有些担忧,其实他很不想与自己的兄弟不睦,让人看笑话,可奈何自己这个弟弟就是不安分,他想陪在父亲身边,倒也没什么不妥,他是担心他又会从中挑事。

  朱瞻基看出父亲的担心,而这件事也是他担心的,不过,之前他想过汉王十有八九会要求随军北上的,也想过对策,想不到事情真的像自己料想的那样,既然如此,那就见招拆招吧。

  “早上下朝之后,二皇叔便随着皇祖父去了文昭殿,肯定是为了这件事。”

  听朱瞻基这样说,朱高炽叹口气:“汉王想陪着父皇北巡倒也没什么,本宫就是担心…”

  “父王别担心。”

  朱瞻基放下手中的书册,安慰父亲说:“儿臣想着也随皇祖父北上。”

  朱高炽知道他被册立为皇太孙的这几年,正是汉王最猖狂的几年,他明里暗里、多多少少吃了不少亏,又要保护东宫和自己,深知汉王的脾性,好在有父皇的偏爱,他又心思细敏、天资英畅,若是他能随着北巡倒是不错:“随着皇上北巡能学到不少东西,只是不知道你皇祖父会不会同意。”

  朱瞻基却信心满满的说:“父王放心吧,儿臣觉得皇祖父一定会同意的。”

  第二天上午,朱瞻基陪着朱棣在御花园散步,说起这次北巡的准备事宜,朱瞻基趁机央求朱棣:“皇祖父,孙儿也跟您去北平长长见识行么?”

  “你也想去?”

  “孙儿想跟着皇祖父好好学一学。”

  “好吧,正好你也带着你的那些府前护卫军,让朕瞧一瞧他们有没有能力留在你的身边保护你。”

  见皇祖父答应的干脆利落,还让自己带着自己的亲兵,朱瞻基不难体会到皇祖父对自己真的是寄予了厚望。

  接下来的几天,朱瞻基都在文华殿,陪着父王忙于准备北巡的事宜,还有不足半个月的准备时间,虽说不是出兵打仗,从南京到北平路途也不近,时间已经有些紧张了,这一忙起来,很多的心事倒是无暇去多想了。

  这天他刚刚回到自己的宫里,孙玫璇迎上来笑吟吟的说:“殿下,看您这几天一直在忙着北巡的事情,劳心劳力,玫璇特意炖了参汤,给您补一补。”

  这些天事宜繁杂,他也确实觉得有些累,来到殿内,便闻到参汤的清香,朱瞻基不由得说:“好香啊。”

  “快来尝尝。”

  孙玫璇一边说着,一边手脚麻利的为他乘上一碗递到他手中。

  等朱瞻基一小碗喝的差不多了,孙玫璇含笑期盼的问他:“殿下,玫璇跟着您去北平好么?”

  朱瞻基闻言十分意外,一边把碗放到桌子上,一边迟疑着说:“北平路途遥远,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返京,你还是留在宫里吧。”

  “玫璇就是想跟在殿下身边,好好照顾殿下,之前殿下去山东的时候,玫璇一直好担心好想念殿下…”

  孙玫璇说着脸上涌起一股委屈和哀怨,中间有着浓烈的情谊,双目含了幽幽的神情看着朱瞻基:“殿下能够感到那种相思之苦么?”

  “玫璇…”

  看着她的神色,朱瞻基起身稍微有些为难的看着她,一时有些不知道如何回应。孙玫璇却上前一步,伸手牢牢地拦住他的脖颈央求着:“殿下,我真的很想时时刻刻都能看到殿下,陪在殿下身边。”

  她说着,似乎受了委屈一般,眼圈有些红。

  见她这般倾诉,朱瞻基感受到她对自己的情谊,心中莫名的紧张而有些尴尬,就在这时,金英走了进来,看到大殿中两人相依在一起,他只能尴尬的咳了一下。

  “殿下。”

  听到他的声音,朱瞻基立刻退了一步,扶正自己怀中的孙玫璇,问他:“什么事?”

  金英低着头回答:“太子妃娘娘差人过来,说是请殿下和孙姑娘过去。”

  听说是太子妃让两个人一起过去,朱瞻基有些意外,不过既然是母亲找他,想必是有什么事情,便带着孙玫璇一起去了东宫。

  来到张妧的临华殿,太子妃正在喝茶,他们二人进来,见礼之后,张妧问他:“基儿,你去北平的事情准备的怎么样了?”

  “已经差不多了。”

  朱瞻基话音未落,孙玫璇立刻接过了话头说:“娘娘放心,殿下需要的东西,玫璇都已经准备妥当了。”

  张妧看了看她微微一笑:“你做事细致入微,倒是让本宫省心。”

  “多谢娘娘赞誉。”

  孙玫璇听太子妃赞誉,正思忖着如何开口求她能同意让她随着北巡,冷不停却突然听太子妃开口:“既然皇太孙要随着皇上北巡,玫璇你就回东宫吧。”

  张妧的话直接让孙玫璇懵了:“娘娘…”

  然而,她很快反应过来,太子妃今天让她跟着皇太孙一起过来,看来时为了让她重新回东宫。她费了那么多心思才去到皇太孙的宫里,她可不想就这么回到东宫,这一回来,可能很多事情就会变了。

  事到如今,她心中有些发慌,更着急,便有些唐突的开口请求:“娘娘,玫璇想随着皇太孙殿下去北平。”

  “你要去北平?”

  张妧一听立刻把目光转向朱瞻基问:“是基儿的意思么?”

  “呃…”

  朱瞻基也想不到母妃让自己过来是为了这件事,又见玫璇唐突开口要跟自己北巡,正意外呢,听到母妃问自己话,到底不能让玫璇太尴尬,便承认是自己的注意:“母妃,儿臣是想着玫璇做事细心仔细,如果有她在,儿臣能省去不少心。”

  对于他的回答,张妧明显有些不高兴,只冷淡的否决了他的要求:“你身边一直有金英和陆风,再说了,这次出巡不适合带着宫女。”

  “娘娘…”

  孙玫璇本来见皇太孙为自己说话,正暗自高兴,哪里知道太子妃竟然直截了当的拒绝了,还想着再恳求,却被张妧直接打断了:“你这样无名无份的跟着皇太孙,难不成是想做一辈子婢女么?”

  被太子妃堵得哑口无言,这才注意到刚才她竟然说自己是“宫女”,孙玫璇心中气恼又不敢表露,脸色一阵红一阵白。

  “母妃别生气,玫璇也是关心儿臣。”

  朱瞻基看着孙玫璇尴尬的神色,又见母妃有些动气忙出口劝说。

  “这次出巡确实不宜带…”

  意识到用“宫女”来形容孙玫璇不合适,他适时地改口说:“带着玫璇,一切单凭母妃安排。”

  听他这样说,张妧这才缓和了神色:“你能懂得母妃的用心就好,玫璇在本宫身边这么多年,本宫待她一如亲生女儿,有些事,你们也不能太着急,欲速则不达。”

  她这番话说的含义深刻,其中深意却是各花入各眼。

  到了八月十八,朱棣一行人如期启程,没有朱高煦在京城挑事,一切安稳顺遂。在北平,朱高煦对朱瞻基也表现的很是亲切,朱棣把他的表现都看在眼中,后来不知道朱高煦到底又用了什么办法,朱棣竟然答应让他暂时不用去青州就藩了。

  朱瞻基对自己这个叔叔的手段也实在是服气了,他甚至都并不知道他到底用了什么样的方法,竟然能够改变皇祖父的决定,既然皇上下了命令,也只能这样了。不过他也看出来,皇祖父对汉王的感情也确实不一般,今后还是要处处小心才行。

  朱高煦好不容易费尽心思的留在了京城,一时不敢再有什么动作,回到京师后也安分了很多,怕一着不慎,惹怒了父皇直接被赶走,如此在去北平及归京之后近大半年的时间,两宫之间相安无事。

继续阅读:第1章 选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