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凤求凰
竹砚2017-08-11 14:202,499

  一连几天,胡菀柔总能找借口出门,或者是趁着父亲、哥哥都不在家的时候出去,其实也不是故意要隐瞒,只是总觉得,他们都不喜欢自己与这位楚哥哥往来,尤其是自己的表哥,要是被他知道了,说不准他要怎么耳提面命的告诫自己。

  花樱倒是想把这件事告诉老爷,可胡菀柔又是讨好又是祈求,花樱也不好多说,只能装作什么也不知道,还要为她打掩护。

  明知不过几天就要离开的,朱瞻基还是特意为她做了秋千、风筝,就是想看她开心,也放松着自己的心情。

  看着皇太孙的架势,陆风真的有些担心他会不会乐不思蜀了,思量着要不要把之前收到的那个坏消息告诉他。

  其实,朱瞻基也在思量是时候该启程回京了,他心中明白,毕竟再怎么留恋,这人间简单的开心,对自己来说都不过是昙花一现。

  这次回京,自己有太重要的事情去做。

  这天,胡菀柔到了别馆,正好听到朱瞻基在弹奏一阕《凤求凰》:

  凤兮凤兮归故乡,遨游四海求其凰。

  时未遇兮无所将,何悟今兮升斯堂!

  有艳淑女在闺房,室迩人遐毒我肠。

  何缘交颈为鸳鸯,胡颉颃兮共翱翔!

  凰兮凰兮从我栖,得托孳尾永为妃。

  交情通意心和谐,中夜相从知者谁?

  双翼俱起翻高飞,无感我思使余悲。

  胡菀柔走进的时候,他正好一曲收尾,抬头看着她笑着问:“这首曲子,能听懂么?”

  《凤求凰》的典故,胡菀柔当然知道,西汉才子司马相如作客卓家,在卓家大堂上弹唱这首著名的《凤求凰》,使得在帘后倾听的卓文君怦然心动,后来在与司马相如会面之后一见倾心,双双约定私奔。

  “无限爱慕怎生诉?款款东南望,一曲凤求凰。”

  以为他弹奏这首曲子,是有些寓意的,胡菀柔说着脸上微微有些红,低头看着琴弦说:“楚哥哥,我不能跟你走。”

  “哈哈哈,你现在当然不能跟我走啊,你太小了。”

  看着她的样子,爱怜她的纯白心性,朱瞻基心情无限的好,他今天也是心血来潮想弹奏这首曲子,恰巧她来到别馆听到了,既然这样,那就逗一逗她好了:“那等柔儿长大了,会不会愿意跟我走?”

  胡菀柔被他问得一怔,有些不知如何是好的看了看他,目光中的神色由羞赧变成了疑问,眨了眨眼睛,似乎有些伤感:“司马相如后来爱上了别人。”

  一代才女为了爱情,甘愿当垆卖酒,可惜后来司马相如出人头地后,免不了移情他人。虽然最终的最终,两人终也算是“愿得一人心,白首不相离”,也亏得如此,司马相如没有落得负心薄幸的骂名,可后人总也还是为卓文君抱不平。

  明白她是在询问自己:若是她做了“卓文君”,他会不会像司马相如那样,在功成名就后,爱上另一个女子?

  忽然想到自己的身份,想到宫中的那个人,想到三年前,自己说的话,看着眼前的人儿清明纯善的双眸,朱瞻基突然十分心虚,尴尬的笑一笑,他掩饰住自己内心的恐慌,转移了话题:“今天,我陪你练舞吧。”

  “楚哥哥,我今天不想跳舞了,你陪我走走好么?”

  对于朱瞻基的反应,胡菀柔神色间有着一抹轻易察觉的失落:不回答也好,不回答便不会希望太多。

  有些懊恼自己的作茧自缚,朱瞻基收起心绪,笑着点点头,便带着她在花园中散步。

  彼时,正值合欢花含苞初绽,翠绿的叶子间,有星星点点的红色点缀,让整个时节清宁婉约,空气中隐约飘散着淡淡的馨香。

  胡菀柔今天的情绪微微有些沉默,脸上也有种难掩的哀愁,不似以往的开心活泼。

  朱瞻基只以为是因为刚才的事情,不好多问,两人来正走着,有微风吹过,接着看到从前面一个房间的窗户里飘飞处一张宣纸,落到了前面一株合欢树下。

  那房间是别馆中的书房,朱瞻基无事的时候,便在里面读书写字,昨天他在临近窗户的书桌上作画,应该是风大,恰巧把那幅画吹了出来。

  看到有宣纸飘出来,胡菀柔好奇的说:“那是什么?”

  两人走过去,胡菀柔俯身把画捡拾起来,原来是一幅工笔画。看到那幅画,朱瞻基心中暗暗庆幸:还好没有署名。

  画中有个女子在漫天飘飞的花瓣中起舞,对面有个眉目俊朗的男子席地而坐,手扶瑶琴,目光追随在那个起舞的女子身上,落款处没有署名却题了一阕《凤求凰》:

  相遇是缘,相思渐缠,相见却难。山高路远,惟有千里共婵娟。因不满,鸳梦成空泛,故摄形相,托鸿雁,快捎传。

  喜开封,捧玉照,细端详。但见樱唇红,柳眉黛,星眸水汪汪,情深意更长。无限爱慕怎生诉?款款东南望,一曲凤求凰。

  这么明显的情景,这么明显的寓意,胡菀柔看的心中欢喜而动容。

  “好看么?”

  看着她惊喜的神色,朱瞻基侧首问她。

  “是你作的么?”

  “嗯。”

  “楚哥哥真厉害。”

  面对她直白的恭维,朱瞻基还是十分得意的,胡菀柔看着那张画,期待的问他:“送给我好不好?”

  “好啊。”

  想着留给她一些东西,免得很容易被她遗忘,朱瞻基痛快的答应下来:“喜欢的话,就送给你。”

  “喜欢。”

  胡菀柔说着又去看那张画,朱瞻基见她心情转好,便想告诉她自己两三天内便要离开济宁的决定:“柔儿,明天你能过来么?”

  说起明天,胡菀柔刚刚欢愉起来的表情又黯淡了下去,她收起画作,神情楚楚可怜的看着朱瞻基说:“楚哥哥,明天我不能过来了。”

  “为什么?”

  “明天…是我娘的忌辰。”

  胡菀柔说着眼圈便有些红:“每年我娘的忌辰,我们都要斋戒三日。”

  朱瞻基这才明白,为什么她今天看着情绪一直不太好,可恶自己还拿着“凤求凰”来撩拨她。

  “人死不能复生,别太难过。”

  不知道怎么安慰她,只能这样说,他不晓得她的母亲如何去世又是怎么去世的,但是她说“每年”,那么必然是去世有些年岁了,那个时候,她应该很小吧。

  这样想着,心头不自觉的心疼起她来。

  胡菀柔勉强笑一笑,点点头,可眼中的泪,还是不听话的涌了出来。转过身,伸手去擦自己的眼泪,却是朱瞻基先一步,伸手擦去了她脸上的泪珠。

  其实并不想把这样的情绪传染给他,可是,这么多年,总是在这几天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

  “我没事,楚哥哥,我先走了。”

  “好,我送你回去。”

  朱瞻基看着她的样子,原本计划着告诉她的自己将要离开的事情,也没法说出口了。

  总不能再一次不告而别吧?

继续阅读:第20章 谋杀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