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归京
明心小七2019-11-01 08:552,835

  回京的路上出奇的平静顺利,一路南下,抵达京师的时候,不过三月下旬。

  江南,烟柳铺锦、杏花微雨。

  京师南京,也还是那般山川秀丽、气象宏伟,到底虎踞龙盘,王气所在,繁华之下的暗流涌动,朱瞻基还是敏感的察觉的到。

  既然回来了,就要陷入那份争斗中,自己从不畏惧!

  回京,自然是要先去见皇祖父的,来到文昭殿的时候,朱高煦也在,两人面色如常,眼神无声的交错,朱瞻基上前给朱棣参拜见礼:“孙儿参见皇祖父,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见到朱瞻基平安归来,朱棣很是高兴,一直悬着的心也算着地了:“好孩子,快免礼!过来,让皇祖父看看。”

  “谢皇祖父。”

  “身上的伤没事了吧?你这一次山东之行,可把朕给吓坏了!”

  听皇祖父问起自己身上的伤,不自觉的便想起胡府还有那个小丫头,朱瞻基嘴角闪过温柔的笑意,回答说:“皇祖父放心吧,都没事了。也怪孙儿大意,中了奸人算计,让皇祖父担心了。”

  说这句话的时候,他的目光有意无意的瞟了一眼站在一侧的朱高煦,见他听了这话眼睑微微抬了一下,脸上神情自若。

  “这帮刁民!也太目无王法了!连你也敢动!”

  很显然,朱棣把朱瞻基遇袭一事,当做山东一带的逆反势力针对皇家的谋杀。

  “看那些人的身手似乎很是训练有素,像是预谋很久的样子。”

  朱瞻基说的委婉,他不确定皇祖父能不能听出自己话里的意思,但是还没等朱棣开口,一旁的朱高煦却先反应了过来,接口说:“知道皇太孙出事,父皇担心的一宿都没睡,本王也一直陪在父皇身边,担心的不得了,现在看到皇太孙安然无恙的归来,又顺利完成孔庙祭典的事宜,当真是可喜可贺呢。”

  做贼心虚了?!还是想洗脱自己的嫌疑?

  朱瞻基心中想着,脸上却含了恭谨的笑意:“二皇叔的‘关怀’,侄儿也一直铭记在心!”

  “都是一家人,本就应该相互关心嘛。”

  话里话外全是客套,朱棣倒也似乎没察觉出来,只笑着对朱瞻基说:“去看看你父王和母妃吧,他们更惦记你。”

  想不到皇祖父会恩准自己去东宫,朱瞻基稍一迟疑,立刻含了欣喜的神色道谢:“是,多谢皇祖父。”

  旁边的朱高煦一听,也是十分意外,不过对他来说,这可不是一个好的暗示。

  就知道皇太孙若是顺利完成这一次岱庙祭孔,一定会让父皇龙颜大悦,更稳固他在父皇心中的地位,也有可能会让父皇因此宽恕了东宫,果不其然吧!刚回来就让他去东宫探视,下一步肯定就是免除东宫禁足了!

  这样想着,朱高煦便有些气恼不平。

  命人呈上这一次山东之行的奏疏,朱瞻基便施礼告退,准备去东宫探望父王母后。临走的时候,他抬头看了朱高煦一眼,朱高煦也正好看向他,两人都看到了对方眼底流转的那份猜忌和冷意。

  对于胡家对他的救命之恩,朱瞻基只字未提。到底是救了他一命的恩人,本当大加恩赏的,可是看到汉王,他知道这件事不能说,考虑到当时胡荣隐晦话语中清楚的意思是一个方面,最重要的是,当时那次暗杀背后嫌疑最大主谋的身份,让他不能不顾虑胡家人有可能因此而结下的仇怨。

  他不想自己的恩人因此会陷入到一些纷争中,倒不如等父王或者自己登上皇位的那一天,有足够的能力保护他们的时候,再做打算的好。

  朱瞻基离开后,被气得不轻的朱高煦立刻便对朱棣开口:“父皇,太子现在还在禁足,你这让皇太孙去看他,怕是会让太子觉得您有意宽恕他,借着皇太孙的归京,又不老实呢!”

  这么说是抱怨,也是在试探,试探皇太孙回京后,父皇的态度。

  朱棣正看着朱瞻基呈送上来的奏折,见他此次山东一行处事稳妥,年少老成,很有自己当年的风范,心中正为了自己孙儿的见识和魄力欣喜,不枉费自己对他这般栽培和器重,猛不丁听到朱高煦的话,心中便有些不悦,也明白自己这个二儿子的心思。

  不好多说什么,可似乎也有必要告诫一下他了,这些时日,也察觉汉王所作所为是太过了,朱棣看了他一眼,把奏疏放下说:“太子怎么说都是你哥哥,以后说话,注意分寸!”

  就知道皇太孙一回来,父皇铁定会有些偏向东宫!果不其然吧!朱高煦愤愤不平的想着,表面上却丝毫不敢表露,只恭谨的答应着:“父皇教训的是,儿臣谨记。”

  气死也没辙,谁让自己这个又胖又笨的大哥有个好儿子!

  这朱瞻基也真是命大,自己布下天罗地网,竟然还被他绝境逃生!连纪纲都失手了,到底谁在帮他?!自己绝不能饶了这胆敢坏了自己大事的人!

  -----------------------------------------------------------------------------------

  朱瞻基出了文昭殿,临近东宫的时候,还在想着刚才的事情,转过东宫西边的墙角,冷不丁有个倩影闪了出来,拉住他的衣袖说:“殿下你终于回来了,玫璇好想你。”

  娇柔软语间有着掩饰不住的欢喜妩媚。

  朱瞻基转头,正看到一张妆容精致娇媚若春日海棠的面容,含了不加掩饰的欣喜看着他,柳叶弯眉修饰下的水杏双目格外神采飞扬。

  看到她,朱瞻基也是十分高兴:“玫璇姐姐。”

  听到朱瞻基的称呼,孙玫璇有些不高兴,撒娇的说:“说过不要叫我‘姐姐’啦。”

  孙玫璇,永城主薄孙忠的掌上明珠,在十岁那年,被朱瞻基的外婆——太子妃张妧的母亲,也就是朱瞻基的外婆彭城伯夫人带入宫中,教养在太子妃身边,与朱瞻基算得上青梅竹马。

  这彭城伯夫人是永平府人氏,与孙忠的父亲相识,一次去孙忠府上拜访,见到了时年八岁的孙玫璇,彭城伯夫人见孙玫璇长的伶俐可爱、嘴角乖巧,便有心把她带入宫中。

  当时的朱瞻基还没有被册封为皇太孙,朱高煦也对东宫虎视眈眈,恨不能一脚把自己的哥哥踢下储君的位置,彭城伯夫人这样想,也是为着让这小小年纪,便极其会察言观色的少女早一些深入宫中,能够与太子妃一心,也让太子妃多个帮手。

  还有一点,便是她看出朱棣对皇长孙的喜爱,想着孙家那个丫头的俊俏模样,有些自己的私心。

  第一次与张妧说起这件事,张妧是拒绝的。

  尤其是知道这个女孩儿的祖父是山东邹平人氏,想起她尚未入宫的时候,听到的关于母亲未出阁之前与邹平孙氏一个富户人家少爷的韵事,她几乎想也没想,便一口回绝了,可这并没有让她的母亲罢休。

  后来在一次入宫的时候,彭城伯夫人便借了机会直接当着朱棣的面,说起太子妃当年入宫,因为出身平民,身边都没有一个像样的婢女,举荐了孙玫璇,不过一个小丫头,朱棣也便应允了。

  皇上点头的事情,张妧只能照做,把孙玫璇接入宫中,眼见自己的母亲举荐的是个与皇长孙年纪相仿的女孩儿,又长的美丽无比、言语讨巧,领会到母亲深藏的意图,张妧心中十分气恼却又无可奈何。

  彭城伯夫人看出女儿的情绪,可孙玫璇已经得了圣令可以入宫,她只对女儿说这孙玫璇不仅模样俊俏,也很有贤德,将来一定能帮到她。

  毕竟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女孩儿,何谈贤德?

  张妧心中觉得母亲有些过分,回头想一想,母亲虽说有些私心,到底也是为自己和东宫的大局着想,也便依着她,把孙玫璇教养在身边了。

继续阅读:第24章 孙玫璇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