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蝶恋花
明心小七2019-11-01 08:542,411

  朱瞻基刚刚跳下去,恰巧明绍然走到胡菀柔一侧,正向着这边看过来,恍惚间似乎有个人影一闪而过,怎么有点像是…

  明绍然心中起疑,不由自主的向着小湖边走了几步。

  胡菀柔见表哥面色突然变得有些冷峻,把首饰盒交到花樱手中,不明就里的起身来到他身边,顺着他的目光看去,只看到院墙外的那株唐槐泛青的叶子,不免奇怪的问他:“怎么了,表哥?”

  “哦,没什么。”

  自从朱瞻基走了,明绍然从来不再胡菀柔面前提他,也是希望随着时间的推移,表妹能慢慢淡忘这个人。

  看看也快到中午了,他便对胡菀柔说:“时间不早了,我要去读会儿书,太阳这会儿有些晒,你要不要回房间?”

  胡菀柔点点头:“恩,走吧。”

  表兄妹两人说着,便一起回去了。

  墙外,朱瞻基听着两人一起离开了,心中漫过些许失落,抬头看了看这堵院墙,也便离开了。

  两人回到微山别馆的时候,刘冕已经回来了,看到皇太孙回来,刘冕上去禀报他去府衙询问的情况,按察司对这件事还是无头悬案,基本没什么进展,甚至这些人的身份,也只能查明是一些打家劫舍的匪徒。

  其实这件事,朱瞻基很明白,就算他心里再怎么清楚与汉王有关,人证物证也都没有,何况有锦衣卫牵扯其中,闹不好不但治不了汉王的罪,还有可能让纪纲抓住机会反咬一口,趁机在锦衣卫内部打击异己,削弱刘冕的势力,到时候反倒是对父王和自己不利了。

  自己与汉王之间的那些角力,不是一两件事情就能分出胜负的,为了不打草惊蛇,或者逼得宫中的那些人狗急跳墙,再行险招,他早就吩咐了陆风、刘冕对这件事情不要多安排,交给当地的按察使去处理就行了。

  对于这样的悬案,背后又有那么深的阴谋,一个地方的按察司是很难查到什么的。清楚这件事情,不能指望地方上能查出什么名堂,朱瞻基本来也不过是为自己来济宁,找了个借口罢了。

  可偏偏上午竟然看到胡菀柔与明绍然在一起开心的样子,弄得他整个人的情绪,都莫名其妙的不好了。

  他听了刘冕的回报,也只是淡淡的点点头,弄得刘冕也是一头雾水,还好有陆风在一边稍微使了一个颜色,刘冕知趣的没多说也没多问。

  心里有些小情绪,朱瞻墡午膳也没吃多少,便回了自己的寝室。

  看皇太孙心情似乎不太好,刘冕奇怪的问陆风:“殿下这是怎么了?”

  陆风看着朱瞻基离开的方向,不假思索的说:“感情受挫了吧。”

  “什么?”

  刘冕以为自己听错了,感情受挫?皇太孙一直以来的感情,难道不是…?

  见刘冕一头雾水,陆风可不想在这件事情上多话惹事儿,忙说:“没什么、没什么。”

  两人正说着,有内侍过来对陆风说:“陆大人,殿下让您给他在毓秀亭准备好作画用的纸笔染料。”

  这些事,平日里都是服侍在朱瞻基身边的内侍金英做的,这次出巡山东,朱瞻基没让他随行,一来走水路他晕船,二来父王还被禁足,金英对父王和他一向最忠心,做事又细,在宫里人缘也比较好,朱瞻基让他留在宫中,也好与东宫有个照应。

  这样一来,朱瞻基一应日常起居,便全吩咐陆风去做了。

  “知道了。”

  陆风答应着,回头对刘冕说:“刘兄,我先去准备了,你也忙了一上午了,去休息一下吧。”

  刘冕点点头:“陆兄请。”

  毓秀亭在别馆书房的后面,临近镜心湖,这个时节,别馆后花园也是一派草长莺飞、繁花若锦,镜心湖上小荷尖角,碧波粼粼。

  陆风在毓秀亭备下书桌、作画所需的纸笔染料,又命人准备了点心茶水,不一会儿,朱瞻基便过来了。

  见皇太孙一脸心事沉沉的表情,陆风不敢随意开玩笑,上前禀报:“殿下,都备好了。”

  朱瞻基点点头,也没有言语,来到书桌旁,细细想着早上看到的胡菀柔荡秋千的场景,一笔一笔细细勾勒起来。

  知道皇太孙作画写字的时候,最烦被打扰,陆风只安静的站在一边。

  大约过了快要两个时辰,日头都有些偏西了,之前备好的茶水也换了好几壶,陆风看着皇太孙手中的笔锋转淡,刚想上前为他斟一杯茶水,让他休息一下,朱瞻基却放下工笔后,拿起毛笔,在画卷的右上方写了起来。

  看那样子应该是准备收尾了,陆风悄悄上前,看向那幅画,只见画中是一个丫鬟推着小姐荡秋千的场景,花园中繁花烂漫、蛱蝶翩飞,一看便是画的上午皇太孙在胡府看到的景象,旁边朱瞻基正在做的是是宋代东坡居士苏轼的一阕《蝶恋花》:

  “花褪残红青杏小。燕子飞时,绿水人家绕。

  枝上柳绵吹又少。天涯何处无芳草。

  墙里秋千墙外道。墙外行人,墙里佳人笑。

  笑渐不闻声渐悄。多情却被无情恼。”

  写完这首诗,朱瞻基放下笔,直起身仔细的看着那幅画,嘴角有些似有若无、欢喜含了些许遗憾的笑意,拿起自己的刻章,盖在了时间落款处。

  见皇太孙画作完毕,陆风回身倒了一盏茶,一边递到他面前一边说:“殿下这作画的功力,真是厉害了,惟妙惟肖、神韵形态都有了。”

  听了陆风的恭维,朱瞻基心中还是很高兴的,而他似乎也对自己近段时间作画水准十分满意。

  接过茶水抿了一口,朱瞻基笑着说:“心中有画,自然也有能做得好了。”

  看着皇太孙的神情,陆风开口:“殿下当日不告而别,胡小姐一定很担心殿下的伤。”

  “会么?”

  想起今早上看到她的时候,她了无心事,与明绍然嫣然含笑的样子,朱瞻基心中不免失落的情绪又起来了:“看她那么开心,可一点没有担心我的意思。”

  到底自己也不过是一个匆匆过客,她表哥才是与她青梅竹马的那个人。

  听出皇太孙话音里有赌气的情绪,陆风劝说道:“好歹胡小姐照顾过殿下,殿下既然来到济宁了,不如属下明日请胡小姐来府中做客吧。”

  “不了。”

  朱瞻基把茶杯放到书桌上,看一眼刚才做好的画卷,淡淡地说:“把画收起来吧。”

  他说完,便离开了毓秀亭,陆风看着画卷上那阙《蝶恋花》,闹不懂这位少年殿下的心思了,明明是因为心中有情,才找了借口绕道济宁,现在又不愿意见人家,堂堂储君皇孙,也有“多情却被无情恼”的困扰。

  当真是“多情自古空余恨”呢。

继续阅读:第18章 画中舞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