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2章 不及珍重
明心小七2019-11-01 08:552,312

  亓叔客气的把朱瞻基送到了大门外,道别后,朱瞻基走下台阶,便看到陆风从一边急急的跑了过来:“殿下,您真的来这儿了,刚才去您房间不见人,可把属下吓坏了。”

  朱瞻基想着跟胡菀柔道别,也便没有跟他说,找不到皇太孙,陆风虽然着急,却也猜测十有八九是一个人来胡府了,他匆匆忙忙赶来,正好看到皇太孙出来。

  只是见他一个人从胡府中出来,不见胡菀柔,想想胡府之前的态度,陆风担心自家殿下受委屈,便试探着问:“殿下是来跟胡小姐道别的吧?”

  想着刚才的情形,朱瞻基难掩失落,微微苦笑:“本来,还考虑要不要跟她坦白自己的身份?现在看来,好像没什么必要!就像胡伯伯说的,缘分到这里,是最好的结果了。”

  “殿下,那我们…?”

  “我们回京!”

  到底,也还是没能好好跟她道别,没能告诉她好好珍重。

  朱瞻基说完,微微侧身看了一眼已经大门紧闭的胡府,便头也不会的踏入到无尽夜幕中。

  因着前一天晚上的事情,胡菀柔怕父亲生气,连着斋戒的两天,都老老实实、中规中矩。胡荣倒也没有追究之前的事情,明绍然也不好多说,倒也相安无事。

  可胡菀柔心心念念总想着她的楚哥哥。

  这样又过了两天斋戒结束了,胡菀柔用过早膳,见前厅没人,以为大家都出去了,便带了花樱想要偷偷出府,哪知她刚走到大门口,明绍然正好从来到前厅。

  见她要出去,便开口问她:“表妹,你去哪儿啊?”

  冷不丁被他吓了一跳,知道如果说是去找朱瞻基,他一定会生气,胡菀柔一时语塞:“我…我去…”

  看着她支支吾吾的样子,明绍然便猜出了几分,不悦的皱起了眉头。

  旁边花樱看着自家小姐为难的样子,适时的开口说:“明公子,小姐的胭脂用没了,想出去买一点。”

  见花樱为自己解围,胡菀柔暗自舒口气,可明绍然岂是这么好糊弄的,明知她撒谎,不好拆穿她。

  他笑着走到她们身边,盯着表妹说:“哦,胭脂没有啦,正好,我今天没什么事儿,我陪你去吧。”

  一听这话,胡菀柔忙说:“不用了表哥,我们女孩子用的东西,我们自己去就行了,不耽误表哥的时间了。”

  胡菀柔说完,拉着花樱的手便要往外走。

  明绍然见她推诿的样子,更生气了,为了见那“楚俊”,都开始对他撒谎了!有些生气的喊住她问:“表妹,几天前我才给你买了胭脂,你忘了么?”

  他这么一说,胡菀柔这才想起来,三月三女儿节的时候,表哥刚刚给自己买了一盒上好的玫瑰胭脂,哪有这么快用完,转头尴尬的看着明绍然,见他明显有些生气,不由的红了脸色。

  明绍然看着她惶恐的样子,也气恼自己干嘛说得这么明白,两人一时尴尬,都不知如何是好。

  “绍然。”

  就在这时,胡荣走了过来,看着两个孩子闹情绪,他神色平和的对明绍然说:“女孩子的东西,让你表妹自己去买吧,我有事找你。”

  明知胡菀柔撒谎,可舅舅这么说,他不好再争执,只能答应着:“是,舅舅。”

  胡荣又转过身,对胡菀柔说:“爹知道,这几天你思念你母亲,心里难受,出去走走吧,早点回来。”

  “爹…”

  面对父亲的关切,胡菀柔心中更加愧疚了,毕竟,是自己瞒着他了许多的事情。

  胡荣却和蔼的说:“去吧,早去早回。”

  “是。”

  看着胡菀柔和花樱走出去,明绍然不放心的说:“舅舅,表妹她是想去见楚俊吧?”

  “我知道。”

  一听舅舅这话,明绍然不解的问:“那您还让她去?这楚俊来路不明,还不守礼教,偷偷来见表妹,分明就没安什么好心!”

  “绍然啊,楚俊应该已经离开济宁了,我让菀柔去,也是想让她断了心思,别再想这件事。”

  胡荣转身拍一拍他的肩膀说:“你啊,现在长大了,有些事不能是看表面,做事更不能太莽撞。”

  看着明绍然一脸不解,胡荣暗自叹气:岂止是菀柔啊,你才更不能与他接触。

  “行了,关于这个楚俊,以后都不要再提了,他对我们来说只是一个过客。”

  虽然有些奇怪,可明绍然还是希望,这个来路不明的家伙早些从自己的生活中离开,所以听舅舅这么说,他也没有再深究,点点头说:“是。绍然明白。”

  胡菀柔和花樱到了微山别馆,上前敲门,开门的家丁换了新人,不认识她们,奇怪的问:“请问,二位姑娘有何贵干?”

  花樱回答说:“我家小姐来找楚公子。”

  “什么楚公子?”

  这位家丁明显并不知道原先住在这里的人的情况,胡菀柔看着他的反应,心中见见变得空落落的。

  “就是之前住在这里的那位公子啊。”

  “哦,那位公子他已经走了。”

  “走了?去哪儿了?”

  “据说是回京城了,具体我也不清楚。”

  “这样啊,谢谢你啊。”

  那家丁说完,便关上了门,花樱转头,正看到胡菀柔一脸失落的看着那朱红色的大门。

  “小姐…”

  “又是不告而别。”

  早知道他的身份不一般,也不用每次都这样吧,连一个道别的机会也不曾给她。

  看着眼前这座宅院,想起来那天他问她,等她长大了愿不愿意跟他走?

  她心中紧张而害怕,便没有回答。后来她还懊恼,自己没有卓文君的才气,连卓文君的勇气也没有,可他也只是一时兴起罢了,并没有给她那样的机会。

  这个少年在这个年华里,行经她的岁月,就像是春日里拂过镜心湖的清风,轻轻挽起一圈一圈的涟漪,给她一直以来平凡而简单的生活铺满一片繁花似锦,却那般来去匆匆。

  每一次,他都是突如其来的闯入她的生活,又悄无声息的离开,出现的让她毫无防备,离开的让她措手不及。

  甚至于,他的身世对她来说,都是一个谜。

  是不是真的像是父亲告诫她的那样,这个楚俊身份不明,与他们不同,自己不该奢求什么吧?

  这样想着,胡菀柔一脸落寞的苦笑:“花樱姐姐,我们回去吧。”

  既然不及珍重道别,那就祈祷各自岁月安好吧。

继续阅读:第23章 归京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