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妹夫的心思都放在关心别人的老婆上了
林锦安2020-04-19 15:323,496

  顾大总裁怒火冲顶,油门一路踩到底,飙车回到顾家别墅,上楼梯的时候都是带着满身的煞气——

  刚走到房间门口,正好听见何姨焦急的询问。“医生,不是已经物理退烧了吗,怎么少奶奶还是这么烫!”

  “依我来看,还是送医院保险。”季斯年立在最靠近乔锦安的位置,眉头拧了下,目光紧紧的粘在乔锦安的身上。“何姨,你去叫车,我先把锦……嫂子抱下去。”

  “可是……这……”何姨还在迟疑,季斯年已经伸手去掀盖在乔锦安身上的被单——

  “妹夫——”低沉的嗓音,隐隐含着一层薄怒。顾景洲高大的身形出现在房间门口,一双锐利如刀的鹰眸落在季斯年伸出的手上。

  这只手,他迟早要把它砍了!

  被子底下,乔锦安只穿着一件男士衬衫的诱人身姿,只有他可以看,而他也决不愿意和任何人分享。

  尤其是季斯年——

  他的出现,生生截断了季斯年的动作,季斯年的手尴尬的悬在半空中,掀起的被角轻轻地落下去。

  “难怪景菲抱怨你不关心她,原来妹夫的心思都放在关心别人的老婆上了。”顾景洲冷冷地嗤笑一声,语气极尽嘲讽。

  何姨和家庭医生站在旁边,面面相觑,不约而同的闭紧嘴,假装木头。别人不知道顾总裁的脾气,他们两个顾家人怎么会不知。

  “大哥说笑了,景菲是我的未婚妻,我怎么会不关心她呢。”季斯年满脸阴沉,蹙了蹙眉,不知为何,只要顾景洲在场,他就感觉被强大的气场压制着。

  他恨透了这种感觉!

  “知道我是你大哥,那锦安作为你的嫂子,就不是你可以染指的!”顾景洲长腿跨过来,路过季斯年身边时,给了他一个警告味十足的眼神,不着痕迹的将他从乔锦安的床边挤开。

  刻意的宣示着主权,乔锦安的床榻,只有他可以碰!

  季斯年淡淡的应了声,脸色暗了下,放在两侧的手紧紧握起,指关节一寸一寸的泛白。

  “看清楚自己的位置,如果胆敢有任何非分之想,就休怪我不客气!没有人可以和顾家作对!”顾景洲的声音陡然冷了几分,令人不寒而栗。

  何姨和家庭医生相互对视一眼,继续降低存在感。

  季斯年的眸子眯起,望向顾景洲,如果对方之前的话都是警告,那么现在就上升到了威胁,甚至是侮辱——

  这对于季斯年这种自尊心极大的人来说,是绝对不能容忍的。

  “顾总,那你呢?如果你不想自己的妻子被别人眼馋的话,那最好看紧点,护周全点。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难免不会有其他人盯上碗里的东西——”语气已经是敌意明显。

  顾景洲看着季斯年,忽然地笑了,笑的极致张狂——

  他一字一句地道,“我顾景洲,就是有这种吃着碗里的,还看着锅里的资本!至于你,想盯着碗里的东西,还得看你够不够份量!”

  季斯年双瞳瞪大,在对方身上那种与生俱来的轻狂邪肆、高高在上的气势下败下阵来——

  似乎是被两人的声音惊醒,乔锦安好看的眉毛皱出一个角,嘴里发出一声低低地轻吟。“我……好难受……顾……顾……”

  顾景洲微微弯下腰,耳朵伏在乔锦安的唇边,急切的道,“乔锦安,你说什么?你在喊我?”

  “顾……顾……”尽管顾景洲很专注的去听,然而乔锦安的声音模糊不清,只能隐隐约约听到个顾字。

  她是在叫他吧?顾景洲的唇角不自觉地扬起个弧度,以一种睥睨的姿态瞟了眼季斯年。

  那目光仿佛在说,纵使你季斯年再喜欢乔锦安,乔锦安心里念着的人还是他这个正牌老公!

  季斯年面上的黑气越聚越多,最后只能泄气地道,“顾总,我先告辞了。”丢下话,人已经大步离开,一刻都不想多留。

  ……

  等到乔锦安醒来的时候,已经是次日。晨光淡淡的洒在房间里,落下一片金辉。

  屋子空荡荡的,被子上有阳光温暖的味道。

  额头已经不烫了,人也感觉舒服了很多。掀开被子坐了起来,乔锦安下意识的低头一看,下一刻,一声高昂的惊呼从口中溢出!

  何姨听到声音,匆匆忙忙走进来,“少奶奶,你怎么了?哪里不舒服吗?”

  原本穿着的男士衬衫,变成了一件连体裙睡袍,乔锦安面上露出窘迫,两条秀眉拧成一团,试探性的小声问,“何姨,我问你,我的衣服是你换的吧?”

  “这个……”何姨暧昧的瞟了眼乔锦安,捂着嘴神秘的笑了笑,“当然是少爷给少奶奶换的……”

  一刹那,乔锦安脸上的表情当场石化。

  顾景洲那个变态替她换了衣服!那岂不是被他看光了,又摸遍了——而且她垫的那个东西,也是他换的吗?

  这个变态,乘人之危!

  “顾景洲他人呢?”乔锦安气炸了。

  “少爷照顾了你一天,现在已经去公司了——哦,对了,老爷刚打电话过来,让少奶奶醒了回电话过去。”

  “爸找我有事情?”乔锦安脸上浮现出一丝落寞,一定是催促她和顾景洲早点生孩子。

  乔锦安梳洗妥当后,拨通了顾家老宅的电话,电话接通后,乔锦安先叫了一声,“爸……”

  “是我……老爷子在楼上。”周素丽冷冰冰的道。

  “哦,妈……爸刚让我回电话给他。”

  “恩……肚子有动静没?如果再怀不上,我会安排医生给你做个身体检查,要是因为你的原因,害景洲继承不了公司,我饶不了你!”

  周素丽对乔锦安已经厌恶到了极致,但对于老爷子下达的命令,她只能听从。

  乔锦安沉默了一下,身体检查?检查她是不是不孕?如果被顾家人发现顾景洲三年都没有碰过她,又要丢脸死了吧。

  “老爷子来了,管好你的嘴,我让他接了……”

  “锦安啊……是我。”顾老爷子接过电话,坐在沙发上,笑呵呵的对着电话那头道。

  “爸……你找我有什么事?”

  “我准备安排你进公司协助景洲——一方面,可以增进你们的感情,另一方面,你也可以管管他身边那些乌七八糟的女人……”

  “进公司?可是……”如果去了公司,岂不是又给顾景洲更多的机会折磨她了,乔锦安的眉头深深的皱了起来。

  “没有什么可是,就这么定了。今天下午,你就去公司报到。要是肚子有好消息了,尽早通知我们。”顾老爷子的决定,一向是无人能反驳的。

  ……

  看着电梯门缓缓合上,乔锦安紧了紧手中的公文包,手心都在冒冷汗。结婚三年,这是她第一次来顾景洲的公司。

  总裁办公室在最顶层,面积占了半层楼。

  前台将乔锦安领到办公室门口,便离开了,走时,还不忘同情的瞥了眼乔锦安。

  整个顾氏,谁不知道,顾太太在顾家的地位形同虚设,连公司的总裁助理沈蝶都比不上。

  “叩叩叩……”她礼貌的敲了敲门,门没有关笼,里面传出女人娇媚的调笑声,令乔锦安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姐夫,人家好崇拜你啊,我真巴不得三年前,是我嫁给你……姐夫……姐夫……”

  能叫顾景洲姐夫的,除了乔瑟瑟,还有谁。

  乔锦安推门而入,正好撞见乔瑟瑟背对着她,弯腰趴在顾景洲的办公桌上,对着顾景洲说话。

  露肩的白色上衣,下面是一条性感的包臀裙,因趴着的动作,半个臀部都露在外面。

  亲生妹妹在办公室勾引姐夫,乔锦安气的脸上涨红,也顾不得其他,大吼地叫道。“乔瑟瑟!”

  乔瑟瑟一怔,漫不经心的扭过脸来,满脸不屑的道,“叫我做什么,没看到我在和姐夫聊天嘛……”

  胸前衬衫的扣子,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崩开了几颗,隐约可见里面包裹着的半圆,随着她的呼吸,一颤一颤的跳脱着。

  乔锦安恼火极了,气势汹汹的目光看向始作俑者顾景洲。

  然而,他呢,笔直的长腿交叠,身子向后一仰,慵懒地靠在大班椅上,脸上面无表情,仿若事不关己的看客。

  “顾景洲,你外面多少女人我都不管,但我的妹妹,绝对不可以!”乔锦安咬牙切齿。

  顾景洲倏地一笑,黑曜石般的眸中闪现出戏谑,“乔锦安,你搞清楚状况,现在到底是谁在勾引的谁?”

  他的眼光审视的在乔锦安身上打量着,上下一身黑,干净利落的职业套裙,平添了几分知性和成熟美。

  倒是和平时那个美艳俏丽的她,不一样了。

  “乔锦安,你凭什么凶姐夫,你算是什么东西!”乔瑟瑟不满,双手环在胸前,语气恶劣的指责。

  她从小就讨厌乔锦安,这个女人有什么好的,凭什么爸爸、哥哥都向着她!

  “乔瑟瑟,你……”乔锦安胸口因为生气而剧烈的起伏着,这真的是她的亲生妹妹吗?

  “我就是喜欢姐夫……等你和姐夫离婚后,我就要嫁给姐夫!”乔瑟瑟撅着嘴,挑衅傲慢。

  乔锦安心中无奈的苦笑,你喜欢人家,人家心中却只有夏安然!更何况,她深知顾景洲绝不会喜欢这种口无遮拦的女子。

  “你跟我走,以后你不许在顾氏上班!”她伸手拉过乔瑟瑟的手臂,将乔瑟瑟往门口拖。

  “你放开我!你这就是嫉妒!”力道极大,乔瑟瑟根本挣脱不开,她眼珠一转,梨花带雨的朝顾景洲撒娇道,“姐夫,姐夫,你快帮帮我,你肯定舍不得我吧!”

  乔锦安的脚步一顿,沉重的抬不起来,似有千斤重——她想知道,那个人会怎么说……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总裁:离婚请签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总裁:离婚请签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