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刀山火海
冰寒三尺2019-02-02 22:181,370

  滚滚火光,灼灼刺目。

  我得知那些事情后,彻底恢复了记忆,这中间被裴威抹掉的所有记忆,分毫不差的,我都记了起来。

  可是我并不再颓废下去,我也不去想为什么,我只有愤怒。我只能想办法,等我探墓出去后,我必将手刃裴威和藤野,血债血偿。

  霍老太爷有一半血统是霍家,一半血统是刘家;所以他可以在这片森林来去自如。说起来,我们刘家与霍家联姻,自古以来就不是一桩两桩的事了。

  如今我度过了这片森林,屹立在我面前的,是一条通往义庄的古桥。

  古桥呈灰绿色,被郁郁葱葱的藤蔓缠绕而成,千丝万缕,构成一座苍翠的古桥。古桥之下,是烟波浩渺的深渊,白茫茫的一片,望不见底。

  我踏上轻盈的古藤,紧紧掺住两边的藤扶手,一步一步往前挪。要知道从这里掉下去,是必死无疑,千万不能输在起跑线上。

  这样的藤桥对我来说是曲径通幽,度过去也没什么难度。不一会儿,我便到了对面的石洞前。

  这石洞已经被石块堵死,看似一个拱门。我竟想不到这义庄竟藏在深山老林里,这刘家先祖所睡的坟墓,还真是别具匠心。

  我轻轻按一下中间的石块,自然而然“吱”一声,石块便全然倒伏,空气中弥漫着一层石灰味的白烟。

  我小心翼翼地迈入拱门。这拱门外的世界,竟是一片火海!

  寥寥火海,滚滚岩浆。火红成澜,炎炎欲烫。茫茫一片地下,浑然是火海!

  纵然是火海,却有一阵阵风刮来,倒不觉得燥热。我呆呆地仰起头来——这是一座环形尸楼,义庄本意是停尸所,看来,果真不错。

  环形山上,立着一片片偌大的铜碑,上刻着一个“刘”字,正像一把大刀,镶嵌在这尸楼间。

  我数一下:一,二,三,四……约有十二层,层层相叠,石梯连接,直插云天。

  我看傻眼了。这么气贯长虹的建筑楼,要真能在外界一现,那必是奇观。刘家的祖上就睡在这千千万万的棺椁之中,而我一旦不慎,却将落入火海。

  “这便是有名的刀山火海。”我惊叹。

  我从腰间取出那张涂满血迹的图纸,顺着这回旋的山势,步步为营。

  这尸楼环环相扣,是螺旋山形,越走下去,这山路就会越陡。而且每一个楼层都摆放着一个棺椁,我必须从这棺椁上踩过去,一旦踩中棺椁,我又可能触发机关。

  这每一个棺材里睡着的人,都算我的祖上,他们都是刘家人,即便有的只是个下人,但我这样做都是大不敬。

  看见这尸楼的最顶层,也是山路最窄的那一段,吊着一个陶瓷棺。这等陶瓷,我能看出绝非等闲之辈可以买下,可是这就奇怪了,这棺椁用材料不好,偏偏要用白瓷?这白瓷一旦磕破,那具尸体就会葬身火海,尸骨无存。

  既然这样,那么那灵柩必定隐藏着惊天秘密。

  我一手靠着石墙,走着走着。一个棺椁便挡住了我的去路。

  我仔细一看,这棺椁是楠木所制,与普通的棺椁也没多大差别。但是棺盖倒有一个很特别之处,就是棺盖头画着一个木偶,这木偶我倒识得,这该是个什么妃子,才戴着这样秀丽的花纹。可是棺盖上画着木偶娘娘,这又是什么意思?

  让我大吃一惊的是,棺材竟是头朝外,也就是头朝着火海。这可是大忌;奇怪,奇怪!

  我不顾那么多,纵身一跃,想跃过这个棺木,不料,脚尖竟踩了一下……

  我惶恐不安地望着这抖动的棺椁,发现这一切都是异常的……

  周围其他成百上千的棺椁也开始抖动,像被惊醒了般,疯狂地怒吼着,使我感到不安。我也逐渐觉得我所在的尸楼,整座都在晃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九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南九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