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彭城伯夫人
明心小七2019-11-01 08:573,431

  按照礼仪规制,完成祭奠已是中午时分,朱瞻基一回到自己的宫里,孙玫璇高兴地迎了上来,关切的说:“殿下您回来了,一切可还顺利?”

  朱瞻基点点头:“挺顺利的。”

  孙玫璇一边拉着他的手往他的寝宫去,一边说:“殿下,我服侍您更衣吧,彭城伯夫人进宫了,正在太子妃宫里说话呢。”

  难怪孙玫璇看上去比平日里要高兴很多,原来是彭城伯夫人进宫了,她是彭城伯夫人一手推荐入宫的,老夫人也一直希望她能嫁给自己的长外孙做媳妇儿,这个时候进宫,孙玫璇自然很期盼。

  朱瞻基一听很是意外:“姥姥来了?”

  “嗯,今天上午到的。”

  到了寝宫,已经有内侍备好了蟠龙常服和翼善冠。孙倩怡伸手便要去解玉珠冕冠上的朱缨,朱瞻基似乎有些不习惯的躲了一下,但是想着只是换下外面的衣袍,又是大白天,没什么的,便由着她为自己更衣。

  来到太子妃的宫殿,张妧正与彭城伯夫人两个人在喝茶闲话,朱瞻墡也陪在那儿。

  “姥姥。”

  看到朱瞻基,彭城伯夫人很是高兴,起身握着他的手说:“哎呦,我的好外孙,想姥姥了吧?”

  朱瞻基点点头,站在他身后的孙玫璇上前一步对彭城伯夫人见礼:“玫璇见过老夫人。”

  “玫璇都长这么大了。”

  彭城伯夫人说着又伸手握住孙玫璇的手,不知是有意还是偶然,她将两个孩子的手叠放在自己的手掌中,对孙玫璇说:“怪不得刚才没看到你,原来是已经成了基儿的人了。”

  朱瞻基从一进来便看到母妃在看到玫璇的时候,面色有些不高兴,见姥姥握着两个人的手交叠在一起,加上刚才这句话,让他觉得更加别扭,便笑着抽出自己的手,转而去搀扶住外婆的手臂,扶着她坐下说:“没有姥姥,玫璇只是在我宫里住着,不是你想的那样。”

  看朱瞻基有些不好意思,彭城伯夫人笑着嗔怪他:“男大当婚女大当嫁,这有什么好害羞的。”

  朱瞻基撅撅嘴:“姥姥,我才十七岁呢。”

  “你是皇太孙,早点成亲是应该的,你看你们两个多般配。”

  听她这样说,孙玫璇当然是高兴的,朱瞻基却似乎有些尴尬,向着一边看热闹的朱瞻墡示意帮他解围,可朱瞻墡只无奈的耸耸肩,示意他也无能为力,继续看他的热闹。

  一直没做声的张妧听了这句话,一边端起面前的茶盅,一边皱了皱眉头说:“母亲,这件事还要看皇上的意思才行。”

  听了太子妃的话,孙玫璇的神色暗了暗,彭城伯夫人看出来,轻轻拍了一下她的手背以示安慰,接着很自以为是的对自己的女儿说:“只要这两个孩子有意啊,皇上那儿,我去跟他说。”

  “不用了姥姥。”

  听她这么一说,张妧还没开口,朱瞻基倒是先急着拒绝了,这让孙玫璇很不解的看了他一眼。

  见自己的儿子尴尬,张妧心中已经觉得自己的母亲有些过分了,便开口对她说:“母亲,太祖皇帝曾立下祖训,储君正妃是要从平民百姓家中选的,基儿的身份不同其他皇子皇孙,您啊,别在这件事情上添乱。”

  “玫璇怎么不是平民百姓家的孩子?”

  彭城伯夫人这一次进宫,最主要的目的便是为了促成孙玫璇的婚事,本来听说玫璇去了皇太孙的宫里,她还以为形势很好的。可是看女儿的意思,似乎对这件事并不赞成,看基儿的态度也有些闪烁,她也是有些生气:“虽然她父亲现在是永城主薄,祖上可都是山东邹城的普通…”

  然而,这一次她话还没说完,张妧的脸色已经有些变了,手中的茶盅也一下放到了面前的金丝楠木小机上。

  看到女儿的态度,后面的话,她没敢说完,气氛一时有些尴尬,朱瞻墡见状,来到张妧身边笑嘻嘻的说:“母妃,姥姥这么远来一定累了,不如先让姥姥休息一下吧,晚上咱们一起用膳好么?”

  好歹也是孩子化解了尴尬,张妧点点头:“好。”

  命人带了老夫人去休息,经过刚才的事情张妧脸色也不太好,只示意朱瞻基说:“没事了,你忙了一上午,回去休息休息吧,晚上过来一起陪你姥姥用膳。”

  “是。”

  朱瞻基答应着正要走,看到跟在他后面的孙玫璇,张妧开口嘱咐:“晚上,你一个人过来。”

  孙玫璇听出这话是说给她的,脸一下便红了,眼神委屈,朱瞻基只能叹口气答应:“是。”

  回到皇太孙宫后,孙玫璇一脸委屈和哀怨的问朱瞻基:“殿下,你不想娶玫璇了么?”

  “不是。”

  “那刚才殿下为什么不愿意答应?”

  “玫璇,刚才母妃说的话你也听到了,这件事需要皇祖父来决定。”

  孙玫璇显然对朱瞻基的回答并不满意:“殿下曾经答应过我…殿下都忘记了么?”

  “我没忘。”

  朱瞻基有些无奈的叹口气:“玫璇,给我一点时间,我…我会向皇祖父提的。”

  到了晚膳时候,不见孙玫璇过来,彭城伯夫人想起中午的事情,也没敢多问,毕竟一家人好久不见,没人去提朱瞻基的婚事,晚膳也还算融洽。

  晚膳过后,朱瞻基与朱瞻墡去后花园散步,彭城伯夫人说许久不见女儿,想要和女儿说说话,两人便在张妧的寝宫闲话。

  “我看你的样子,不太喜欢玫璇,她做什么惹你生气了。”

  知道母亲肯定是为了这件事,张妧不想在这件事上与母亲多争执,便回答说:“她没惹我生气,只是基儿的婚事,到底也是要听皇上的,再说还有太祖皇帝的祖训在,您啊别操心这件事了。”

  彭城伯夫人却不以为然的说:“太祖皇帝立下这样的祖训,不也是为了找个像当初马皇后那般贤德的贤内助。玫璇也是你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的多好的孩子,模样也俊俏,配得上基儿了。”

  “总之,这件事情一切都只能听皇上的,皇上也有他的意思!母亲,如果你为了太子和基儿好,在选妃的事情上,就别多话!”

  张妧见母亲这一次好像铁了心要促成这件事,本就对孙玫璇不满,被母亲这一搅合,她的话说的也是有些重。

  见母亲有些生气,她只能缓和了口气说:“皇上已经命汉王就藩青州,应该就在这几日汉王就要离开京师了,这个时候如果有什么大事发生,他肯定会找借口留下的。”

  果然,一说到汉王,彭城伯夫人像是恍然大悟一般,若是基儿这个时候举行大婚,汉王就有理由留在京师了,那可不好。

  “这样啊,你怎么不早说,那就等一等吧,等汉王离开了京师再说。”

  见母亲总算答应下来,张妧也没再多说其他的。

  此时,后花园内,朱瞻基两兄弟正在凉亭下聊天。

  “皇兄,我觉得你这次从山东回来之后,好像变了很多。”

  “变了么?”

  听了弟弟的话,朱瞻基有些好笑,怎么都说自己从山东回来后变了,他可是一直很努力的不让自己的心事流露出来。

  朱瞻墡点点头:“变得比以前更稳重沉着了,不过好像也多了些心事。”

  “这宫里谁没有心事?你是不是觉得我老了?”

  “当然不是,是…有了一种气势和担当。”

  朱瞻墡解释着,眼中泛起顽皮的调侃:“不过,你那种心事,是一种牵挂的心事。”

  他说的含蓄,山东一行,生死劫数,肯定发生过很多不为人知的事情,皇兄若是不愿意说,他自然不会追问,可是他也很好奇。

  弟弟的无心之语,倒是真的戳中了朱瞻基的心底,自己才十七岁呢!却这般的少年老成。说起这一次山东之行,自己经历和改变的似乎有些多了!心事,自己确实有了心事,儿女情长的心事。

  没有对宫里的任何人说起过,可是他总也忘不了,在元宵佳节,华灯初上、孔明灯飞,有个害羞的女孩儿与他遥遥相望;草长莺飞的烟花三月,他偷偷窥见一个女孩儿在秋千上随风欢笑。

  那个与他同经生死,为他用合欢萱草熏染衣衫的女孩儿,那个与他言笑晏晏,为他在漫天花雨间起舞的女孩儿,那个他没来的及告别便离开了,让他在心底一直牵挂的女孩儿。

  他觉得自己的心像是有什么东西被她撞开,莽莽撞撞、心心念念的像是…情窦初开

  “情窦初开?”

  脑海中闪过的词汇让他自己也吓了一跳,自己怎么可能会有这样的感觉,自己不是曾经答应过,大婚的时候会娶玫璇的么?

  一定是自己弄错了!

  摇摇头极力的把脑海中那些乱七八糟的想法赶跑,可就是静不下心。

  这种心事,怕是隐藏不了的,甚至于,他都感觉到自己回宫后,潜意识中对这宫里的很多事情的抵触,甚至于担心自己儿时许下的那份诺言,会因为她而不能兑现,那自己算什么一言九鼎呢?

  不想再被那段时间的事情干扰,想要将心事深埋,可他却无奈的发现,那份心思越是想要隐藏,根扎的便越深。

  有了张妧的告诫,彭城伯夫人在宫里的这几天,也没再提皇太孙成婚的事情,虽然她很想促成这桩婚事,不过,眼下好不容易皇上决意命汉王就藩,孰轻孰重她还是清楚的,既然这一次不能促成,她也不能在宫中逗留太久,十余日后,便出宫了。

  孙玫璇虽然失望,可这个节骨眼上也没法多开口要求。

继续阅读:第32章 变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