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章 烟花三月
明心小七2019-11-01 08:542,568

  很快到了繁花盛开的三月,山东的三月虽比不得此时的烟雨江南秀丽多姿,却也温暖适度、风景优美。

  朱高煦在曲阜完成祭孔大典的事宜,准备返程归京的时候,他特意嘱咐陆风:“吩咐刘冕,本宫带一部分人取道济宁大运河回京,依仗队伍那边按原定计划南下,在徐州汇合。”

  陆风本来是想回京的时候,由曲阜直接取道兖州府直接南下,听了皇太孙的意思,想着之前在大运河上遇到的暗杀,觉得太冒险,想要劝说,转而一想,似乎很明白这位皇太孙的想法,便笑着说:“古人都说‘烟花三月下扬州’呢,殿下可倒好,放着扬州不去,要去济宁。”

  “济宁人杰地灵,湖光山色,正好顺道,想去看看不行啊?”

  朱瞻基说着脸色有些不自然,少年英俊的脸上闪过一丝微红,估计他自己也觉得这个理由挺牵强。

  陆风觉得殿下有种孩子气的可爱,笑着说:“当然行,其实属下也觉得,济宁府鸥鹭成群、佳人如画,不趁着这个时节去看看,当真有些遗憾呢。”

  听出他话里有话,看着他有些不知好歹的笑意,朱高煦眉头一挑,没好气的说:“你又笑!笑什么?!”

  “又笑?殿下,属下不能笑了么?”

  陆风心里嘀咕:我经常在你面前笑啊,以前也没觉得不妥呢。

  懒得跟他计较,想起微山湖上的浮尸,朱瞻基趁机给自己找台阶:“到了之后,你跟刘冕再去查一查那些浮尸的案子,有没有进展。”

  “是!属下明白。”

  陆风点头答应着,朱瞻基白他一眼,也不去深究他到底明白了什么,转身回了临时行宫。

  毕竟之前有过一次险境,陆风虽然当着朱瞻基的面跟他打趣,可真安排起济宁一行,他可是丝毫不敢大意,毕竟是有些冒险的,可看皇太孙的样子,要是不让他去,会不会害相思病?

  与刘冕秘密商议了良久,最终决定,他与刘冕亲自带着武艺高强的锦衣卫和护卫军,贴身护送皇太孙去济宁,仪仗队伍按原定计划,赶去徐州。

  到了济宁府是在三月中旬,朱瞻基仍旧住到了济宁府的微山别馆。

  第二天,朱瞻基便让刘冕去按察使司询问浮尸一案的进展,他则换了便装,只带着陆风去往胡府。

  走到他之前受伤攀爬的那株大树下,又想起那晚的惊心动魄,劫后余生的他心底生出一丝寒意和冷然。这条街是一条小巷,比较僻静,人并不多。

  正在自顾自的想事情,高墙那边的花园里突然传出来两个少女嬉闹的声音:

  “花樱姐姐,你就学一学弹琴,陪我练舞嘛。”

  “小姐,奴婢真的不会。”

  朱瞻基的思绪被拉了回来,乍然听到胡菀柔的声音,他心中有种轻风拂过的舒缓,不由得扬了扬嘴角:这个小丫头,是有多孤单?要婢女陪她练舞,也真是够为难花樱了。

  “那要不你跳舞,我给你弹琴。”

  “嘻嘻嘻,小姐不要开玩笑了,弹琴跳舞我都不会。”

  朱瞻基被她的要求给逗笑了,向陆风微微示意,陆风会意,便站在树下仔细主意着往来的行人,朱瞻基纵身一跃,悄然上了了身旁的唐槐,探首向着花园张望,正看到胡菀柔似乎不开心的坐在秋千上,显然是因为刚才与花樱的对话。

  暮春时节,春草碧丝、烟柳鸣翠,胡府的后花园中,没有了灯雪点缀,却满是春水繁花。

  隔了后院中的小湖,胡菀柔侧身正对着朱瞻基的方向,她穿着桃粉色饰璎珞串珠八宝纹长裙,外面罩着一件纯白色金珠花鸟绕缠枝牡丹云肩,一双小脚有意无意的触着散落了零星花瓣的嫩绿草地,脚上是一双淡粉色碧水云纹样绣花鞋。

  这样的装扮,让她本就隽美的影迹,成为后花园的桃红柳绿、杏花疏影里一幅动心的画卷,朱瞻基看着她,脸上的笑意更深:这般美好的女子,这般的赏心悦目、无忧无束,真好!

  花樱站在秋千一边,看着小小姐不太高兴的样子,她笑一笑说:“奴婢还是推小姐荡秋千吧。”

  没什么可以耍完的,胡菀柔听了花樱的建议,点点头说:“那好吧。”

  花樱笑一笑,来到她身后,轻轻的推她的背,秋千一点点的荡起来,少女的心也不再不高兴,纷飞的花瓣似乎缠绕了纷纷扬扬的情思,一点点飘散。

  花樱手上的力气渐渐加大,秋千荡得越来越高,胡菀柔开心又似乎有些小害怕:“慢一点,太高了!花樱姐姐慢一点!嘻嘻嘻…”

  “表妹!”

  两人正玩得高兴,明绍然缓步走了进来,看到两个少女的样子,他笑着对胡菀柔说:“玩的这么开心。”

  “表哥,你来啦。”

  见明绍然走进来,花樱不再推秋千,胡菀柔缓缓地停了下来,任由秋千随意的荡着。

  明绍然走到另一侧,伸手随意的轻轻荡着秋千,开口说:“我之前跟着亓叔去茶庄,到城东‘聚鑫斋’托人为你做了一条项链,看看喜不喜欢。”

  听说是聚鑫斋做出来的首饰,胡菀柔显得十分吃惊,语气中的佩服显而易见:“表哥你真厉害,这聚鑫斋不是只做官饰!”

  “他们的茶叶一直是咱们送呢,所以,这样一个小请求还是可以的。”

  明绍然说着,伸手从怀中拿出一个精致的大红色长型首饰盒,打开后,递给胡菀柔,只见里面有一条银制项链,以梅花形暗扣链接,中间坠了了两朵并蒂海棠花,下面缀着一颗粉色水晶石,花瓣上饰以细碎清透的各色水晶,银质细链上,装饰了小小的圆形、心形叶状银片,做工精巧细致,在阳光下散发的光华夺目璀璨。

  这官家工匠的手艺就是高超,胡菀柔看着也是真的喜欢。

  明绍然看她笑得开心,伸手拿起那条项链说:“来,我帮你戴上。”

  绕到胡菀柔身后,他伸手把项链戴到她脖颈上,再把梅花暗扣扣好,把她一头长发从链子下方拿出来,温柔的侧首问她:“喜欢么?”

  胡菀柔点点头:“好漂亮啊!谢谢表哥。”

  温柔的拂过她满头秀发,像是对待着自己的恋人那般温馨:“你喜欢就好。”

  而胡菀柔心中只感觉到长兄对妹妹的呵护和关爱。

  两人的互动落在墙外朱瞻基的眼中,让他一阵莫名气恼:到底自己不是她身边的那个人儿!这小丫头,能不能长点心,把儿女情长与兄妹之谊分一分?

  可这样的要求似乎有些苛刻,毕竟明绍然始终以表哥的身份出现在她身边,对她所有的关心名正言顺,也是胡家长辈所允许的,即便是柔儿她分清了,只怕也没什么办法吧?

  忽而想起在宫中,似乎也有过类似的场景,自己不也很希望那个与自己青梅竹马的女子高兴么?眼前这个女孩儿只是帮了自己一次而已,自己到底怎么了?!

  微风拂过,心中一阵烦乱,他不再去看秋千边的人儿,像是怕乱了自己的心。

  有些慌乱匆忙的跳下高高的唐槐,把下面的陆风吓了一跳:也不小心点,万一不小心摔倒了,如何是好?

继续阅读:第17章 蝶恋花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