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受伤
简圆2019-10-12 02:103,322

  路蔓的话落在复修远耳中显得格外刺耳,眉间不禁拧成一个“川”字,双目紧锁着强装淡定的女人,戾气层层弥漫开来。

  一时间无人说话,气氛陷入令人难堪的尴尬。

  见时机差不多了,魏如歌脸上浮起胜利的笑,乖巧道:“那路小姐你先忙,我和修远先走了啊,拜拜。”

  路蔓轻轻点头,拿起笔,头也不抬道:“慢走不送。”

  复修远怒气更甚,却只是捏紧了拳头,没有发作。

  感受到身旁男人的紧绷,魏如歌暗叫不妙,立即拖着他的胳膊道:“修远,我们走吧,电影时间快到了。”

  他盯着一步之遥的女人的头顶,默不作声。良久,才应了一声好。随即,头也不回地出去了。

  垂着头的路蔓用余光目送着他们越走越远的脚步,直到完全消失在她的视线里才摇头苦笑。

  呵,看电影吗?

  她可从来没有过这种待遇。

  按按太阳穴,将所有与工作无关的情绪都压下去。

  这时,一个小护士冲了进来急急道:“路医生502病房的重症病人突然出现药物过敏,您快去看看。”

  路蔓一听,连忙起身,朝502奔去。

  也许是因为跑的太急,晚上也没吃什么东西,在行进的过程中突然眼前一黑,晕了过去,脑袋磕在了旁边的椅子上。

  顿时,走廊里乱成一团。

  路蔓醒来的时候已经在别墅里了,额头上被处理过,依然火辣辣地疼。

  没想到,一天不到,她能第二次躺在这张床上。到底是幸还是不幸?

  复修远一进来看到的就是路蔓呆呆看着天花板的模样,木然得没有一丝表情。

  这女人最近发呆的次数真是越来越多了。

  一丝心疼毫无预兆地从最深处溢了出来,让他烦躁地将领口的扣子解了两颗,说:“从今天起好好在家待着。”

  路蔓看也不看他,说:“我还要工作。”

  “我帮你请假了。”

  “什么?”她终于有了一点表情,立即起身下床,急急道,“医院最近这么忙,你让我在家休息?不,不行!”

  他把她按在床上,狠狠道:“假条已经批下来了,你的班自然有人去接。别把自己看的太重要。你……”

  “我知道我不重要。”路蔓突然打断他的话,语气淡淡,却透着一丝悲凉,“无论是对于父亲还是你来说,我都不重要。”

  “路蔓!”他吼道,“别整天一副死人样,我复修远不欠你什么!”

  该死,这个女人为什么总是能轻易地将他激怒!

  “对,你是不欠我什么,是我欠你。所以,如果你不想见到我,大可把我丢下,去见你的魏如歌!”

  她吼完这句话像是用光了全身的力气,胸口剧烈起伏着,强忍住汹涌的泪意,偏过头不去看他。

  他强硬地将她的脸掰过来,紧盯着她的双眼说:“你别总是把如歌扯进来,她是无辜的。”

  路蔓笑的冷然,却不说话,因为她知道反驳是没有用的。

  在这场与他的博弈里,她永远是输的那一个。

  复修远虽然说是陪她,但大部分时间都待在书房里,只有到了吃饭的点两人才会真正的碰面。

  面对这种情况,路蔓倒也自得其乐。她坚信,面见的少了,对彼此的伤害也会减少。这样,日子还会平静地过下去。

  然而,今天,她的心情并不平静。因为,无意中,她竟然在别墅的小花房里发现了一大片的玫瑰。阳光透过透明的玻璃屋顶照射下来,满目的红,鲜艳夺目,刺激着她的视觉和嗅觉。

  复修远喜欢玫瑰,她是知道的,但没想到会有这么大规模的玫瑰园!

  “少夫人,这个地方你不能来。”专门负责花房的王嫂看到误入的路蔓急急道。

  她的心莫名地一揪,忙问:“为什么,这不就是一片玫瑰吗?为什么我不能进来?”

  “少爷交代过,这个花房除了他和打理的人,谁也不能进来。”王嫂一脸为难。

  不给外人进?这是他的私人空间?怪不得每次他回来身上都有一股淡淡的玫瑰香。

  虽然很喜欢,但她也不能让王嫂为难,只好默默退了出来。

  可是心里总是有一股挥之不去的忧伤。

  她摇摇头,把纷杂的情绪全都甩出去,不就是一片玫瑰园,那个男人心里的哪一处是她所到达过的?

  中午吃饭时,一到点,复修远准时出现,仿佛陪路蔓吃饭已经成了一项每日任务。但仅仅是一项任务而已。两人相对而坐,几乎没有交流的语言。

  路蔓觉得有有必要和他谈谈了,于是先开了腔:“我明天想去上班。”

  复修远终于抬头,目光扫过她已经显得红润的小脸,轻轻嗯了一声。两秒后又道:“我送你。”

  “不需要。”

  她的语气很坚决,坚决得让他皱眉,却没有强硬要求。

  见他沉默,路蔓的心里又升起一股失望,快速扒拉了两口饭,把碗一推,站起来说:“我吃好了,你慢用。”说着就要上楼,却被他叫住。

  “你今天上午进花房了。”这是一句陈述句。

  “是的。”她大方承认。

  “以后不要再去了。”他的话里散发出一股无形的威压,与其说是警告,倒不如说是命令。

  她最讨厌他命令般的语气,让她不由自主地想要反抗。

  “为什么?难道里面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秘密吗?”

  她声音不大,却让他的身体一僵,淡淡道:“你只要知道不要去就行了,其他的别管。”

  这句没有起伏的话成功让她怔愣,站在原地,眼睁睁地看着他起身离开,进了书房。

  好吧,已经习惯了。他的事自己的确管不着,也没有精力去管。

  这时,复修远落在饭桌上的手机响了,“嗡嗡”地震动着。

  鬼使神差地,路蔓没有叫他,而是俯身拿起手机,看了一下来电显示——赵医生。

  顿时,太阳穴一跳,动作缓慢地按下了接听键。

  “喂,是复先生吗?检查报告出来了,您的各项指标都正常。所以您妻子的肚子迟迟没有消息应该不是您的问题。建议您改天来带她做个检查。您觉得怎么样?”

  从赵医生的话里得出的讯息让路蔓震惊不已。

  他竟然真去医院做检查了?那么骄傲、爱面子的一个人。

  电话那头的赵医生,似乎急了,忙问:“喂?复先生您还在吗,喂?”

  赵医生不停的问话让她意识到自己犯了大错,正在不知所措间,有人拍了拍她的肩膀。她手一抖,手机从掌中滑落……

  路蔓惊慌地转身,果然看到复修远一脸阴翳地看着她。

  “我……那个……”她结结巴巴连话都说不利索了。

  他却没理她,弯腰捡起了地上的手机,淡淡道:“你都听到了。”

  “恩。”路蔓呐呐地点头,一天之内,连连触到两次他的逆鳞,让她有些不知所措。

  复修远擦拭掉手机上沾到的灰尘,看着她道:“你改天去检查一下吧。”

  这次轮到路蔓沉默了。

  路蔓不知道为什么眼前的男人最近总是提出要孩子的要求,还把她接到了属于私人领地的别墅,但让她害怕的是,他为了要一个孩子去竟然偷偷去医院做了检查!

  他的视线紧紧落在她的身上,给她一种无形了压力。

  终于她再次妥协了。

  两天前的欢爱后,她没有做任何的措施。这下,只看天意,没有就算,有了……

  联想到第二种情况,路蔓不禁产生一种本能的抗拒,让她情不自禁地害怕起来——要是真有了怎么办?

  生下来,还是……

  “蔓蔓?”复修远有些不耐,这种事情有什么好纠结的?

  路蔓回神,含糊不清道:“好,我改天去。”

  可是复修远却不给她逃避的机会,说:“就明天吧,我陪你。”

  她一愣,对上他不可置疑的眸子,脱口而出道:“你就这么想要一个孩子?”以至于一反常态地,偷偷去医院做了检查?

  复修远没有承认也没有反驳。

  两人的目光在空中纠缠、纠缠。

  时间像是过了一个世纪那么长,他终于发出了一个单音节:“恩。”

  瞬间让路蔓溃不成军,一时心里喜忧参半,五味成杂。

  “如果我说不想要呢?”

  路蔓以为她的这句话换来的会是沉默或是怒吼,然而并没有。

  她听他说:“我买了电影票,今晚八点。”他说完就走,留给她一个挺拔的背影。

  看电影吗?

  她想起了上一次魏如歌来炫耀的场景,不由心中一痛。

  不,她应该知足了。

  晚上七点,复修远准时从书房出来,正好看到路蔓把饭菜摆上餐桌。

  只见她腰间围着居家的围裙,乌黑的长发扎成一个低低的马尾,几率碎发落在额前,脸上溢着淡淡的笑意,这种贤妻的姿态,不多见,却让他一阵心动。

  路蔓瞥见他,招呼道:“先吃饭,吃完饭再去。”

  此情此景,他唇角轻勾,应道:“好。”

  一般来说,看电影是小情侣之间常干的事,但放在他们两个已经结婚两年的“老夫老妻”之间就显得有些不自然了。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后再爱,老公乖乖就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后再爱,老公乖乖就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