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05 开锁
心千结2019-10-14 09:552,262

  此话一出,在场所有人均目瞪口呆,琴瑟和鸣更是低垂眼眸不敢出声。

  颜似月轻轻扯了扯颜如玉的衣袖,暗示她何必又在火上浇层油?

  颜如玉行事作风向来冲动,可是也从来没有在官衙与私煤争执到这种口无遮拦的地步。她自知面上已经下不来,心里正懊悔着呢,门外却传来少女雀跃的脚步声。

  “大姐,我回来了!”

  颜若恩背上斜跨着一茶色小包袱,右手拿着一串冰糖葫芦,一面津津有味地嚼着,一面像兔子一样蹦蹦跳跳地进了屋。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地聚焦在她身上。

  颜若恩出门在外,一身葱绿色碎花短打精炼挺拔,小小圆脸却又可爱满满,肉嘟嘟的样子真让人不忍心责怪。

  颜如玉上下打量了一番颜若恩,她身材微胖,脸颊的肌肤就像是剥了壳的鸡蛋一般光滑细嫩,圆溜溜的眼睛更是给人一种人畜无害的错觉。书中描述她是长安城内有名的美人,无论是其略显臃肿的身材还是福气旺夫的面相都让长安郎君魂牵梦萦。只可惜,她刁蛮任性又蛮不讲理的臭脾气最终还是让郎君们望而却步、知难而退。

  “你可算回来了?”颜如玉心中憋着怒火,声音却冰冷刺骨。

  颜若恩就像是被她的声音冻住了一样,噤声不语,手里拿着的糖葫芦也不敢再往嘴里送。她求助的眼神从颜如玉脸上移向了同样屏息敛容的颜似月。

  颜似月成功接受到了妹妹的示意,优雅地抬手掩嘴轻咳了一声道:“三娘,上个月沈郎君和其他两位冰人交上来的新人三书,你可查证完毕?”

  颜若恩打了个响嗝,惹得旁人差点笑出小白牙,大大咧咧的她一点儿也不在意,点头跟捣蒜似的:“我已经都查探清楚了,他们交上来的证明没问题,这里有我带回来的文字资料!”

  说罢,她就目不斜视地走到颜如玉和颜似月跟前,将手里的冰糖葫芦递给颜似月帮她拿着,转身取下背后的包袱走到案桌处放下,颜如玉和颜似月紧随其后,心中忿忿不平的沈恕则是将目光锁定在了颜如玉身上,默默等待。

  颜若恩从包袱中拿出一本册子让颜似月过目。

  颜似月一边浏览一边点头,而一旁的颜如玉则用手挑开包袱,查看里面的糕点和玩物。她眉心微蹙,在心里摇头。

  “沈郎君,今日让你久等了!我立即就将婚书交与你!”颜似月抱歉地冲着沈恕道。

  “多谢颜司佐!”沈恕拱手点头,挑衅的目光却落在颜如玉脸上。

  大概是对自己的失言有所愧疚,颜如玉只是淡然地错开他的眼神,就像是失了威风的纸老虎,心不在焉地摇着手中的绢扇。

  都说物似主人型,平安也用他那小咪咪眼不怀好意地瞅着琴瑟和鸣俩双胞胎姐妹。

  琴瑟和鸣却没有颜如玉那么怂,她们俩一人一眼就把他瞪了回去,将平安的恶意击得粉碎。

  一刻钟之后,颜似月将早拟好的婚书双手呈上交给颜如玉过目。

  颜如玉故作轻松地检查,实则一字一句费力地默读。

  半晌,她才大功告成,满意地合上婚书递还给颜似月。

  颜如玉这你来我往的行为看得沈恕和其他人一脸懵逼。

  “颜官媒,既然婚书并无不妥,为何还不盖上官印?”沈恕等了良久,终于忍无可忍地质问。

  官印?在哪儿啊?她不记得啊!

  所有人都疑惑地看着她的反常,颜如玉直感到自己的小心脏节奏感超强地撞击着胸腔,而且越来越快、越来越快,如同雨点噼里啪啦地打在芭蕉上。

  “你盖吧!”

  颜如玉憋得急了,空白的大脑鬼使神差地让她弱声地吐出这几个字。

  “二姐,你今日怎么回事啊?官印在印盒里,我们又没有钥匙,怎么打开啊?”颜若恩眼睛睁得如同中秋之月,伸手指着颜似月背后玲珑阁上一方方正正的海棠色锦盒。

  真是好妹妹啊!

  颜如玉计上心头,故作吃惊地望着颜似月:“我以为我把钥匙给你了!”

  接着她又放下绢扇,在自己的衣服口袋里摸了一通,还真是什么也没摸到……

  颜似月此时也慌了:“你何时给过我钥匙啊?印盒的钥匙不一直都是你随身携带的吗?”

  沈恕冷眼旁观着这一出闹剧,尽力压下胸中快要冲出天灵盖的怒火。

  “颜官媒!请问在下今日到底能否拿走婚书?”他还是没克制住,掷地有声道。

  颜如玉见他脸色气得绯红,浑身好像都笼罩着一种灭门之仇的阴森,不由得抖了两下,尽力镇定地趾高气扬道:“当然能!”

  惊讶、不解的眼神通通都凝在了她身上。

  “二姐,你不是把钥匙弄丢了吗?你怎么打开印盒?你不打开印盒取出官印,又怎么在婚书上盖章呢?你不盖章的话,婚书就没有法律效力,沈郎君又怎么能取走呢?”

  在颜若恩慌得喋喋不休的时候,颜如玉已经将印盒放在了案桌上,她跪在坐榻上,聚精会神地盯着雕龙刻凤印盒上的那把长方形的铜锁,其余人则专注地等待她的下一步举动。

  沈恕此刻也有点好奇地站在了她身后,抱着幸灾乐祸却又希望拿到婚书的复杂心情。

  颜如玉仔细摸了摸这小小的挂锁,脑子里反复演练着电视剧里的开锁环节以及小时候自己用掏耳勺开抽屉锁的情形。

  古代的造锁工艺应该比现代差个十万八千里,或许她用头上的金簪就能解决!

  颜如玉听到背后沈恕那声干涩又故意的清嗓子声音,就像体育老师的那声起跑哨一样,给她隐形的催命感。

  不再多想,她抬手拔出头上的一支牡丹金簪,握在手中还觉得挺漂亮,下一秒就稳稳地插入了锁孔,全身绷成了一张弓,每一处毛孔都感受体会金簪在锁孔里的摩擦碰撞。

  “真看不出来二姐还会溜门撬锁!”颜若恩由衷地向颜似月赞叹道。

  颜似月将手放在唇前作了一个噤声的动作,颜若恩即刻闭嘴,眼睛贼溜溜地盯着挂锁。

  “咔嚓”一声,锁真的开了!

  颜似月和颜若恩脸上的欣喜之情不言而喻,同时沈恕对颜如玉的鄙夷则又深了一个层次——克夫相的一架排骨竟然还会干撬锁的下三流行当!

继续阅读:006 官衙缺人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大周小冰人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