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丈夫心心念念着别的女人
林锦安2020-04-19 15:343,295

  乔锦安侧目看过去,忍不住拿起相框,一对俊男美女手牵着手,穿着同色的学士服,躺着阳光下的草坪地里,笑靥如花。

  男的俊美绝伦,女的温柔可人,天生一对……

  正是顾景洲和夏安然的毕业照,他们曾经是校园里的风云人物,校花和校草恋爱了,走到哪里都是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如果没有她,也许他们俩现在已经是夫妻了,孩子成双了。

  乔锦安的心里一阵钝痛,“你很想她吧?”

  顾景洲从公文中抬起头,一眼注意乔锦安手里握着的相框——那是他视如珍宝的东西!

  “乔锦安,是谁允许你随便碰我的东西!”一团烈火在心中熊熊燃烧,他勃然大怒,抢过相框,一把将乔锦安推开。

  乔锦安的膝盖毫无防备的撞在椅子腿上,她轻微的皱了皱眉,强忍了下,没有喊痛。

  “对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她充满歉意。

  “你以为说对不起,就能弥补你犯下的过错?能让我找回然然?为什么三年前消失不见的人不是你!”顾景洲满目怒火,一拍桌子,将桌上的公文合同全部挥了出去。

  白色的A4纸在两人之间飘飞,乔锦安闭了闭眼,往后退了一步。“是的,我弥补不了……我永远比不上夏安然!”

  声音暗哑到支离破碎,只是某人根本听不出来。

  ……

  “我没有你这个女儿,你以为你说对不起,就能赎罪了吗?就能让你哥哥醒来吗?为什么出车祸的不是你……”

  似曾相识的话,跃入耳中,一幕幕不想回忆的画面再一次串联起来。

  乔锦安咬住下唇,因太过用力,嘴唇都咬破了,浓烈的血腥味溢满口腔。“如果你没有别的事情,那我先走了!”

  “乔锦安,你做错了事的唯一方法就是逃避是吗!呵!这就是你!”顾景洲现在就像是一个炸弹,一触即发。

  夏安然,一直是他心里,神圣不可侵犯的领土,这一点,尤其是针对乔锦安。

  乔锦安也怒了,她只不过是碰了下他和夏安然的相框,就要遭到他这样的羞辱!她自嘲一笑!

  “对对对,我就是缩头乌龟,你满意了吧!你说赢了我又能怎么样呢,你的然然找回来了吗?即使她回来了,也只是个小三!”

  她颤抖着声音大吼,好像这样才能将所有的委屈宣泄出来。

  小三这个字眼,深深刺痛了顾景洲。他的口齿间,一个一个的咬出字来,“乔锦安……你找死!”

  两人之间隔着一张办公桌,顾景洲直接伸手掐住了乔锦安的脖子,将她的脸拉到眼前,凶狠的瞪着她。

  桌上的摆件乒乒乓乓地撞得乱飞……

  乔锦安的身躯在办公桌上悬空,脖子被勒紧,一张脸憋的涨红。

  他眼底的怒意,眼底的恨意,她看的一清二楚,却是绽开了笑容,笑的没心没肺……

  “乔锦安,你在笑什么?”顾景洲手上的力道逐渐收紧。

  他讨厌看到她的笑容,尤其是在他这样愤怒的时候,让他有种一拳打在棉花里的感觉!

  乔锦安说不出话来,呼吸越来越稀薄,眼珠子已经开始泛白……

  直到乔锦安感觉她几乎快要死掉的时候,顾景洲放开了她,声线冰冷,“杀了你,只会脏了我的手!滚!”

  她捂着脖子,洁白的脖颈上留下一道血红色的勒痕。人歪歪斜斜的往外面走,然后越走越快,逃也似的甩门而去。

  坐进出租车,她的身体还在发抖,从脚底蔓延而上的寒冷席卷了她。

  “小姐,请问您要去哪儿?”司机礼貌的问。

  乔锦安一时哑然,偌大的A市,她根本无处可去……

  乔家没有了,顾家不是她的家……

  她没有回答,司机只能绕着顾氏大厦往周边开。

  等了很久很久,乔锦安才缓缓发声,向司机报了夜歌酒吧的地址,闭上眼,靠在后座上假寐。

  如果醉了,也就不会感到痛了吧。

  ……

  酒吧。

  乔锦安昏昏沉沉的趴在酒桌上,面前歪七扭八的倒着几个空酒瓶。嘴里嘟囔着,“都一下午了,筱乐怎么还没来呀!”

  一边说着,一边仰着脖子,含着瓶口往嘴里猛地灌酒。

 

  乔瑟瑟目光露出狠色,害她被姐夫停职还不是因为乔锦安……

  随即又被她掩饰了过去,“姐,我今天不上班。我年轻不懂事,总是喜欢和你争,惹你生气,你要是接受我的歉意,咱们就喝了这杯!”

  加了料的酒杯送到乔锦安嘴边,深红色的酒液在透明玻璃杯里,左右的摇曳着,泛着一抹诡异的光泽。

  乔锦安一脸茫然的看了看酒杯,又看了看乔瑟瑟,“瑟瑟,我们是亲姐妹,哪里有什么歉意不歉意的,我从来都没有生过你的气……”

  看着乔锦安接过酒杯,乔瑟瑟的一颗心都被提起来了,紧张,期待,迫不及待……

  “姐……你对我真好,那我们就今天喝了这杯,以前的事都忘的一干二净!”乔瑟瑟端起另一只酒杯,先喝了一口,然后双眼紧紧盯住乔锦安,催促道。

  乔锦安朝着乔瑟瑟一笑,端起酒杯,抿了一口,觉察这杯酒比先前喝的那些还要好喝,仰头一杯喝尽。

  乔锦安醉了,真的醉了,否则她不会这么大意的。

  空着的玻璃酒杯,哐当一声,落在地上,碎了。

  眼前的视线逐渐模糊,乔锦安看到乔瑟瑟的脸在眼睛里出现了重影,她缓缓的往沙发上跌下去,意识终于陷入昏暗——

  乔瑟瑟放下酒杯,嘴角露出得逞,将隐藏在暗处,早已蠢蠢欲动的三个小混混招呼了过来。

  “你们带她出去后,找个偏僻点的地方……记得事后拍下照片给我。”乔瑟瑟吩咐完,向周围看了一圈,酒吧灯光昏暗,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边。

  看到那三个小混混将已经昏睡过去的乔锦安抱出酒吧,乔瑟瑟的眼底泛出阴狠,抓过乔锦安掉在沙发上的手机,一把摔在了地上。

  啪的一声,手机四分五裂——

  姐,你拦了我嫁给顾景洲的路,那我就只能牺牲你了,不要怪我……

  那三个小混混是出了名的会‘折磨’人,今天有乔锦安好受的!

  乔瑟瑟微笑着朝酒吧出口的方向挥了挥手,一张酷似乔锦安的美丽脸庞,露出残忍的光。

  ……

  两个小混混一左一右架着乔锦安的手臂等候在酒吧门口,另外一个已经去停车场开车。

  “这个美妞的姿色真是不错,一会我先,你俩可别和我争……”其中一个小混混,双眼露出贪婪,急不可耐的搓了搓手心。

  “凭什么你先,我要第一个!”另一个小混混不答应,声音拔高。

  直到两个人的争执引起了旁人的注意,两人的声音才低了下去。

  昏迷的女人被男人从酒吧里带走这种事,在这里几乎天天发生,并不算什么新鲜事。

  只是这个女人,身份特殊些,是在A市几乎可以只手遮天的顾景洲的太太……两人不敢再放肆,着急的等另外那个同伙把车开过来。

  季昊南正好约了人在夜歌酒吧谈事,刚从车里走出来,视线一下子被门口那道倩丽的身影吸引过去。

  是锦安,他不可能认错!

  他的脚步停在了原地,凶狠的目光落在她旁边两个小混混模样的人的身上。脑海里突然闪过一个可怕的想法,大概猜到了可能发生的事情……

  几乎是毫不犹豫的走上去,甩开架着乔锦安的两只手臂,将乔锦安拉入怀中,“如果你们俩不想死的话,最好立马滚!”

  季昊南是夜歌酒吧的贵客,两个小混混自然认得他,是顾氏大小姐的驸马爷。

  两人对视一眼,互相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惊恐,在A市,但凡和顾家扯上关系的男人,都不好惹!

  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两个小混混还是在下一刻,迅速消失在酒吧门口。

  季昊南拍了拍乔锦安的脸颊,然而对方并没有任何反应。

  他只好将乔锦安扶上了车,车子飞速的驶向远郊的一家私人酒店。

  “咔擦”一声,昏迷的女人被男人抱进车里的画面定格在手机相册里。乔瑟瑟气恼的捏紧手机,暗骂那三个蠢材真是不中用!

  ……

  顾景洲提前下班开车回到顾园,将钥匙丢给保安,人已经火急火燎的走进别墅。

  何姨正在打扫,见顾景洲回来,立马笑盈盈的迎上来,“少爷今天回来的真早,少奶奶呢?怎么没和您一起回来?”

  什么!这个女人居然还没有回来!

  别墅没有回,医院也没有去,老头子给的那栋婚房也没有人。

  她还能去哪里!

  顾景洲俊脸布满阴沉,坐在皮质沙发上,随手抓过报纸来看,却是一个字也看不进去,时不时拿眼睛瞟向大门口。

  “叮”的一声,时针指向十点,外面的天色已经漆黑一片。

  顾景洲气的从沙发上站起来,在房子里来回的走着。手机电话簿翻到乔锦安的名字,拨出键却怎么也按不出。

  这个女人在外面鬼混到这个点了,还不回来!她到底还记不记得她顾太太的身份!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总裁:离婚请签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总裁:离婚请签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