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章 你真想要一个孩子
简圆2019-10-12 02:103,305

  复修远一开始是准备开车去的,但路蔓坚持步行。

  虽然她不知道他突然约她看电影到底有什么意图,但既然答应了,就要让它有那么一点意义。

  破天荒地,他竟然答应了。

  路蔓不禁多看了他两眼,小脸上透着奇怪。

  电影很有趣,是她喜欢的亲情电影,却不是他所喜欢的。

  她不时用余光观察旁边的复修远,好几次目光相撞,她又尴尬地移开,掩饰性地拨拨鬓角的碎发。

  随后,她再无心观影,因为银幕上所有的画面全都变成了他的喜怒哀乐,举手投足,在她脑中反复、反复。

  路蔓一阵恍惚,要是时间能静止该多好,永远也没有伤害。

  电影结束,观众陆续退场。

  下楼梯时,路蔓在一个壮汉的推搡下,一下子重心不稳,惊呼一声,眼看就要跌倒。

  恰时,腰间传来一阵温热的触感。下一秒便落入一个宽厚的胸膛里,头顶上响起他沉沉的声音:“小心点,别急。”

  虽然和他肢体上的接触不少,但也许是在这种陌生的环境下,路蔓的脸竟然红了。不自在地挣开他的怀抱,欲盖弥彰地拉开一米左右的距离,可脸上的红晕却没有消散,在橘黄色的灯光下显得格外诱人。

  复修远的目光紧凝在她的身上,眸光渐渐变得幽深,不知不觉地,食指已经触到了她垂在身侧的手上。

  路蔓手指一僵,却没有挣开。

  即便这是一场梦,也无所谓。

  两人并肩走在不太明亮的路灯下,橘黄色的灯光晕在肩头,一高一矮,一快一慢,异常和谐。

  到家时,两人的额头上都冒出了细细的汗珠。

  路蔓的雪纺上衣也湿了一大块,紧贴在胸前,显出玲珑的曲线。

  不经意间攫住了复修远的视线,让他一阵口干舌燥。

  路蔓尤自不知,抖了抖领子以散发一些热气问:“谁先洗?”

  复修远的眸色渐深,缓缓启唇道:“一起洗。”

  路蔓惊,还没反应过来,就被他带进了洗手间……

  “不,不要。”路蔓喘着求饶。

  可是复修远却不管,像一头野。兽狠狠地制服着自己的猎物,一次又一次地在她雪白的肌。肤上种下一个个的红。痕,释放着他最野。性的一面。

  她双目微阖,面色潮红,终于放弃了抵抗,跟随他一起沉沦在无边的欲。海里。

  到达顶。峰的那一刻,她只有快乐,没有痛苦。

  可是,她也知道,这种快乐只是暂时的。

  第二天,复修远依言把路蔓送到了医院门口。

  下了车,路蔓第一件事不是进医院,而是找到一家成。人用品店,买了一瓶避。孕药和验孕棒。

  这两样东西是矛盾的,正如路蔓此刻的心情一样。

  这些天的平静生活已经让她的天平渐渐倾斜了,可是内心深处依然有着不可解开的矛盾。

  坐在办公室里,路蔓的右手握着几粒药,左手捧着一杯水,双目放空。

  柳清霜调笑道:“哟,蔓蔓,你发什么呆啊,魔怔了?”

  路蔓回过神,瞪了她一眼。

  对方露出微妙的表情,凑到她面前贼兮兮道:“哟,小样,最近脸色养的不错啊,是不是被你家那口子滋润了?”

  路蔓气结,赠给她一个大大的白眼,脸却红了。

  这个举动引得柳清霜嘴巴咧得更大。

  路蔓被这个夸张的笑感染,嘴角也牵起一抹笑意。而手心里渗出密密麻麻的汗将药给润湿。最后,被她给扔进了垃圾桶。

  忙碌的时间总是飞驰而过,一转眼就到了晚上。

  路蔓正准备和柳清霜抽空吃晚饭时,手机却响了。

  来电显示上跳动着“婆婆”两个惹眼的大字,她长长地叹了一口气,让柳清霜先去吃,之后才按下了接听键。

  “喂,婆婆。”虽然叶文迪不喜欢她,但起码的尊敬还是要有的。

  “恩。”电话那头的声音有气无力,像是从鼻子里哼出来的一样,有气无力。

  “您有什么事吗?”路蔓尽量是自己的声音听起来恭敬,这个一向不喜欢她的长辈,她可惹不起。

  “今晚,我和如歌要去修远的那栋别墅住一段时间,你先去准备准备。”

  路蔓被叶文迪话里的信息弄得一愣,自然而然地问道:“修远知道吗?”

  魏如歌要住进来,这算什么?

  叶文迪不乐意了,开始了一贯的嚷嚷:“我和如歌不就去住几天吗?这你要过问?真是个小肚鸡肠的女人,和如歌没法比!”

  路蔓听得青筋直跳,但还是尽量压住心里的怒气,道:“好,我知道了,我会去准备的。”

  “那还差不多。”叶文迪阴阳怪气地说了一句就挂了电话。

  让电话这边的路蔓很是伤脑筋。

  想了想,还是拨通了复修远的电话。

  “喂?”声波传来复修远略显疲累的声音。

  路蔓停顿了一秒,把刚才得到的消息和他一五一十地说了。末了,她问:“你知道这件事吗?”

  “刚知道,你就按她说的做吧。”他的语气很轻,让她分不清是真是假。

  正想再问几句,他却快速地说了句:“我在忙,先挂了。”

  随即响起一阵忙音……

  路蔓失魂落魄,因为在他挂机之前,她分明听到一个娇。俏的女声叫着:“修远,轻点。”

  看来一切都很明了了。

  魏如歌是他的心头爱,怎么会不知道这件事呢?只不过是把她蒙在鼓里罢了。

  值完夜班,路蔓头昏眼花,想要好好睡一觉,但想起叶文迪的命令又不得不打起一万分的精神。

  到了路边,本想打一辆的士去别墅的,却想起来自己根本没有别墅的钥匙。一个女主人竟然没有家里的钥匙!

  呵,听起来也真够讽刺的。

  在这种情况下,她不得不再次拨通复修远的电话,尽管很害怕再次听到魏如歌的声音。

  “喂。”又是同样的语调,淡的没有一丝波澜,熟悉却又陌生。

  “我没有别墅钥匙。”她开门见山。

  “你在哪,我来接你。”

  复修远先是带她去了以前住的房子,带走了一些生活必需品和换洗衣物。然后才带她去了别墅。

  车上,他把一串钥匙丢进她的手心道:“这里面的钥匙基本齐全,别弄丢了。”

  路蔓将钥匙小心地放进包里,原本是很开心的事,但一想到魏如歌要搬来,就变得有些怅然。

  “你先睡会儿,我去接妈和如歌。”

  “你昨天晚上不是和她在一起吗,怎么还要去接?”她知道不该多说,但还是忍不住点破。

  “如歌只是和我吃了顿饭。”复修远的语气变得不耐,她为什么要用这样的语气说话,透着一丝试探,让他很不舒服。

  是啊,看电影,吃饭,每一样都是魏如歌玩剩下的。

  面对这种情况,路蔓选择闭口。

  车在复家老宅钱前停下,魏如歌和叶文迪已经拖着行李在等候。

  上车,看到路蔓,两人同时选择了无视,向复修远问这问那,气氛一下子热到极点。

  路蔓尽量保持微笑,降低存在感,冷眼看着他们“一家人”其乐融融。

  幸好,路程不长,车很快就到了别墅。

  叶文迪问:“修远啊,我和如歌住在哪个房间?”

  “二楼三楼都有空房间,随便你们挑。”他不温不火道,抬手接过了叶文迪递到路蔓手中的行李。

  魏如歌看见,立即道:“我要住在你隔壁。”

  路蔓闻言,笑道:“隔壁是储物间,你应该不会想睡在那里。”

  魏如歌还没说什么,叶文迪就插了进来,阴阳怪气道:“你别说,要不是你,这个家的女主人就是如歌了。”

  路蔓脸色一白。

  “妈!”复修远听不下去,忍不住打断,对于路蔓无言的样子有些心疼。

  叶文迪冷哼一声,不情不愿地住了嘴,嫌弃地看了路蔓一眼,带魏如歌上楼挑房间了。

  路蔓苍白的脸让复修远的心微微一痛,不由柔声道:“你先休息吧。”

  她点点头,抬脚上了楼梯。脑中盘旋的是叶文迪刚才说的那句话。

  其实她说错了。

  即使是和复修远结了婚,她也不是不算这个家的女主人。

  一觉醒来,已经到了中午。路蔓肚子里空空的,便下楼去找吃的。

  刚走到厨房,便听到里面传来一阵窃语声。声音细细小小,显然是故意压低的。

  不知为何,路蔓原本准备关上冰箱的手顿了下来。拿着酸奶,转而把耳朵贴在门上,细细地听着。

  “儿子,你最近到底有没有努力啊?为什么她的肚子还没消息?”叶文迪刻薄的声音依然很尖酸。

  “不急。”复修远的语气很淡。

  “不急?人家如歌今年都二十三了,你不急她急啊!再说了,你不是说把那个女人接到别墅来就一定能搞定她吗?现在呢!你……”

  然而,叶文迪的话还没说完,门外就响起一声异常的“咚”声。

  复修远脸色一边,几步走到门边,打开门。

  路蔓站在门外,低着头。地上是一个破了的酸奶盒,酸奶从破洞里流出来,蜿蜒而去。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后再爱,老公乖乖就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婚后再爱,老公乖乖就范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