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强迫
简圆2019-10-12 02:103,327

  为什么?为什么给了绝望又要给希望,让她有了希望后又要狠狠掐断。

  复修远你这样折磨又有什么意思?

  复修远看向怀中似悲伤到极致的女人,心底的某处又钝痛起来,促使他脚步快了起来,无视身后魏如歌的呼唤,径直离开了会场。

  “你去陪你的魏如歌吧,我真的没事。”路蔓将脸偏向窗外,她真的不想和他再待在一起,她想一个人静静。

  她的好心换来复修远长久的沉默,只不过搭在方向盘上蓦地收紧的手泄露了他此刻的不平静的心情。

  “蔓蔓,我们生个孩子吧。”

  也许,孩子真的能够让两人的关系有所缓和,不再那么痛苦。

  路蔓抿唇不答,以他们这样的关系,生出来的孩子又怎么会幸福?

  对话就此中断。

  路蔓疲惫地闭上眼,任由自己疲惫地沉睡过去。

  他的手抬了抬,终究没有抚上那张令他心疼的小脸。

  醒来时,路蔓发现自己在一间完全陌生的卧室里,但被单上沁着的味道她却是很熟悉。

  “醒了?”

  复修远的声音适时响起,打断了她的思绪。

  “喝点粥吧。”他坐到床边,把手里的瓷碗递到路蔓面前。

  她看他一眼,没有拒绝,接过来道了声谢,默默用小勺喝着。很快,碗就见底了。

  “这是哪里?”

  “我的别墅。”

  简短的回答让路蔓一愣,顿觉口中有点苦涩。

  他的别墅吗?他带自己来他的别墅,她应该高兴的。可是,为什么一丁点喜悦也没有呢?

  “去洗澡,睡觉,明天我送你去上班。”

  命令般的话在路蔓的耳边响起,让她脑子一热,反驳道:“不要你送。”

  “什么?”复修远的眸子眯了起来,浑身散发着危险的气息。

  她也犟了起来,一字一顿说:“我说,不要你送。”

  凭什么每次都听他的?她不要在这么被动下去。

  复修远欺身上前,将她困在床头和手臂之间,语调拉长,反问道:“不要我送?”灼热的呼吸尽数喷洒在她的脸上,撩起她耳边的碎发。

  路蔓意识到危险,将手撑在他的胸膛,抗拒道:“别过来!”

  “你是我的老婆,我为什么不能过来?”

  瞬息间,他已经压了过来,浓浓的男性气息让她下意识地抗拒,可是每一次她都反抗不了。

  复修远狠狠攫住她的唇,将她的双手固定在冰凉的床头上,开始一贯的霸道。

  为什么每一次都无法反抗?难道自己就只能做一个生产工具吗?

  房间里的温度骤高,空气中弥漫着爱的味道。

  “蔓蔓,为我生个孩子。”

  极之后,得到的只是无尽的空虚。

  即使他躺在身侧,也只是同床异梦而已。

  路蔓身上是一片一片的草莓,是他留下的印记,是甜也是悲。

  “复修远。”

  她想了很久,终于选择开口。

  但他并没有给她继续说下去的机会,转了个身把她抱在怀里,轻轻道:“睡吧。”

  她闻着熟悉的味道,吸了吸鼻子,泪流满面。

  一个小小的动作就能轻易动摇她的决心,很恐怖却又心甘情愿。

  复修远,你是上辈子的劫,这辈子注定要还,终其一生也逃不掉。

  第二天一早,路蔓很早就醒了。伸手朝旁边一摸,是冰冷的床单,让原本的期待迅速沉了下去。

  没关系,已经习惯了,不是吗?

  她拍拍自己的脸颊,起身下床,脚尖刚碰到拖鞋,一阵饭菜的香味便毫无预兆地飘了进来。随即响起一道清朗的男声——

  “起了?洗洗吃饭吧。”

  在她晃神间,复修远已经蹲下身,帮她穿好了鞋子。

  路蔓刻意忽略掉脚踝处残留的余热,紧抿着唇角,压制住内心深处升起的异样,轻轻嗯了一声。

  复修远起身拉住她的手,催道:“快点,吃完,我送你去上班。”

  “真送?”路蔓不淡定了,她以为他只是说说而已。送她上班,还真是不敢想。

  他挑眉一笑,揉揉她的头顶,反问:“难道是假送?”

  路蔓看着眼前的男人,心里升起一股对自己的鄙夷——这样就感动了,真是没有原则!

  简单而不失营养的早餐后,她便坐上了复修远的车。

  在车启动之前,她深深看了一眼那藏在葱郁树木中的别墅,希望能有一天可以完全以一个女主人的身份住进里面,而不仅仅是一个泄欲的工具。

  两人一路无话。

  到了医院门口,车稳稳停下。

  路蔓解掉安全带,打开车门。

  “晚上,我来接你。”复修远看着她淡淡道。

  她一愣,对他突然的殷勤变得很不安,转眼看到了朝她招手的柳清霜,拒绝道:“不用了,我要值夜班,去清霜那里睡。”

  他点点头,表示知道,便开车离开了。

  路蔓松了一口气,可复修远突然对她的好让她有些心惊胆战,既渴望得到,又害怕失去。

  “哎哟,头一次见他送你上班啊,你们好了?”耳边响起柳清霜唯恐天下不乱的调笑声。

  这种不切实际的话让路蔓下意识的反驳,呐呐道:“不是,他只是顺路而已。”

  柳清霜明显不信,阴阳怪气地反驳了回来:“这一南一北,还能顺路?哎哟喂,我真是长见识了!”

  路蔓在她揶揄的目光下,不置可否,抬手掐了她一下。

  早晨的科室总是最忙碌的,偏偏住在昨天才做过手术的乔薇还要她过去认罪。

  小护士为难地看向路蔓,小心地问:“路医生,你过去吗?那位乔小姐实在是闹得不行。”

  路蔓停下手中的笔,左右旋转着,低头似在思考些什么。

  柳清霜直言道:“蔓蔓,你别去,那种女人活在世上也是个祸害,不如死了算了。还有你那个继母啊,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好,我去。”她一丢笔站了起来。

  “啊?什么?”柳清霜无语,这女人怎么就这么不开窍呢?

  路蔓却不理,笑得一脸狡黠,说:“我该做的,已经做了,也是问心无愧。现在的她在我的眼里,只不过是个病人而已,心情烦躁的病人是需要一定治疗的,否则对病情康复很不利!”

  柳清霜眼睛一亮,抓住关键点:“一定治疗?”

  她点头,招呼道:“走,我们一起去看看病人的症状。”

  还没走到病房就听到乔薇抓狂的声音:“快,快叫路蔓那个贱人来见我,她以为我不知道她那套说辞都是害我的借口?贱人,真是贱人!”

  柳清霜听不下去了,问:“这世界上怎么会有这么不分青红皂白的女人?”

  路蔓摊手,她也不知道,反正已经习惯了。

  见路蔓进来,乔薇的情绪更加激动了,指着她就骂:“你这贱人还好意思来见我?你不就是想害我吗?别以为我不知道。”说着就要从床上跳起来,冲向路蔓。

  路蔓淡淡道:“病人情绪很不稳定,激素超过正常值,药物准备注射。”

  “好。”旁边的小护士立即答应,心中一阵快意,她们可忍够了,这下总算不用再听这女人聒噪了。

  乔薇露出惊慌的表情,色厉内荏地吼道:“你们要干什么,啊,走开。”此刻的她像个疯子,躲避着护士的针头,“我没病,走开啊!”

  乔薇的这种情况属于轻度的精神失常,的确是需要一定安眠药物来定神的,所以路蔓没有顾虑,对身侧的小护士说:“去按住她。”

  于是,五分钟后,乔薇完全安定了下来,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路蔓和柳清霜相视一笑。

  乔安琪来探望时,见乔薇闭眼不动,以为她是睡着了,便没有多加打扰,朝路蔓连连丢了几个白眼就走了。

  一天下来,没有两人的打扰,路蔓过得还算自在。

  可是,晚上就没有那么轻松了,因为值班小护士告诉她,一个姓魏的女人来找她。

  她下意识地逃避:“你就说我在忙。”

  然而话音刚落,一道轻柔的女声便插了进来:“路小姐在忙些什么?”

  路蔓抬头。

  一男一女正好进来。

  呵,是魏如歌,还有……复修远。真是阴魂不散。

  只见魏如歌袅袅婷婷地提着一个保温桶走过来,还亲热地挽着他的胳膊。比起自己,他们更像一对夫妻。

  “什么事?”她无心去应付他们,直接开了腔。

  “我刚和修远吃过饭,就想起熬夜的女人最容易衰老,所以我给你带了些补品,来抵御这漫漫长夜。”魏如歌话中有话,但从她嘴里说出来却更像一种调皮,而听在路蔓的耳朵里则格外的刺耳。

  “那你呢?”她对魏如歌的话不做评价,转头看向一直没有说话的男人,问,“你来干什么?”

  疏离而冷漠的话,让复修远火气上涌,想也不想道:“我陪如歌。”

  难道魏如歌不来炫耀,你就不来了吗!

  闻言,路蔓的心顿时凉了半截。目光从他的脸上移到粉红色的保温桶上,淡淡道:“谢谢你们的补品,我还有事,你们请回吧。”

  说这话时,她的心在滴血,像是在对一对夫妇客气地道谢,而她只是一个外人……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后再爱,老公乖乖就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后再爱,老公乖乖就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