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不辞而别
明心小七2017-08-08 09:282,308

  两人走下客房楼,有清幽的琴音传来,是一曲《夜静銮铃》,在安静的夜里,琴音更显得旋律典雅、淳朴清雅,知道是胡菀柔在抚琴,朱瞻基不自觉的停下脚步,停在院中,安静的听她弹奏,

  或者是心性使然,琴音虽然韵味隽永,只是原本刚柔并蓄的曲调,稍显柔婉了一些,不过与此刻的心情倒是很好的切合。

  临近尾声,朱瞻基望着天上的明月,会心一笑而微微有些失落:“子之心而与吾同心。”

  旁边的陆风听了他这句话,虽然不知道他心里在想什么,却知道这句话是指的钟子期与俞伯牙的高山流水遇知音,看来,这皇太孙在这不几天的时间里,一定与这位胡姑娘之间发生过什么让他难以忘怀的事情。

  没有去打扰皇太孙的思绪,毕竟,这一走,只怕留给他的就是一些回忆了。

  有清冷的夜风吹来,朱瞻基蓦然惊醒,这胡府终究只是自己在风雪寒夜的追杀中,一处暂时避居的“世外桃源”,却不是自己能够留恋的地方,自己的身份和责任在那儿,自己还有许多重要的事情去做。

  自己现在没有足够的能力去保护她,而她年纪也还太小了,再留些时间吧,让自己足够强壮,也让她安稳长大。

  这样想着,朱瞻基坚定的转身,对陆风说:“我们走吧。”

  深夜里,主仆两人又一次踏入无尽纷争中。

  看着两人走出胡府,胡荣与亓叔走了出来,胡荣叹口气说:“希望此事,能就此作罢。”

  “老爷放心吧,看这‘楚俊’,也是明事理的。”

  听着女儿房中传出的如丝如缕的乐声,想着刚才朱瞻基的表现,他无奈的摇摇头:“但愿吧。”

  在陆风、刘冕的安排下,朱瞻基住进了济宁府的微山别馆,回到住处,朱瞻基的思绪似乎还没回来,陆风便主动上前:“殿下,今天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吧。”

  “嗯。”

  朱瞻基答应着,突然想起来一件事,便对陆风吩咐:“明天去找个手艺好的画匠,把这幅画装裱一下。”

  他说着从怀中拿出自己之前做的那幅画,交给陆风。

  陆风打开一看,便明了了这位束发之年的殿下,心中的那份心思,不免会心一笑。

  本来这样的心思是有些难为情的,又见陆风笑,朱瞻基有些不乐意了:“你笑什么?”

  陆风一边小心的把画卷收起,一边说:“说真的殿下,你是不是不想离开胡府?”

  “什么?”

  “属下觉得殿下对胡姑娘似乎…”

  陆风还没说完,朱瞻基冷着脸,眼神不淡定的看了过来,陆风忙截住话头:“属下多嘴。”

  其实他倒是没说错,朱瞻基确实不想这么快离开胡府,原因不仅是胡菀柔,还有便是他想再探一探济宁府还有多少朱高煦和纪纲的势力,可听陆风说了微山湖中那些浮尸的事情后,他临时改变了主意,正好又被明绍然撞见了陆风,他也只能依势而行。

  说起胡府,他想到胡荣,从他出现到现在,这位胡员外几乎从未问过他一点关于他自己的隐私,甚至在明绍然和胡家兄弟怀疑的时候,处处维护自己,这让他感激而怀疑:“总觉得胡伯伯不是一般人呢。”

  “殿下为什么这么觉得?”

  “这位胡伯伯功夫十分了得,遇事临危不乱,总能统观大局,总觉得很有大将之风啊。”

  说到这儿,朱瞻基顿了顿:“对我的身份似乎也…”

  陆风闻言一惊:“殿下的意思,他知道殿下的身份?”

  “也不是,就是处事进退有度,给我的感觉,就算他不知道我的身份,也有能力把关系控制在很合适的距离上。”

  听了这话,陆风想起来他知道皇太孙在胡府后,曾向魏捕头打听胡府的情况,便对朱瞻基说:“殿下,属下曾向魏捕头打听过胡荣,听魏捕头说,这胡荣十多年前从江浙一带来到山东,开始经营茶庄,后来越做越大,胡家在漕运、钱庄、镖局都有涉及,算是当地的富户。只不过,胡员外这个人生性淡泊,做事低调,虽然不善与官场中人往来,与各处关系却十分好。”

  听了陆风的话,朱瞻基不由得说:“这样说来,这胡员外确实不简单。”

  陆风点点头表示赞同,朱瞻基接着说:“这样也好,与聪明人打交道总是能省去一些麻烦。”

  “是。”

  “好了,时候不早了,你也去休息吧。”

  第二天一早,担心朱瞻基的胡菀柔洗漱过后,便来到客房,却不见了他的影子,客房中东西整齐,朱瞻基的披风、衣物都不见了。

  心中一惊,胡菀柔来到前厅,看到父亲正在给一株梅花修剪枝干,她走过去问:“爹,楚哥哥呢?”

  “走了。”

  胡荣料想她会问,眼睛看着那株盆栽梅花,也没有抬头。

  胡菀柔一听就急了:“走了?怎么不说一声就走了。”

  想起昨晚的情形,她心中总觉得,她的楚哥哥是被逼走的。

  “他跟我说过了,他有事情要做就走了。”

  “可是他的伤还没好呢,怎么就能让他走呢?”

  “那个陆风是她的侍从,会照顾好他的。”

  这一点胡菀柔倒是相信,听出女儿话里的失落和担忧,胡荣把剪刀放到花台上,转身看向出落得标致可人的女儿,语气告诫:“菀柔,这楚俊身份不明,你不要再想了!”

  “爹…”

  “这是命令!菀柔,你还小,要听话!”

  听了父亲的话,胡菀柔不好再多言,抿着嘴唇没有做声。

  毕竟是过来人,胡荣也知道少年的心思都是需要时间的,便收起之前的神情,平和的吩咐胡菀柔:“要是有时间,多去跟着你哥哥读书吧。”

  都说青梅竹马、日久生情,他是很希望菀柔在与绍然的接触中,能够对绍然有那份心思,这样,等这两个孩子长大后,事情便水到渠成,免去节外生枝。

  虽然他也不会逼着女儿一定要嫁给绍然,可自己看着绍然长大,也看出他对菀柔的情谊深厚而专一,作为父亲,很希望能把女儿交到一个真正疼她、宠她,有能力保护她,不会被太多外界所左右、身边也不会围绕着太多其他女人的男人手中。

  胡菀柔虽然因为朱瞻基的不辞而别心中不快,可父亲的安排她也是不好违拗的,只能点头答应着:“是,女儿知道了。”

继续阅读:第16章 烟花三月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