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温柔的背后
简圆2019-10-12 02:103,304

  她使劲地盯着那片白,脑中也是一片空白。

  原来,他把她接来这个别墅,只是为了让她为他生孩子……

  然后,心安理得地和魏如歌在一起……在一起……

  极致的痛感,如藤蔓般在她的心头层层缠绕,越收越紧,仿佛下一秒就会窒息,没有丝毫反抗的余地。

  喉咙干干的,像溺水的人,浮浮沉沉,触不到真实的地面。

  复修远被她近乎绝望的模样给惊到了,坚固的内心想被电了一下,手脚都是麻的。

  “蔓蔓?”

  他上前一步,想要拉住她的手,却被她躲开了。

  她努力扯起一抹笑,眼神飘忽道:“对不起啊,我这就把它打扫干净。”说着,东张西望,却怎样也找不到印象中的拖把。

  “没事,

  我来。”复修远忍不住道。

  这一刻,他想要把她拥进怀里,狠狠吻她颤抖的唇,但她并没有给他这个机会。

  她的目光不敢与他对视,眼睛红红的像只兔子,惊惶道:“哦,谢谢。”说完,转身上了楼梯,落荒而逃。

  终于,在楼梯转角时,晶莹的泪水从眼角滑落,划过脸颊,消失不见。

  复修远双拳紧握,想要追上去,却被叶文迪拉住了袖子:“别去,自己生不出蛋,还不让别人说了?天底下哪有这样的妻子?”

  “妈!”他不满地拔高声线,看着满脸不屑的母亲,一字一句道,“到现在为止,我还是她的丈夫!”

  叶文迪被儿子唬的一愣,呆呆地松了手,眼睁睁地看着他追了过去,骂道:“哎,那女人真不是好东西!”

  密闭的房间里,路蔓将门反锁后,突然像失去了支撑力,双手捂住脸,软软地瘫倒在冰凉的地面上。

  泪水从指缝中流出,形成一道道的水渍。

  原来他一切的温柔都是假的。

  做早餐、一起吃午餐、送她上班、接她到别墅、甚至连看电影都是假的,他只不过想要个孩子,然后,两清,最后,分道扬镳,再无瓜葛。

  她抽泣着,肩膀不停颤抖,仿佛下一秒,小小的身子就会散架。

  几分钟后,她像是想起了什么,歪歪倒倒地站起来,在房间里漫无目的的寻找着。

  避孕药,避孕药,避孕药呢?

  可当门被大力轰响响时,她才想起来,药被她丢在了医院。

  一阵无力,漫上心头,而那不断响起的轰门声,更让这种感觉到达顶端……

  “开门,蔓蔓开门!复修远用力地用拳头砸着门,手变得生疼,频率却越来越快”

  他怕,他怕她会想不开,他怕再等一段时间后,得到的只是一个一具冰冷的尸体。

  当他已经精疲力竭,准备撬锁时,门却开了,面无表情的她出现在他的视野里,失而复得的感觉让他松了一口气,难得关切道:“蔓蔓,没事吧。”

  她抬眼,面上冷静得有些过分了,淡淡道:“我去烧饭。”说着就要绕过他。

  复修远的心钝痛,拉住她的手,情绪在胸腔翻滚,但话到嘴边却只剩了一句:“蔓蔓。”

  路蔓挣开他的手,勉强扯起一抹笑,沙哑道:“没事,我没事,只是有些事该和你们说明了。”

  她刚说完,叶文迪的声音尖尖响起:“什么事?说吧,别装。”

  路蔓转眼,叶文迪和魏如歌双双站在了楼梯口处,前者的脸上尽是讥诮。

  她闭了闭眼,深吸一口气,缓缓道:“我想说,我生不了孩子,所以你们就别再白费心思了。”这句话已经用完了她全部的力气。

  “你这话什么意思?”叶迪文气结,不能接受这个结果。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

  “好啊,我说嘛,你怎么不敢去医院做检查呢。原来是早就知道自己生不了蛋啦,呵,心计挺深啊,你。”

  “妈。”复修远上前扶住路蔓摇摇欲坠的身子,皱眉打断了她的话。

  叶文迪被儿子呛了一下,虽然心里不快,但也不得不住了嘴,这路蔓好歹是上一辈定下的人,有上头两位老人在,她现在暂时还动不了这个女人。于是她狠狠瞪了儿子一眼,气呼呼地下了楼。

  见状,一直沉默的魏如歌几步走到复修远面前,安慰道:“修远,这种事强求不来,你也别太在意了。”

  复修远沉默不语。

  路蔓笑,笑得满目凄苦,盯着他的双眸问:“你现在知道我生不出孩子了,还不离婚吗?”

  闻言,他像是被一只手攥住了心脏,双目变得赤红,不顾魏如歌在场,把她给按到了墙边,咬牙切齿道:“路蔓,你别妄想挑战我的底线!”

  “你不就想娶魏如歌嘛,我成全你就是……”

  她话没说完就被他攫住了双唇,狠狠地吻着,不留丝毫余地。

  直到她的空气被全部夺走后,这个强迫性的吻才得以停止。

  恍惚中,她听他说:“路蔓,离婚,妄想!”

  他冷笑,她苦笑。

  而原本在一旁的魏如歌则在两人的亲吻时,就下了楼,脑中一个计划慢慢形成。

  生活还在继续,即使不那么如意。

  自从路蔓将她不能生育的事情说出来后,叶文迪的态度变得更差了,不过对她倒没有什么太大的影响,因为她待在医院的时间远远超过了在家的时间,奉行眼不见为净。

  她也提出过搬回以前的房子的要求,却被复修远毫无转圜余地地拒绝了,她也不强求。

  他也时不时地接送她,只是两人的交流变得更少了。

  这天,路蔓早早地交了班。本想约柳清霜出去吃饭的,结果对方正处在热恋中,说要和对象出去吃饭,她只好作罢。在办公室里磨蹭了一下才拎包回家。

  还没进家门,就听到魏如歌娇憨的撒娇声:“修远,我刚才看到一个玫瑰花房,我想进去看看,可以吗?”

  这个看似不过分的请求却换来了复修远的沉默。

  路蔓了然一笑,推门走了进去。

  复修远长久的不回答让魏如歌尴尬,正准备再撒娇,但转眼看到路蔓进来,又生生忍住了。

  路蔓凉凉地看了一眼围坐在餐桌前的三个人,没多说一句话就上了楼,刚抬脚就被魏如歌叫住了。

  “路小姐。”

  她皱眉,一种不好的预感从心底升起,却还是映声顿住了脚步,礼貌地问:“有事吗?”

  魏如歌,笑了笑,起身走到她面前,很热络地拉起手道:“过两天是我的演唱会,不知你可否赏个脸?”

  面对魏如歌,路蔓本能地产生一种抗拒,下意识拒绝道:“抱歉,我这两天比较忙,抽不开身。”

  她的话刚说完,叶文迪就开始帮腔了:“嘁,再怎么忙,一个演唱会的空都抽不出来吗?也不知道是什么破医院!”

  路蔓很想反驳一句:“对呀,我是破医院里出来的人,怎么配去看你家如歌的演唱会呢?”

  但她不想把事情弄得更糟,动了动嘴,终究是忍住了,转而说:“好啊,我把事情推掉去,破医院也没什么好干的。”

  话音刚落,复修远的目光立即投了过来,带着莫名的情绪。

  叶文迪本来还准备奚落几句,但这下被她这样一堵,倒悻悻地闭了口,低头去摆弄她的指甲。

  听到路蔓答应了,魏如歌的脸上出现一抹得逞的笑,客气道:“感谢捧场啊!到时候,我一定帮你留个好位置。”

  “好,谢了。”路蔓笑,笑意却不达眼底。

  魏如歌眼中映出她极力忍耐的模样,不由想起复修远刚才的沉默,脱口而出道:“你去过那个玫瑰花房吗?”

  路蔓知道她的意图,浅浅一笑道:“去过,当然去过。”

  “真的?”魏如歌明显不信。

  “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修远。”

  对方身子一僵,随后恢复正常,心不在焉道:“嗯,我知道了。”

  路蔓不在意地笑笑,在复修远不明喜怒的目光下上了楼。

  半小时后,复修远推门进来,左手端着一碟煎饺,上面均匀地撒着一些酱料。

  他把碟子递到她的面前,温声道:“吃吧。”

  “不饿。”她确实吃不下。

  复修远将碟子放到一边,在她旁边坐了下来,犹豫了一下,还是张口问道:“蔓蔓,你的那个检查结果可靠吗?”

  呵,忍了两天,终于忍不住提孩子的事了吗?

  一抹讥诮挂上她的嘴角,定定地看向他,一字一顿道:“当然可靠,我怀不了孩子的事,千真万确。怎么,开始担心你和魏如歌的未来了?”

  他习惯的蹙眉,唇角紧抿,对她的问题避而不答。

  她冷笑,把身子转了过去,不去看他。

  良久,他才重新发声:“那化验单呢?我怎么没看到。”

  这个问题是她早就想好了的,直接脱口而出道:“当然是毁尸灭迹了,怎么能让你们看到!”

  路蔓的脸上一片冷漠,但紧握的双拳却泄露了她内心的挣扎。

  他又沉默了。

  许久才道:“休息吧。”

  “啪”地一声床头灯被关掉,却迟迟没有人睡到她旁边的迹象。

  一分钟过后,门被轻轻带上……

  她像是被抽走了全身的力气,咬着被单,泪水从眼角滑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后再爱,老公乖乖就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后再爱,老公乖乖就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