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豆巴2017-08-04 14:402,871

  题记:

  这篇文章搁置了很长一段时间了,一直是找借口没时间写,或是遇到瓶颈,或是不敢大胆用笔。怕奶奶知道了会说我大不敬,昨天寻思着在写写的,半途而废总是不好的。昨天又因为有事情耽搁了,生了孩子的女人惹不起,每时每刻的自由时间都是挤出来的。孩子睁着眼睛的时候,“妈妈,我要尿尿。”“妈妈,我要喝水”“妈妈,我要吃零食”……“来了,来了”“好的,好的”

  “马上”一天下来被他整得晕头转向,自己安安静静的写点东西吧,已经忘记了开头。所以特别喜欢他睡着了美好时刻,我又特别喜欢睡,他晚上睡着了,我也就很快睡着了。只能等到他没有睡醒,我早早的醒来,大展几笔。

  昨天刚有想攻一下文章的想法,晚上就做梦了,梦到了奶奶临走前的挣扎。

  我有一个奶奶,亲的,爸爸的亲妈。小的时候,她不喜我,我不喜她,我觉得我指定是这个家里捡来的。除了爸爸妈妈对我好,奶奶不疼我,好吃,好喝的第一个永远不会想着我。有时候藏起来东西,防着我,我想,你越是防,我越是找出来。我也嘴馋,奶奶藏的什么东西都能找得到,一口气给她全部消灭掉。什么蜜三刀,羊角蜜,夹心饼干,细粉糕,蜜得流油,甜的咸口的。通通是一个不剩的,我又怕,怕被奶奶发现,我就不好收拾了,天天提心吊胆。奶奶总能发现,她不知道是谁拿的,只能一通乱骂,骂到我,我也不会承认的,承认了就要挨打。我又心虚,趁没有人的时候,呼呼跑到妈妈那里

  “妈妈,怎么办?我偷了奶奶家的吃的,成了小偷。”

  妈妈总会安慰我“拿家里的吃的,不算偷,只是不要拿别人的就可以了”她是鼓励我去拿奶奶的东西的,她说拿到以后记得分给姐姐和弟弟一点,不要只顾自己吃,这样,姐姐弟弟才会帮我打掩护。

  妈妈手里头没钱,又没有营生,没有挣钱的来源,一年到头守着几亩田,爸爸则在砖厂拉砖,挣得钱不多,不够家里花销的,平日里又是小气扣扣的,从来都是妈妈说去买一包盐,爸爸给个一块两块的,妈妈说买包火柴,爸爸又给个一块两块的。从来不多给,所以妈妈从来都是兜里比脸都干净,也就不会有多余的钱给我们买零食。妈妈经常会说大河里没水,小河里干,我不明白就问为什么,妈妈只笑不答。

  别人家的孩子每天还可以买点吃的,玩得,她的孩子只能眼巴巴的瞅着,既然自家奶奶家有好吃的,又不喜欢给他们吃,偷点总可以吧。

  只是妈妈又告诉我,“孩子,拿的时候,千万记得一包里,捏一点,别捏多了,最好不要捅破了包装,那样就麻烦了。”那时候,点心的包装都是用两层暗黄色的包装纸包装的,现在想想应该是超食品级的包装吧。我们看到那样的纸,外面印出一点油乎乎的,甜呼呼的一片来,眼睛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一片,身子提溜提溜地跟着人家的东西转就想流口水,一定是蜜三刀。这是大人最不喜欢的看到的,去去去,一边玩去,没人样子。没人样子是我们那里的方言,很多人都喜欢说,我从来没有说过,我觉得是对小孩的不尊重。所以等我会写字的时候,我就在我家的显眼处用毛笔写上了大人是人,小孩也是人的至理名言。如果妈妈的扁担没有丢掉,应该还在吧,那是我用毛笔写的,我不会写毛笔字儿,我又不甘心,写出来歪歪扭扭的。

  现在看到自己的孩子看到人家手里好吃的东西,也是一直盯着不肯走去。我会摸着他的小脑袋,“孩子,你是不是想吃呀。”

  “嗯,妈妈我想吃那个。”

  “走,妈妈给你买去。”也许有人说不能惯了他,没有吃过的,给他买点吃总不为过,不能像自己小时候什么也没有吃过,就什么都要眼巴巴的瞅着人家手里的。

  奶奶家的吃的总是一年到头都有的,尤其是过了年正月里,奶奶的弟弟多,妹妹又多,都会来看她。一包一包的黄色的包装的堆得满满一地,奶奶就把这一地的东西堆到缸里去,很深的缸,一两百斤的面粉总能装的进去的。北方天气干燥,一两个月,点心饼干都不会坏掉的,也就是一两个月里,我们都是有吃的。

  我在外屋,歪着脑袋偷看奶奶一包一包的把这些小东西们偷偷放进缸里去,永远也是吃不腻,永远也是觉得是世上最美味的东西。那些个东西在南方很少看到的,每年回老家,我都会想着我要吃蜜三刀,我要吃羊角蜜,咬一口,已经没有小时候的味道了,太甜太腻。只是还是习惯每年买一点尝尝,想起小时候,像老鼠智斗猫一样的,与奶奶打游击战。

  我没有见过奶奶真正打人,只是奶奶太凶,说话嗓门又大,一副很严肃的样子,很少笑。我是怕她的,因为怕,所以不喜她。所以也就觉得她不喜我,不然就不会总板着脸了。

  三叔也喜欢偷奶奶的吃的,只是叔叔不会捏几个躲在角落里,偷偷吃完出来,他光明正大地抱着一包就往嘴里塞,塞的嘴巴满满的。我们三个看着他,一脸的羡慕,一脸的口水。

  她也会凶他两句,

  “这么大熊幌子了,还偷吃,放那里去,都让你吃光了。”

  我又庆幸,我说怎么奶奶明明发现点心少了,也就骂几句,而不深究呢,原来惦记奶奶那口大缸的人太多。

  “给侄子侄女一点,就知道自己吃。”

  奶奶又说,叔叔比爸爸小12岁,属猪的,能吃能睡。又比我们大不了多少,和孩子一样,贪吃。他也不懂得怎么讨好他的侄子侄女们。

  奶奶撂了话,叔叔不吃了,估计也是吃饱了,把剩下的一大半给了我们

  “拿去拿去。”

  当然最沾光的铁定是弟弟了,弟弟抱着不放,捏一个放嘴里。

  “弟弟,给我一个”姐姐说。

  “弟弟,也给我一个”我说。然后我姐俩也就一人一个。追着他也没有用,和爸爸一样,死抠死抠的。

  我们就等,等他睡着了,把他抱着的点心,抢了过来,然后两个人分着吃掉。等他醒来找他的点心。妈妈就说被狼叼走了,弟弟害怕,又不知道狼是什么,也就不做声了。我们两个偷笑。

  有一天晚上,奶奶特别慈悲,大白天就宣布,“小孩们,晚上到奶奶家来,把你们的妈妈也叫来,咱们吃点心。”

  我们开心极了,奶奶这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今天要开仓放粮了。

  还没有到天黑,我们就围着大桌子一动不动。就等着全家到齐,然后全家吃东西,等待是一种幸福。

  妈妈来了,爸爸来了,奶奶拿出一包蜜三刀,一包口酥,奶奶说口酥不能多吃,是化肥造的,我问妈妈,妈妈说吃一点没事。我就吃一半,口酥也不是我喜欢的菜,我姐喜欢,到现在也喜欢。

  奶奶又发话了,“先不要吃,最近发现点心总是少,是谁拿的,就剩这两包了。”我就在那里寻思,不可能呀,我上次拿的时候还剩好多呢,我又不能大声说,被奶奶知道了,不就知道是我拿的吗。

  我装作乖孩子,从来没有拿过,“我不知道呀,我都不知道奶奶放哪里?”

  姐姐也说不是她,叔叔拿了是肯定的,奶奶也知道。

  奶奶又说“谁拿了,我在多给他一份”

  姐姐马上改口说她拿的,然后,奶奶马上给了她一大把。也没有说她什么。

  “看吧,诚实一点,诚实了就有吃的。”

  我还是没有说我拿的,我算是金盘洗手了,长大了,很少拿了。但是我会心虚,拿过就是拿过。我又佩服姐姐,从来没有拿过奶奶的东西,她竟也承认了。

  从这以后,我再也没有拿过奶奶家的吃的。奶奶也会时不时的给我们一包,“带回家,给妈妈,让她给你们分着吃。”

  我想总是亲奶奶,亲孙子,亲孙女的。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奶奶刘孔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的奶奶刘孔氏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