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东宫
明心小七2019-11-01 08:552,454

  看着孙玫璇高高兴兴的往皇太孙宫走去,朱瞻基心中总觉得有些不对劲,又说不出哪儿不对,吹出一口气,收起心思,他转身便向东宫走去。

  东宫禁足之时,负责守卫的是天策卫,朱瞻基来到东宫宫门口的时候,正好天策卫指挥佥事高以正在门口,见到他来,忙上前见礼:“末将参见皇太孙殿下。”

  “免礼吧。”

  朱高煦示意高以正免礼,对他说:“本宫刚回宫,皇祖父让我来看看父王和母妃。”

  高以正听说是皇上的意思,忙示意士兵去开宫门,然后对朱瞻基毕恭毕敬的说:“殿下请。”

  皇太子朱高炽正与太子妃张妧在后面的主敬殿品茶闲话,听闻皇太孙回来了,两人忙迎了出来。

  朱瞻基刚来到后殿,看到父王在母妃的搀扶下走了出来,朱瞻基上前叩拜:“儿臣拜见父王、母妃。”

  朱高炽一边伸手去扶他起来,一边说:“总算是平安回来了!快起来!”

  “父王、母妃一切可还安好?”

  张妧上前拉住朱瞻基的手,眼睛有些湿润:“都好。倒是你啊,可真是把你父王和母妃给吓坏了!”

  朱瞻基有些撒娇的笑着说:“放心吧母妃,儿臣有神仙护体,哪能那么容易有事。”

  被他的话给逗乐了,张妧知道他有皇上宠着,又一向做事很是沉稳,可是这次出巡山东,大运河上那场爆炸,是真的把她给吓着了。

  “父王、母妃,你们放心吧,儿臣这一次山东之行虽然惊险,可是把皇祖父交给儿臣的任务都给妥妥的做好了,皇祖父很是高兴,儿臣找机会求皇祖父解除对东宫的禁足。”

  听朱瞻基这样说,朱高炽叹口气,似有忧虑的说:“也不知道你皇祖父气消了没有,你刚回来,不要去触霉头了,免得让你再有什么麻烦。”

  “父王放心吧,这件事,儿臣自有主张,父王、母妃只要好好保重。”

  “皇兄你可回来了!”

  朱瞻基话音刚落,听到一个清朗的声音传来,接着便有一个眉目俊朗,身姿风流的少年向着朱瞻基跑过去,他身上穿着练武的衣衫,白玉束发,脸上还有些汗水,满脸洋溢不住的高兴,身后是他的小侍从银俊。

  看到那少年,朱瞻基也很是开心:“五弟。”

  原来,这少年正是朱瞻基一母同胞的弟弟,朱高炽与张妧的第二个儿子,时年十三岁的五皇孙朱瞻墡,他正一个人在后花园练武,听银俊欢天喜地的跑去告诉他皇太孙回来了,他忙不迭的便跑来了。

  “之前听说你在大运河上的事,吓死我们了!你有没有伤到哪里?让我看看!”

  朱瞻墡一边说着,一边担心的围着皇兄左瞧瞧右看看。

  朱瞻基被他的样子逗笑了:“没有,我没事。”

  张妧看着两个孩子的样子,见他兄弟二人关系这般要好,心中十分欣慰,对朱瞻基说:“知道你在山东遇到意外,你五弟急的硬要闯出宫,去求皇上让他去山东找你,差点和天策卫的高以正打起来,还好正好道衍大师经过,担保带他去见皇上,要不然还不知道闹成什么样子。”

  朱瞻墡听母妃有些责备自己,便为自己辩解:“谁让汉王宫里那些人传的那么吓人,我听到银俊跟我说的时候,我还以为…以为…”

  估计是后面的话不太好听,朱瞻墡忍着没有说完,脸倒是急的红了。

  见他这么担心自己,朱瞻基还是很高兴的,只是想他年纪还小,做事有些时候难免会莽撞一些,在这宫里到底不比平常人家,便叮嘱他说:“以后听到汉王宫里传出来的任何消息,都要三思后行,就算是天大的事,也不能让自己先乱了。”

  “嗯!好。”

  朱瞻墡对自己兄长的话还是比较听的,说起这次山东一行,他又奇怪的问:“对了,皇兄,那是些什么人啊?也太大胆了吧?!”

  “暂时还不清楚,锦衣卫还在查。”

  朱瞻基环顾一圈没有看到自己六岁的小妹嘉兴郡主,奇怪的问:“母妃,嘉兴呢?”

  “刚才放了一会儿风筝累了,乳母陪她去寝宫休息了,我让人去把她叫醒。”

  “不用了,让她睡吧,我过几天再来看她。”

  确定东宫的人都安然无恙,朱瞻基也就放心了,想起当日延信对自己的救命之恩,他对朱高炽说:“父王、母妃,儿臣还想去拜见一下道衍大师,先告退了。”

  “好。”

  朱高炽点点头:“墡儿,你去送一下你皇兄。”

  朱瞻墡答应着,便与朱瞻基两人施礼之后,一起走了出去。

  两人往外走着,朱瞻基开口说:“这段时间你也受委屈了。”

  “我不委屈,就是母妃…”

  刚刚开口,又觉得有些不妥,朱瞻墡连忙闭嘴。

  朱瞻基却还是听出来有事,紧追着问:“母妃怎么了?”

  朱瞻墡知道大哥的脾气,一向最孝顺,自己刚才一不小心说漏了,不说清楚,他一定会追问,不过说起那件事,他也有些生气,便开口说道:“哦,也没什么,就是孙玫璇趁着我跟高以正争执的时候,瞒着母妃,趁乱拿着你的玉印偷偷出了东宫,去找了皇祖父。也不知道她对皇祖父说了什么,皇祖父就同意让她去你的宫里了,这让母妃很是生气。”

  听朱瞻墡说完,朱瞻基微微苦笑了一下,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母妃有些不喜欢玫璇了,后来他想可能是因为自己的小妹嘉兴一天天长大,母妃有了亲生的女儿,自然不能像是开始那样把玫璇当做自己的亲生女儿,也可能是因为这样,玫璇才一心想着离开东宫,去到自己宫里。

  可母妃偏偏就是不放她去,两人因为这件事慢慢的就产生了嫌隙,两人对自己都很好,母妃是自己的母亲,玫璇对自己的心和情谊,他也知道是真的,之前他在宫中的时候,是尽可能调停这件事,想不到他这一离开,就出事了。

  朱瞻墡与孙玫璇关系一向浅淡,见她这样惹母妃生气,想必也是有些不满的,只是碍于自己和玫璇的关系,他不好多说。

  “我刚才从文昭殿出来,见过玫璇了。”

  朱瞻基对朱瞻墡说:“其实玫璇她也是担心我,等找个机会,我会向母妃道歉的。”

  朱瞻墡想着母妃曾说这丫头心思太重,这几年在宫里学的八面玲珑,做事也有些见利忘义、不择手段了,偏偏皇兄对她好像还一往情深,果然是“英雄难过美人关”么?可皇兄向来最冷静稳重,不应该啊!还是孙玫璇到底用了什么手段?

  虽然有些不忿,朱瞻墡也不想大哥刚回宫,便给他添堵,只点点头:“希望她真的是因为担心你吧。”

  朱瞻基伸手拍一拍他的肩膀说:“我先走了,你好好照顾父王、母妃,还有自己。”

继续阅读:第26章 赦免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