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画中舞
明心小七2019-11-01 08:542,498

  第二天,早膳过后,陆风找个借口去府衙,带着一个护卫,离开了别馆,实际上却是去了胡府。

  虽然昨天朱瞻基没有答应请胡菀柔到微山别馆见面,可他想了想,觉得也许是皇太孙有种“近乡情更怯”的心理作怪,要是就这样回去京师,他心里一定会有很大的遗憾。

  这样想着,他便自作主张想要请胡菀柔去见一见皇太孙,来到胡府大门外候着,想着怎么样才能见到胡菀柔。

  从上次自己密见皇太孙被胡家的人发现,胡府上下的态度上,陆风不难察觉,胡家并不想他家的小姐与皇太孙有过密往来,光明正大去请肯定是不行的。

  就在他躲在不远处的拐角处,暗自想办法的时候,胡府的大门被打开了,走出来的竟然就是胡菀柔与侍女花樱。

  原来,胡菀柔见天气渐渐炎热,打算去给父亲和几位兄长买些做夏天衣衫的布料。

  眼见她们主仆二人出来,陆风自是喜不自禁,暗想:当真是天助我也,也是殿下与胡姑娘的缘分。

  他没有贸然上前,吩咐身边的护卫去租一辆马车,他则远远的跟着她们,等着她们转过两条街道,走的远一点了,他快步上前,对胡菀柔客气地说:“胡小姐,请留步。”

  听到有人叫自己,胡菀柔转过身,看到陆风,十分意外:“呃…你是…你是那位官爷。”

  见她还记得自己,陆风彬彬有礼的笑着作揖:“在下陆风,很荣幸胡小姐还能记得在下。”

  “陆大人,楚哥哥是不是跟你走了?他的伤好了么?”

  果然一见到他,胡菀柔便开口问朱瞻基的近况,陆风有意的回答说:“承蒙小姐还能记得我家公子,我家公子现在就是济宁府,这些话,胡小姐可以直接去问他。”

  一听朱瞻基在济宁,胡菀柔脸上是掩饰不住的欢喜:“真的么?楚哥哥…也在济宁?”

  陆风点点头:“正是,不知小姐有没有时间去看看我家公子?”

  “好啊。”

  胡菀柔几乎是不假思索的答应了下来,旁边的花樱本来乍见陆风,想起之前的事,对他便有些戒备,又见他邀约小姐去见那位“楚公子”,便开口阻止:“小姐…”

  “怎么了?”

  “你不是说去给老爷和公子们采制做新衣的布匹…”

  她话还没说完,陆风怕胡菀柔改变心意,便适时地开口说:“哦,正好咱们府上有做布匹的店面,我会吩咐人送些上好的布匹过来,给小姐挑选可好?”

  见胡菀柔犹豫,他便刻意的说:“我家公子在济宁逗留不了几日的。”

  听他这么说,胡菀柔便下了决心,对花樱说:“花樱姐姐,我们回来再去买布匹,晚不了的。”

  “可是…”

  没等花樱说完,陆风见护卫带着一辆马车过来,便两人说:“两人小姐请上马车吧。”

  “好。”

  胡菀柔说着便上了马车,花樱无奈,也只能跟在她后面上了马车。

  大约走了近半个时辰才到了微山别馆,走到院子中,便听到后花园传来清越的琴声,陆风知道殿下一定是在后花园弹琴,便引导者胡菀柔往后花园去了。

  果然,一进入后花园,隔了镜心湖便看到朱瞻基一个人坐在对面的毓秀亭下抚琴,花园中有一些身穿明光铠甲的护卫守护,因为知道陆风的官爷身份,自然也明白朱瞻基的身份不简单,所以虽然见到有护卫,胡菀柔倒也没有细想。

  毕竟只是个小姑娘,也看不懂这里面的诸多深意。

  见胡菀柔脸上有着掩饰不住的欢喜,陆风向她微一拱手:“胡小姐请。”

  胡菀柔有些矜持的笑着点点头,抬步向着毓秀亭走了过去,陆风本来向着不打扰两个人,可花樱也跟在她后面走过去,陆风一时不好阻拦,便随在后面也走了过去。

  “楚哥哥,你回来了!”

  听到温柔而欢喜的声音传来,朱瞻基诧异的抬头,正看到少女脸上有掩饰不住的喜悦。

  “柔儿!你怎么来了?”

  看着突然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胡菀柔,朱瞻基眉角眼梢立刻涌起温暖的笑意,因为昨天看到的一幕,心中的不痛快也烟消云散了。

  “是陆大人,他说你在济宁,我来看看你啊。”

  一听是陆风的自作主张,想起自己昨天在他面前的表露无遗的小情绪,朱瞻基不由得看了他一眼,突然觉得他对自己,很有种兄长看懂了弟弟的心意,帮着自己完成一个心愿一样,感激的向他笑了笑。

  陆风也看懂了他对自己的感激,便转向花樱说:“花樱姑娘,我让人送了些上好的布匹到府中,你去选一下吧。”

  “可是…”

  花樱明显不放心胡菀柔一个人在这儿,看了看胡菀柔,表情明显并不乐意。

  “没事的,花樱姐姐,一会儿我去找你啊。”

  “哦。”

  听了胡菀柔的话,花樱不好违拗,只得跟着陆风离开了。

  陆风临行前对着花园中的护卫使了使眼色,那些护卫也都知趣的到暗处护卫,花园中便只剩下朱瞻基、胡菀柔两人,还有便是春意正浓、鸳鸯呢喃。

  “楚哥哥,你的伤没事了吧?全都好了么?”

  看着她认真而担忧的神色,朱瞻基不难感受到她真的很关心自己的伤,想起她之前偷看自己伤口时候的情形,他顽皮心起,微微弯腰低首,靠近她的面颊问:“嗯,全都好了,你要不要看看?”

  胡菀柔一怔,转而似乎也想起那一幕,脸上有些红晕浮动,微微低了头:“不…不用。

  看着她羞昵的样子,朱瞻基更想逗她,歪一歪脑袋,看着她的眼睛问:“想我了么?”

  被他这样一问,胡菀柔更觉得害羞,脸上的红晕增加了几分,这样的神情,明显是肯定的回答了。

  似乎意识到自己的欲盖弥彰,胡菀柔目光不自觉的躲避开他的眼神,刚好看到桌上的那张古琴,她刻意绕开话题问:“刚才是楚哥哥在弹琴么?真好听。”

  朱瞻基回头看了看那张琴,点点头说:“我可是不轻易为人抚琴的,不知道柔儿肯不肯和着琴曲,为我一舞呢?”

  看着朱瞻基含笑的眼神,胡菀柔轻轻点点头:“好。”

  “那让我想想弹奏什么曲子好呢?”

  朱瞻基一边说着一边来到古琴旁坐下:“嗯,《阳春白雪》,好不好?”

  胡菀柔点点头,朱瞻基伸手在古琴上一抚,缓缓弹奏,胡菀柔推开两步,在毓秀亭前的繁花满枝下飘然而舞,她身姿轻灵,却还是有些稚嫩,举手投足间有种“清水出芙蓉”的天然自由,少了宫中舞姿的妖娆修饰。

  乐曲如珠落玉盘、莺语花底,伴着翻舞的水袖,惊飞了枝头的粉色花瓣,如丝如雨、飘飘洒洒。

  朱瞻基远远看着,这花雨春风中翩然而舞的柔儿,仿若是这时光画卷中轻盈灵动的蝴蝶,美丽动人,也撩动了他一直以来始终淡漠疏离的心。

继续阅读:第19章 凤求凰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