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谋杀
竹砚2017-08-14 11:132,919

  第二天,胡菀柔没来,朱瞻基一天都百无聊赖,本来启程的时间也已经订好了,可如果就这么不辞而别,总觉得心里不踏实,其实就算是告别了,似乎也不能怎么样。

  到了傍晚,想来想去,朱瞻基对陆风说:“我们再等几天,我想跟柔儿道个别。”

  陆风看着皇太孙的情形,有些担心了,之前他是觉得单个三四天不会有什么大问题,可现在看殿下的情形,怎么有种他在不知不觉间,对这胡家小姐越陷越深的感觉,倒也不是他不能这样,而是现在的局势下,有些不合时宜。

  还有便是在他们遇袭的几乎同时,发生在锦衣卫诏狱的那件事情,是时候要告诉殿下了,之前因为想着事情已经发生了,说出来也只会让殿下徒增恼恨,却于事无补。现在,总要让殿下心中有个数才行,也好让殿下想好后面的应对。

  “殿下,有件事…”

  陆风说着,突然单膝跪地,拱手请罪:“属下斗胆,有件事情,一直瞒着殿下。”

  陆风做事一向最稳,看着他的样子,朱瞻基心中有种不好的感觉,看着他问:“什么事啊?”

  “大学士解缙…死了!”

  “你说什么?!”

  解缙是朝野内外公认的大才子,在朱棣登基后,与黄淮、杨士奇等人同进文渊阁参预机务,不仅总裁《太祖实录》还主编了《永乐大典》,可就因为在立太子一事上,鼎力支持了当时的世子朱高炽,而被汉王朱高煦记恨在心,不断找言官弹劾,终于导致他被贬出京师。

  五年前,解缙入京奏事,正遇朱棣北征未归,便直接对太子朱高炽奏事后返回。又被汉王朱高煦乘机向朱棣诬陷他“目无尊上”,引得朱棣震怒之下把他关进了诏狱。

  因为在册立太子一时上解缙的功劳,又爱惜他的满腹才华,朱高炽一直让人关照他,刘冕便在狱中给了他诸多照拂,想不到,竟然会发生这样的事情!

  朱瞻基幼时,也曾受到过解缙教导,一听他死了,朱瞻基难以置信的看着陆风:“什么时候的事?谁的意思?”

  “元宵节过后,应该是…皇上的意思。”

  朱瞻基一听就火了:“元宵节发生的事情,你现在才告诉我!”

  “属下知错。”

  “起来吧!”

  知道那个时候自己的处境,所以也明白陆风为什么瞒着自己,朱瞻基控制了一下自己的心绪,问他说:“怎么死的?”

  “根据锦衣卫百户徐恭传来的消息,是被纪纲灌醉后,拖到雪地里…活活冻死的。”

  这根本就是赤裸裸的谋杀!皇祖父实在是…

  解缙的罪名本也罪不至死,以他在朝中的影响,若是公开处决,想必也会遇到不小的阻力,这样“高明”的办法,也就只有纪纲能想的出来!

  “谢家的家眷呢?”

  “家中财产被抄没,妻子、儿女、宗族都流放到了辽东。”

  当初皇上兵困金陵,解缙出城“迎驾”,皇上知道他身负大才,对他十分看重,想不到短短十余年,竟然是这般凄惨的处境,连朱瞻基这个名正言顺的储君,也不免感叹“君心难测”。

  其实,更让他担心的是,解缙的事情怕是一个开始,杨溥、黄淮可是还在锦衣卫的诏狱里呢!虽然碍于他们的身份,牵扯东宫和朝局,一般不会有什么事,可有汉王整天在皇祖父跟前挑拨,保不准哪天皇祖父又心情不好……纪纲那里可不在乎再添个冤魂!

  乱局之下,朱瞻基不仅看不清汉王、纪纲的下一步打算,更摸不准皇祖父的用意了。

  “命人善待谢家的家眷。”

  “是!属下明白!”

  解缙的事情无法弥补,可后面的事情,不能再由着汉王胡作非为了!他吩咐陆风:“我们明天一早就回京!”

  “是!属下这就去安排!”

  陆风走后,想着宫中那些阴险恼人的勾心斗角,朱瞻基心烦意乱,又能怎样的?自己没法选择出身,既然尊享了储君皇孙的荣耀,自然要面对无处不在的明枪暗箭,谁都知道“高处不胜寒”,还不是都削尖了脑袋想往上爬?!

  不想过多的把仅剩的自由时间浪费在这上面,明天要离开了,他还是决定去跟胡菀柔告别,她昨天的情形,也着实让他不放心。

  快要走到胡府的时候,远远看到明绍然和亓叔回府,朱瞻基立刻躲避了起来,想起昨天胡菀柔说因为她母亲的忌辰,胡府斋戒三日,那么胡荣和胡家兄妹一定在家,亓叔和明绍然可能是去茶庄看生意刚回来。

  别人也还好,明绍然一见到自己,就跟个受了惊的刺猬似得,这样过去,他肯定不会让自己见菀柔的。

  略微一想,他转身又去了胡府后面的小花园外的那条小街上,看着那株唐槐,他有些自嘲:自己堂堂皇孙,到一户普通百姓家,竟然都不能光明正大的进去呢!

  也罢,大丈夫,能屈能伸!虽然有些不礼貌,单纯就是告个别就离开,应该不会有什么意外吧?

  这样想着,他已经纵身上了墙头。

  小心翼翼的向后花园看去,似乎看到东墙边的走廊下,有个人影,仔细一看,原来是胡菀柔一个人斜倚在长廊的立柱,面向外面的小湖心,坐在后花园长廊的横台上。

  见她一个人,朱瞻基小心的跳下墙,悄然走近。

  花园里,明红的宫灯照映出她的倩影,柔静温婉,也有着消沉的孤单和落寞。

  看到她手中拿着一个金镶玉镯子,不知道想着什么,走到她近前才发现她满脸泪痕。

  “怎么哭了?”

  听到是他的声音,胡菀柔讶异的回首,没有吃惊他为何忽然出现,只万般委屈难过的开口:“楚哥哥…”

  说着,眼中的泪便又流了出来。

  看着她的样子,朱瞻基心疼的轻轻抚了一下她的发髻,在她身边坐下:“想你母亲了?”

  擦了一下眼泪,转头问他:“你怎么来了?”

  “不放心你,来看看。”

  说话的时候,目光看向被她握在手中的镯子,镯子上对称镶嵌了半个蝶翅形状的金片,精致婉约。

  “这是我娘留给我的,爹说,是娘生前最喜欢的一个玉镯。”

  见他的目光停留在镯子上,胡菀柔微微抬手,把那个镯子交合在掌心。

  “你娘一定很疼爱你。”

  “我娘去世的时候,我还不记事儿,我都不知道她长什么样子。”

  不仅记不得母亲的容颜,甚至对于母亲是如何去世的,父亲也不愿多提,可胡菀柔知道父亲对母亲的感情是很深的,要不然,这么多年父亲都没有续弦,甚至都不曾纳妾,一个人把自己个两个哥哥还有表哥拉扯大。

  说到最后,胡菀柔悲从心起,不由得低下了头,伤心的低声抽泣起来。

  自小没有母亲,少不更事的时候还好,有父亲和哥哥们的疼爱和保护,可渐渐长大,少女的那份儿心思无人可诉,甚至有些时候,连一个说知心话的人也没有,她心中的苦楚,朱瞻基看得到。

  看着她无助而哀痛的样子,伸手把她揽到自己怀里,朱瞻基一边拿出手帕为她擦拭着脸上的泪珠,一边说:“心里委屈呢,就要哭出来。哭过以后,就要开开心心的才行。”

  这个时候,这恐怕是唯一能让她感到一丝温暖的做法了。

  或者是这样的拥抱,让她在这寒夜里,似浮萍无依的心,有了依靠和温暖,又或者是这个少年的出现,让她一直懵懂的闺情少女心,有了寄托和牵绊,伸手攀住他的脖颈,伏在他的胸口,在他的温柔和关切中,不再抑制自己对母亲的思念和压抑的情绪,胡菀柔痛哭失声。

  一直以来,因为怕父亲担心,也看得到父亲思恋母亲时候的那份孤独和哀痛,不想让父亲更加难过,她从不敢表露出太多对母亲的思念,还有自己心中的苦楚,甚至于,她都不敢去问父亲,自己的母亲为什么走的那么早?早到不曾在她的记忆里,留下一丝一毫的影迹。

  现在,终于有个肩膀,能让她肆无忌惮的去发泄压抑在心中的那份酸楚和痛苦了。

继续阅读:第21章 缘止于此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