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3 闺房
心千结2019-10-14 09:562,234

  琴瑟和鸣面面相觑,露出一个模子刻出来的惊讶,异口同声道:“二娘子,你生病了吗?”

  真不愧是双胞胎啊!她不是生病,她是穿越了!颜如玉无可奈何地叹了口气。

  “可能是吧!”颜如玉并不否认,眉心紧蹙地揉着太阳穴,佯装头痛道,“我头很不舒服,你们快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吧!”

  琴瑟和鸣彼此相顾一眼,就像照镜子一般。

  “高府君今日请二娘子去府上是为了替妹妹高娘子求亲!”琴瑟先道。

  颜如玉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

  “不过,高娘子对未来夫婿的要求实在是太多了,所以二娘子你听着听着就睡着了!然后,你就失态了!”和鸣接着琴瑟的话继续说,越说越小声,毕竟失礼不是什么光彩的事。

  原来如此!颜如玉默默道。

  琴瑟和鸣嘟着嘴站在她面前,期许地等待她的反应。

  “你俩在前带路!回家!”颜如玉侧过身子让两个小丫鬟到前面去。

  两个小丫鬟没想到她会是这样的反应,只好唯唯诺诺地越过她,走在了前面。

  琴瑟和鸣不过及笄之年,琴瑟是姐姐,机灵敏捷;和鸣是妹妹,老实憨厚!为了区分这对双胞胎,颜如玉让琴瑟将香囊挂在腰间右边,和鸣则将香囊挂在腰间左边。

  达到颜府后,颜如玉以有“身体不适,想躺一会儿”为由,让琴瑟领着径直回了闺房,并命令和鸣向冯夫人通报一声。

  “二娘子,你是在家里也分不清方向了吗?”聪慧的琴瑟追问道。

  “这不还有你和和鸣吗?”颜如玉表现得很是豁达,言外之意就是间接承认了自己的路痴。

  颜如玉驱退了琴瑟后,面上温婉娴静的笑容立马收敛。她见四下无人,转身就推门跳进屋,急匆匆地合上门扉。

  从高府到这里,一路上她都压抑着自己的情绪不敢轻易表露,而现在后背抵着这镂空雕刻着芙蓉花的木门,她才感觉自己的心跳好像要从嘴里撞了出来。

  她顺着门滑下,一屁股坐在了地砖上,丝丝凉意直往脑袋上窜。

  她怎么会无缘无故穿越了呢?颜如玉双手抱着脑袋,将头埋得很低,安静地思考这个问题。

  这应该是个梦,只是这个梦太真实了!颜如玉闭上眼睛反复提醒自己,她只不过是在上体育课,不小心中暑被送到医务室而已,她应该还在输液,还在看小说呢!她应该是看小说看得太入迷了!一定是这样!

  冷静!冷静!一切只是梦而已!

  颜如玉似乎觉察到四周的安静空气与二十一世纪相似,她战战兢兢地睁开一只右眼,檀色百褶罗裙和蜷曲的鹅黄色裙带即刻映在眼里。考了!她还在书里!

  她的闺房很大,进门右侧搁置着摆满书籍的博古架和书桌,桌上笔墨纸砚齐全,还有一摞小山高的册子。

  颜如玉拿起最上面的那一本随手翻阅,里面的字体是楷书,大多数都还在她的认识范围之内。

  这一摞原来是长安人口的户籍资料。

  进门正对是墙上悬挂的仙人指路画轴,以及放置着古琴的琴案和琴案角边的古铜莲花熏香炉。

  颜如玉对这些雅致的摆设兴趣不大,她不会弹琴,也就不想附庸风雅而是选择直接忽略了,转而绕过山水玉屏风来到梳妆镜前。

  “奇怪,脸怎么没变?”颜如玉做好了变脸的心理准备,但是却没有做好不变脸的心理准备,看到镜中的自己和现实中的自己一模一样竟有点惊慌失措。

  她回忆起胜西子在书中对颜如玉长相的描述:她拥有一张精致的瓜子脸,下巴小而尖,流星眉下的一双杏眼如小鹿般空灵,水波潋滟,笑起来时会弯作两条欢快的小鱼,两边嘴角也会陷入俩深深小小的梨涡。中间小巧的鼻子鼻尖微翘,点缀得恰到好处。然而,大周朝以胖为美,所以颜如玉娇小的长相在那里只能算“非貌美”!

  颜如玉对着镜子抚摸自己的脸,隐约觉得胜西子笔下的颜如玉好像和自己是有点像……

  茅塞顿开的她因此懊悔不已,想到或许胜西子大大就是喜欢自己这样的女孩儿呢?她应该勇敢追爱,主动给大大发照片,说不定能凑成一段姻缘呢?

  不过,这都只是想着玩而已!谁知道胜西子是男是女,是美是丑?

  菱花镜前井井有条地摆放着各种品牌的胭脂、口脂、眉黛,旁边依次列放了三个精致的小匣子,里面花钿、珠钗、步摇、金簪、华盛以及梳篦等应有尽有,金光闪闪的样子惹得颜如玉眼前一亮。

  她拿过桌上放着的桃木梳,学着古代女子的样子对镜梳着耳后垂下的一缕秀发。镜中的她有着一头乌黑浓密的如瀑长发,衬托着小脸好像更小了。但现代的她并没有蓄长发,而是一头凉爽俏丽的短发,短发可以将五官映衬得更加立体饱满。

  此时,颜如玉不禁又开始思考另一个哲学问题,脸是她的没错?那头发是谁的?也是她的吗?

  “嘎吱”一声,琴瑟捧着一精致的桃花木锦盒蹑手蹑脚地走了进来。

  她本想安安静静地将锦盒放在梳妆台上,以免吵着了颜如玉休息。却不料颜如玉正睁大两杏核眼一直看着她走近。

  “二娘子,奴婢还以为你在休息呢!”琴瑟讪笑道,施施然将锦盒放在颜如玉跟前。

  “这是什么?”颜如玉一头雾水地指着锦盒。

  “二娘子怎么这么善忘啊?这是几天前你让紫薇堂的蒋绣娘给你做的绢扇啊!方才是紫薇堂的伙计送到府上来的!”

  颜如玉这才想起难怪她总觉得身上好像少了一点什么,却又一直没能点破。现在总算明了了,她少的那样东西就是任由一年四季转换,她都会随身携带的鹊桥绢扇。

  只是……为何现在才有这团扇?剧情的发展怎么和小说里面不大一样呢?

  颜如玉茫然地解开锁环,打开了眼前的锦盒。那柄用细洁缃色(xiang,一声)轻纱作扇面的绢扇映入眼帘,其上绣有牛郎织女鹊桥相会的图案,一针一线、每一处着色都入木三分!这样精湛的绣功恐怕全长安除了紫薇堂的蒋绣娘以外,没有谁敢接颜如玉的这个单子。

继续阅读:004 初遇沈恕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周小冰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