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孙玫璇
明心小七2019-11-01 08:552,471

  彭程伯夫人既然有心让孙玫璇入宫,自然会把自己的一些长远打算向她暗中授意,这孙玫璇最是善察人心,又自幼长在官府人家,礼尚往来见得多,领会到彭城伯夫人的用意,自入宫起,便一门心思都在向皇太孙示好。

  那个时候,十岁的皇长孙与同母胞弟朱瞻墡都被教养在太子妃身边,朱瞻墡还只是一个六岁的孩童,朱瞻基与孙玫璇年龄相仿,自然亲近,加上孙玫璇人小心细,容貌出挑,女孩子稍微用些心思,便在朱瞻基面前很是讨好。

  孙玫璇是比朱瞻基大了几天的,朱瞻基虽然贵为皇孙,却对她很是尊重,自她入宫便称呼她“玫璇姐姐”。直到后来,朱瞻基被册封为皇太孙,孙玫璇觉得这样的称呼不够亲昵,便让朱瞻基去了“姐姐”的称呼,直接叫她的名字。

  两人日夜相处,感情一天好起一天,童言无忌,难免会说一些随性而不知轻重的言语。女孩儿心智、情思早熟一些,在儿女情长上总是顾虑的多一些,而朱瞻基对这些便有些不在意,毕竟,自己虽然是皇太孙,还要处处提防两位叔叔。谁让自己生在皇家,小小年纪,便要维护宫中大局?至于儿女情长嘛,即是已经被册立为储君,将来三宫六院的,也懒得去想。

  渐渐长大,尤其是在朱瞻基被册封为皇太孙之后,有了自己的宫殿,孙玫璇一直盼着能够去到皇太孙宫中伺候,甚至于在朱瞻基加冕的时候,彭城伯夫人被恩准入宫,也暗示过太子妃这件事,可是张妧就是不肯开这个口。

  孙玫璇自十岁开始在张妧身边,按说两人情分当如母女,然而,张妧却不太喜欢她的心思深重、精明过头,说好听了是聪明伶俐、心思敏锐,可太过圆滑算计,便显得尖酸刻薄、狡黠多变了。

  这样的心思,倒也是宫中的人必须的,可是孙玫璇有些时候,实在是有些过了。

  有好多次,张妧都看出来孙玫璇不动声色的欺负不顺她心意的宫人女官,让被人吃了哑巴亏,还抓不到她任何把柄,而大家因为她的身份特殊,刚开始对她还颇有些怨言,久而久之,也都学会了顺着她的意思。

  毕竟,这宫里最善变的便是人心了。

  只是朱瞻基是皇上钦定的储君,将来的身份不同常人,张妧不可能放心让她这样一个心术有那么一些阴翳的女子,去做皇太孙的正妃。换言之,这天下哪一个做母亲的,也都不愿意自己的儿子,娶一个心思深重而又有些凌厉刻薄的女子做媳妇儿?

  何况,皇上对皇太孙寄予众望,而张妧也希望自己的儿子,将来能够做一位贤德明君,希望在他身边辅佐的,是为品行德才足以母仪天下的好姑娘,而并不想他过早去接触情爱。

  要说这人啊,还真就是女人了解女人,孙玫璇也一早看出,太子妃是不会轻易放了自己去皇太孙身边,而她又不可能改变得了太子妃的心意,便一门心思都在朱瞻基身上,所有的一切都围绕着朱瞻基,只想着朱瞻基能够主动开口,把自己要到皇太孙宫中去。

  可男孩子在这样的事情上总是有些不开窍,加上这几年朱瞻基常常被皇上带着北伐鞑靼,或者去北平巡视,回京之时又要面对汉王设下的种种困境,在这样的事情上也并不上心,朱瞻基似乎从未有过让孙玫璇来到自己宫中的想法。

  其实也不能说没有,只是他曾经不经意的提及,却被自己的母妃好一顿教训,便不敢再提了,只是这件事,他并没有对孙玫璇说起来过罢了。

  孙玫璇也是想着求人真的不如求自己呢,皇太孙已经十七岁了,按理说也到了该娶妻的年纪了,虽然自己童年入宫,也是奔着去做他的人来的,可皇家的事情又多云翻雨覆、诡谲多变,这些年她也见识了不少。

  看太子妃的态度,她是绝不会轻易答应让自己去做皇太孙的正妃,而自己当初进宫,身份虽然不是婢女,却也并不高贵,自己能指望的,怕是只有皇太孙和自己的那份情谊了。

  而自己与皇太孙虽则青梅竹马,却也仅仅止于此罢了,即便有孩童时候的天真誓言,这样的情谊,怕是也未见得有多牢靠,而这宫里最有利的便是子嗣,想要得到子嗣,最重要的,便是去到他的身边。

  为了此事,孙玫璇一直绞尽脑汁,去找合适的机会,恰好此时,皇上北征归来,东宫迎驾迟缓带来的一系列变故,虽然让东宫风雨飘雨,朱瞻基也收到牵连,倒是给了她一个绝好的机会。

  一早听到消息,知道皇太孙今天回宫,孙玫璇很是用心打扮了一番,身上穿着石榴红通袖五彩花蝴蝶长裙,用雕花玉带束腰,宛如弱柳扶风,梳了精致的桃花妆,画了小巧的蝴蝶唇妆,正映着柳叶弯眉,整个人媚眼如丝、神采奕奕。

  环抱着朱瞻基的胳膊,她笑得可爱而优雅:“殿下你可回来了。”

  言语中的撒娇和眷恋一听便知。

  朱瞻基看到她也很是高兴,可是他更想知道自己父王和母妃的近况,便开口问:“父王和母妃好么?”

  “呃…”

  听朱瞻基问起太子和太子妃的情况,孙玫璇一时有些犹豫,咬了咬嘴唇,目光也有些躲闪。

  朱瞻基这才意识到事情不对,奇怪的问:“东宫不是还被禁足么?你怎么出来的?”

  “殿下临行前,来东宫探视的时候,不是给过我您的令牌么?”

  说到这儿,孙玫璇微微低了低头:“我后来求了皇上,让我去您的宫里了。”

  朱瞻基明显很意外:“你现在…住到我宫里?”

  “嗯。”

  孙玫璇点点头,补充了一句:“太子妃娘娘也答应了。”

  “那母妃身边…?

  听出朱瞻基还是有些担心太子妃的态度,孙玫璇忙说:“殿下放心,有绘云、浣雨两位姐姐,一切都好。”

  朱瞻基听了孙玫璇的话一时有些意外,看表情倒也没生气,只是隐约有些担心母妃会因为这件事情不高兴。

  孙玫璇察觉他的心思,知道他一向最孝顺,两人之间情谊再深,也比不得母子情分,便试探着问:“殿下不会怪我吧?我只是想都在东宫被禁足,什么消息也听不到,我担心殿下…”

  “怎么会。”

  看着她微微有些自责的样子,朱瞻基想着既然已是事实,又是皇祖父恩准的,也合情合理,便笑一笑安慰她:“你早晚都是要到我宫里的,皇祖父能亲自答应,再好不过了。”

  听他这么说,孙玫璇一直有些许担忧的心总算安定了下来,重又露出娇媚优雅的笑意。

  朱瞻基看看不远处宫门紧闭的东宫,心中沉了几分,对孙玫璇说:“你先回宫吧,皇祖父答应让我去看看父王和母妃,我一会儿回去。”

  “嗯,好。”

  孙玫璇乖顺的点点头:“那玫璇回宫等殿下。”

继续阅读:第25章 东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