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4 初遇沈恕
心千结2019-10-14 09:542,246

  颜如玉素手轻轻握住用湘妃竹制成的扇柄,从锦盒中取出绢扇,右手指腹细细摩挲欣赏着,这真是太好看了!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她竟不自觉地低吟出秦观的《鹊桥仙》。

  “二娘子好文采!”琴瑟适时拍马屁,连连拍手夸赞道。

  “……”

  颜如玉尴尬地笑了笑,摇着扇子起身:“我去瞧瞧阿娘!”

  两人走出闺房后,琴瑟懂事地在旁提醒:“穿过这条游廊就是夫人的卧房了!”

  颜如玉意会点头。

  “二娘子,不好了!”和鸣上气不接下气地跑到她跟前,气喘吁吁地比划着,“官衙里的捕快让我传话,沈恕又赖在官衙不肯走了!”

  颜如玉眉头紧皱:沈恕?书里的男二!

  “备轿!随我去看看!”她立刻吩咐下去。

  琴瑟和鸣又惊诧地彼此对望了一眼,和鸣应了声“是”就跑开了。

  这时琴瑟才颤颤巍巍地询问:“二娘子,你平时不是骑马就是走路,可从来没有坐过轿啊!”

  “对啊,我知道!所以今日想试试!”颜如玉一句话就把她堵了回去,调转方向往颜府门口快步走去。

  她当然知道颜如玉喜欢骑马,但是她不会啊!她当然知道可以走路,可是她不识路啊!

  ——

  颜如玉坐在官轿里,时而撩开侧方的帘子看热闹,时而静坐在轿中,想着既然目前回不去二十一世纪的现实世界,不如先随遇而安,就当体验生活好了!

  暗红色的官轿稳稳地停在了官衙门口。

  和鸣上前撩开轿帘,颜如玉从里面缓缓走出,她站在轿前先整理了一番上身的雪青色对襟银丝绣缀花褙子,随后阔步走上垂带踏跺,朱门前左右两守卫立即拱手埋头。

  颜如玉跨过门槛,穿过内大门,气势汹汹地来到了高悬“凤凰于飞”牌匾的大厅。

  “锦娘(颜如玉小名),你可算来了!”文案后端坐着的女子立即绕过桌案奔向颜如玉。

  这名女子便是颜如玉的大姐颜似月,也是官衙内的司书佐。

  颜似月从小性格柔和温顺,而一些私煤就是看中她的懦弱才会经常上门“挑事”,沈恕便是其中的佼佼者。

  颜如玉虽然已经拿捏不稳剧情走向,但是却深谙其中的角色特点。

  她目光如锥地瞪着案桌后坐姿懒散,悠闲饮茶的公子哥。沈恕身着一袭藏青色金丝滚边锦衣,头上顶着紫金白玉冠,眉目深邃,面若敷粉,一颦一笑都透着一丝狡黠。

  他不紧不慢地放下茶盏,傲慢地向颜如玉拱手圈了个半圆行礼,屁股紧挨坐榻并未起身:“拜见颜官媒!”

  “沈郎君一天到晚都往我们官衙跑,而且还经常赖着不走,莫不是看上我们的这儿的某位衙役小哥?”小说中的沈恕长得就是个粉面小生的模样,最讨厌的就是别人说他是兔儿爷。可颜如玉偏偏就要往枪口上撞去激怒他,谁让这位沈郎君长得比她想象中还要美上三分、傲上三分呢?

  “颜官媒,请你说话带些尊重!”沈恕没有急着回呛,他身边带着的小喽啰平安先指着颜如玉怒道。

  “大胆!有你这么和我们官媒大人说话的吗?”琴瑟和鸣一手叉腰一手指着平安,动作声音和相貌统统复制粘贴,效果也加强了一倍,惊得平安往后倾了一下。

  颜如玉只感耳朵嗡嗡似听到回音一般。

  被骂的沈恕现在才动了下他尊贵的身子,起身走到颜如玉跟前,嘴角轻松一勾:“颜官媒,每次在下来这官衙,哪次不是见了你才走的?你怎不认为是在下看上你了呢?”

  琴瑟和鸣又准备开骂,却被颜如玉抬手制止。

  沈恕的话虽然有些轻浮,可是他的语气和表情一点都不轻浮,他是在压制着怒气反驳。

  “就光本官是女的这一点恐怕就不符合沈郎君的喜好,本官怎会还有肖想呢?”颜如玉故意挤出一丝狡猾的微笑,步步紧逼。

  沈恕“啪”地一声错开手中写有“鹊桥轩”三字的折扇,露出皓齿,笑得轻狂,颜如玉不禁咽了咽口水。

  但很快,他就变脸收扇,用扇骨轻轻敲打颜如玉弱小的肩膀:“颜官媒,就你这面相,长安城内哪个男人会愿意娶你啊?恕我直言,你这瘦不拉几的模样分明是克夫之相!”

  靠!颜如玉满腹的洪荒之力正随着沈恕敲她肩膀的节奏膨胀,可就在快要喷涌而出之时,颜似月拉住她,在她耳边小声劝道:“锦娘,你先把他弄走好不好?别逞一时口舌之快!这里毕竟是官衙呢!”

  颜如玉在她的劝告下脸色渐渐平和,她努力扯出一抹友善的笑容进入正题:“你我客套了这么久,还不知沈郎君你来官衙所谓何事呢?”

  沈恕怒气已经消了大半,他后退两步与颜如玉拉开距离,佯装恭敬道:“在下是来取婚书的!陈员外家的小女儿陈若英娘子与张明府家的张良朋公子的三书,我一个月前就已经上呈官衙审核,为何今日颜司佐还迟迟不肯将婚书交于在下?”

  颜如玉初来乍到,对程序的了解不大熟悉,虽说小说里也有记载,可是谁会将这种鸡毛蒜皮的描写烂熟于心啊?

  反正不管三七二十一,先得守住自己的官威!

  她向颜似月飞了一记眼刀,颜似月立马委屈得快要滴出水:“锦娘,这真不能怪我!三娘(三妹颜若恩的小名)查证虚实的速度太慢,现在还没回来!拟好的婚书只是做了户籍资料的调查,我怎么敢轻易交出去?”

  书中的颜若恩便是这样贪玩任性,颜如玉估计她又是到哪儿野去了!一时间真正体会到了那种恨铁不成钢的感受。

  眼见颜如玉表情纠结难堪,沈恕心里那叫一个痛快,他又开始若有还无地啰嗦抱怨:“其实我们也不愿意三番四次来为难颜司佐以及颜官媒大人,不过这婚书拖着一直不下来,陈娘子和张公子的婚事也就没办法请期,这不知又要拖到什么时候?偏偏这月初八又是良辰吉日,两边老人都希望可以尽快办喜事……在下对此也很为难啊!”

  “为难就立刻给本官滚!明日再来我就给你婚书!现在没有!本官马上要打道回府,你要喜欢这儿就继续待着呗!”

继续阅读:005 开锁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周小冰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