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争执
明心小七2017-08-05 16:432,391

  见她点头,朱瞻基如释重负,开心的笑着对她眨眼睛:“我就知道柔儿最好了。”

  胡菀柔看着他微笑中含了一些奇妙的情绪,心中如小鹿乱撞,羞赧的笑了一下,微微垂了头。

  陆风看着一向骄傲华贵的皇太孙,竟然近乎祈求的对一个小姑娘解释自己的隐瞒,意外之余有些觉得不可思议,看着因为胡菀柔的点头而灿烂含笑的皇太孙,他微微分神,手上的力道便有些轻。

  明绍然看着表妹表现出来的羞赧,还有朱瞻基放在她肩膀两侧的双手,加上他刚才说的那些话,心中的恼怒多了几份,趁着陆风的走神,他突然冒险反抗。

  陆风虽然气恼明绍然对皇太孙的态度,却也能够理解明绍然的怀疑,加上胡家毕竟对皇太孙有恩,担心强行用力会误伤他,这样一来,明绍然冒险强行脱身。

  挣脱出陆风的控制,已经有些气恼到失控的明绍然立刻抽出佩剑,便向着朱瞻基的方向刺来,倒也不是真的想伤人,只是想让他把表妹放开。

  陆风见来不及阻拦明绍然,连忙提醒朱瞻基:“公子小心!”

  朱瞻基此时也看出明绍然的剑锋是向着他刺过来的,也明白他是想要逼迫他放开胡菀柔,只是他却不想放开她,至少不想这样放开。

  他不想做的事情,没人能强制他去做!

  冒险的,他揽过胡菀柔的腰身,护在她身前,这样即便躲不开,也不至于伤到她,快速移步,躲了过去。

  伤口还有些痛,落地的时候不是很稳,更惊得胡菀柔惊呼一声,双手不自觉的抓住了他的衣衫。

  这下,明绍然更急了,他反手便要刺过来。

  “都住手!”

  就在这时,胡荣呵斥的声音传了过来。

  听到舅舅的声音,明绍然及时收手,神色愤慨的看向朱瞻基,胡荣身后跟着亓叔,两人一起走了进来。

  胡荣来到几人面前,威严的环视了一圈,看到陆风的时候,似乎并没有太意外,只不悦的开口问:“干什么呢?!”

  朱瞻基知道这件事现在是不可能瞒得住,便诚心实意的对胡荣道歉:“不好意胡伯伯,一点小误会。”

  明绍然却冷笑一声,目光气恼的看着他和陆风:“呵!小误会?这是小误会么?!”

  胡荣见绍然神色气恼的盯着朱瞻基,又看到朱瞻基拦在自己女儿腰上的手,心中也有些不快,却还是阻止明绍然:“绍然,不得无礼!”

  听舅舅责备自己,明绍然气呼呼的把手中的剑插回剑衣,也没再搭话,径自走到胡菀柔身边,伸手拉住她的手腕便要带她离开。

  然而,这一次,朱瞻基淡淡的看了一眼明绍然的动作,并没有放开揽住胡菀柔的手,

  胡荣看着朱瞻基的神色和眼中,流露出来的对,女儿的一种压抑的却明显势在必得的欲望,眼神沉了几分:无论如何,绝不可以让菀柔与他染上关系,万一让自己这个掌上明珠陷入无尽的争斗纠缠中,他如何对得起去世的夫人?

  明绍然看着朱瞻基的样子,眉头一挑,不悦的告诫说:“你放开她!”

  朱瞻基淡淡的看着一脸恼怒的明绍然,没有说话,也没有动作。

  从没见表哥这么气恼过,胡菀柔想开口劝说:“表哥…”

  然而,她话没说然,却听父亲的命令传来:“菀柔,你先回房间去。”

  “爹…”

  “听话!”

  朱瞻基知道,胡荣这话虽然是对胡菀柔说的,但是意思却是对着他的。

  他可以无视明绍然的气恼,却不能忽略胡荣的命令,虽然不情愿,可放在胡菀柔腰上的手,还是缓缓地松开了。

  胡菀柔担心的看一眼朱瞻基,见他镇定的对她温暖含笑,她眨了眨眼睛,无奈的跟着明绍然离开了。

  两人离开后,胡荣神色温和的把目光看向陆风,明绍然见状,知道自己势必要给出解释,不管怎么说,胡家帮了自己,而自己却隐瞒了身份,昨天更欺瞒了大家。

  歉意的,他对胡荣解释:“胡伯伯,陆风他…是晚辈的侍从。”

  胡荣闻言微微一笑,似乎并没怎么生气。

  “胡伯伯,对不起,我…不是有心要隐瞒的…只是…”

  见朱瞻基有些窘迫,胡荣神色了然的一笑:“楚公子孤身一人落难他乡,有些事不愿意说明,是情理之中。”

  他的态度大出朱瞻基的意料,心中感动,一时竟然有些不知如何言语。

  陆风见状,适时上前道谢:“多谢前辈仗义出手,救了我家公子,晚辈唐突冒犯,请前辈赎罪。”

  他说着深深施了一个大礼,胡荣见他主仆二人言语做事都十分稳妥老成,不免感慨,若抛开这二人的皇室身份,他倒是当真喜欢这两个少年英雄,可惜了!

  这样想着,胡荣暗自叹息着,自己辛苦隐瞒十几年的秘密,还有胡家上下的性命,他不能有一点差池,只能就此打住才好:“楚公子落难到我胡家,老朽自然不能见死不救,只是不知道,楚公子后面有什么打算?”

  发生了这样的事,就算胡荣不追究,自己与明绍然势必不能和平相处了,而胡荣这样问,只怕也是有意让自己离开的,只不过是给双方找台阶,朱瞻基自然明白,便借机说:“晚辈…晚辈还有要事在身,就不多打扰了,今天…本来也是想商议离开胡府,不想引起明兄误会。”

  这样的回答,令胡荣更感受到朱瞻基的思量成熟周全,即为他自己暗自与陆风见面找了一个很好的理由,也恰到好处的提出离开。

  至于现在他所面对的困局,并不是自己这样的“百姓”可以干涉或者给予帮助的,所以听他要离开,胡荣也并未挽留,只是为明绍然的做法道歉:“刚才的事情是绍然太冲动,楚公子不要介意。”

  “晚辈不敢。”

  “既然楚公子有要事在身,老朽也就不多虚礼,只是今日时间已晚,不如明天再走吧。”

  “不了。晚辈已经给胡伯伯带来诸多麻烦,陆风也已经安顿好了住处,晚辈就此别过。”

  朱瞻基坦诚的说:“只是,晚辈有些东西还留在客房,容晚辈去收拾一下。”

  其实也没什么东西,他是想拿回元宵节那天晚上,自己做的那幅画。

  “楚公子客气了,既然相识,便是缘分,没有麻烦不麻烦,胡府随时欢迎公子。”

  “多谢胡伯伯。”

  带着陆风到客房,他拿出自己做的那幅画,又来到小轩窗边,推开窗户向外看去,灯火依旧,白雪已残,那个小女孩儿也不在了。

  收起思绪,他关上轩窗,回身对陆风说:“我们走吧。”

继续阅读:第15章 不辞而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