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赦免
明心小七2019-11-01 08:552,496

  朱瞻基刚刚出了东宫,陆风便迎上来对他说:“殿下,道衍大师现在正在僧录寺,下午出宫回灵谷寺。”

  朱瞻基见时间尚早,也并不着急回宫,便吩咐陆风说:“那咱们先去僧录寺。”

  僧录寺与东宫相距不近,两人到达僧录寺的时候,其他僧录寺的官署都走了,只有道衍和几个僧人在。

  虽然贵为太子少师兼僧录寺左善事,道衍坚持住在皇宫外的灵谷寺中,平日里衣衫用度依旧像是之前在北平庆寿寺做住持一般。然而,大家都清楚,但凡家国大事,朱皇上一般都会与他商议,民间甚至给了他一个颇具传奇色彩的称号“黑衣宰相”,可见他在朝中的地位和影响。

  一见到道衍,朱瞻基不等他向自己见礼,便先施礼道谢:“多谢大师让延信到山东助本宫一臂之力,若不是延信大师及时赶到,晚辈怕是已遭不幸了。”

  朱瞻基对道衍一向敬重,加上这一次又是道衍暗中相助,他才免遭劫难,他很谦虚的自称“晚辈”,以示对道衍的敬重和感激。

  “殿下言重了。”

  道衍双手合十还礼说:“皇太孙殿下吉人天相,就算没有老衲,也自然有贵人相助,能逢凶化吉。”

  想想当日遇到的劲敌,朱瞻基有些心有余悸的说:“这一次若不是大师相助,怕是神仙也难救得了我。”

  “殿下在山东这几日,可有其他发现?那些杀手的来历?”

  朱瞻基摇摇头:“虽然有些怀疑,但是并没有确凿证据。”

  “既然是没有证据,殿下就不要太纠结这件事,皇上既然派出了锦衣卫,相信那些人短时间内不敢再有动作。”

  道衍的叮嘱,朱瞻基是明白的。

  其实,对于当日的事情,幕后主使是谁,大家心中的猜测基本一致,可除了微山湖上那几具尸体上面,那些似是而非的刀痕,还有朝中人那些错综复杂的表面关系,没有任何证据指明这件事背后的主使,并不能排除有人刻意扰乱视听,设下圈套。

  退一步说,即便是有证据指明自己心中猜测的那个幕后主使,朱瞻基现在也没有万全的把握能够扳得倒他,倒不如静观其变。

  “大师,晚辈今日前来,还有一事相求。”

  “殿下请讲。”

  “东宫还被皇祖父禁足,皇祖父的脾气我知道,可是当日迎驾迟缓,摆明了是有人陷害父王,可惜,我没有办法证明父王的清白。”

  朱瞻基说到这儿,明显十分懊恼而失落,他对道衍拱手请求说:“恳请大师能助晚辈说服皇祖父,解除对父王的禁足,晚辈感激不尽。”

  见朱瞻基对自己行礼,道衍忙还礼:“殿下千万不要这般施礼,老衲怎么敢当?”

  朱瞻基却诚恳的请求说:“大师,皇祖父一向对大师最为信任,晚辈年少,不知要如何处置,希望大师看在晚辈这份儿孝心上,能助晚辈一臂之力。”

  “殿下千万别这么说。”

  道衍心中也知道,趁着皇太孙此番回朝,是恳请皇上赦免东宫的好机会:“老衲清楚这件事东宫是被冤枉的,自然不会坐视不管。”

  “真的?”

  “殿下顺利代皇上完成祭孔大典,这可是国之幸事,‘百善孝为先’,有殿下的这儿孝心在,殿下的希望一定能够达成。”

  朱瞻基见道衍答应了下来,十分高兴:“那就有劳大师了。”

  当天下午,道衍破天荒的没有在处理完政事后出宫,回到他现在修行所在的灵谷寺,而是去文昭殿觐见皇上。

  第二天一早,早朝之上,朱棣先是对朱瞻基此番前去山东祭孔一事,大大褒扬了一番,接着示意内侍杨庆端上来一个托盘,里面有一对玉如意,还有一柄宝剑。

  “鉴于皇太孙圆满完成祭孔大典,朕就赏你玉如意一对,另外,朕把这柄纯钧剑赏给你。”

  朱棣赏赐的话语一出,朝堂中的大臣都忍不住小声议论,而一旁的朱高煦已经气得几乎变了颜色。

  这玉如意倒是给亲王功勋的平常赏赐,大家的注意都在这纯钧剑上。

  纯钧剑,是春秋时期铸剑大师欧冶子所铸,向来被称作“尊贵无双之剑”,就连对太子、汉王、赵王,朱棣也从来没有封赏过这么贵重的宝剑,由此可见,在朱棣心中,皇太孙的地位确实很重。

  朱瞻基一听却有些傻眼,不免偷眼去看道衍,他原本是想推掉所有的赏赐,希望能够求皇祖父赦免东宫的,可谁知道,皇祖父给他的恩赐这样重,让他几乎不能推脱。

  然而,道衍只安静的站在大殿中,好像没有注意到朱棣说了什么,朱瞻基心中有些担心,难道昨天道衍没能说服皇祖父?

  朱瞻基担心着,看着杨庆双手呈到他面前的宝剑,不由自主的开口说:“孙儿多谢皇祖父厚爱,只是…”

  见他似有难色,朱棣和蔼的对他说:“有什么话,但说无妨。”

  朱瞻基也是知道皇祖父的脾气,不敢把话说得太直白,只能谦虚的说:“只是这次祭孔大典,孙儿是尽职责所在,这纯钧剑乃绝世宝剑,孙儿不敢受。”

  果然,朱棣严肃起来:“朕说你受得起,你就受得起!”

  朱瞻基十分无奈,只能领旨谢恩:“孙儿谢皇祖父!”

  他说着双手接过杨云的托盘,跪下谢恩,重又把托盘交到杨庆手中,让他先收到后殿。

  等朱瞻基起身,大殿中的道衍终于缓缓开口了:“皇太孙有如此胆识能力,即是皇上教导有方,皇太孙殿下资质过人,也有赖于太子殿下对皇太孙的教养。”

  皇太孙殿下有这般才德,自然是皇上这个皇祖父的教导用心,却少不了皇太子太子做父亲的养育之恩,道衍说话的水平,当真不是一般人能及的。

  朱瞻基闻言知道昨天所说的事情,看来是有戏的,而站在他另一侧的朱高煦,此时也察觉出道衍的用意,虽然表情还平静,眼神却不自觉的冷了几分。

  朱棣听了道衍的话,点点头:“说起来,东宫禁足也有半年了。”

  就在此时,朱瞻基看到道衍把目光转向他,立刻会意,有些伤感的开口说:“皇祖父,昨天孙儿去见父王,父王很自责惹得祖父生气,叮嘱孙儿好好照顾皇祖父,代父王以尽孝道。”

  到底父子人伦,听孙儿这么说,朱棣心中很欣慰,点点头说:“看来太子在禁足的这段时间反思不少,东宫也受到了该有的教训,罢了,传朕旨意,从今日起,赦免东宫,不再禁足。”

  想不到事情这么顺利竟然解决了,朱瞻基高兴的像个孩子般来到殿中间叩首道谢:“孙儿谢皇祖父。”

  看着孙儿好像一下子成了一个兴高采烈满足的孩子,发自内心的欢喜,朱棣也不免笑了:“这孩子,起来!”

  “是。”

  朱瞻基谢恩起身,感激的看了道衍一眼,收回眼神的时候,正好与朱高煦冷冷的目光交织在一起。

继续阅读:第27章 天策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缱绻长安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