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你是我老婆,我不能搂?
林锦安2020-04-19 15:343,141

  “看到就看到了,你是我老婆,我不能搂?还让别的男人搂?”顾景洲顿了下,眉头轻皱,“你想让季斯年搂?”

  “你胡说八道!”乔锦安气极,用力捶打着顾景洲的前胸,见对他完全不管用,张口咬住他的耳朵!

  季斯年……季斯年……每次顾景洲都提到这个名字,每次都硬生生把她愈合好的伤疤撕开,非要往里面撒一把盐不可——

  顾景洲吃痛的闷哼一声,强忍住把肩膀上的女人摔在地上的想法,骂道,“乔锦安,你是属狗的吗?这么喜欢咬人!我说季斯年怎么了?踩着你尾巴了?你难过了?心疼了?”

  他大步走向黑色的宾利,粗鲁的将乔锦安塞进后车座,自己也跟着压了上去。“开车,回别墅!”

  乔锦安被扔进车里,后脑勺撞在车门上,发出“咚”地一声,她痛的眯起眼,人已经歪歪斜斜的躺在后车座上。

  车子已经开始发动——

  下一刻,男人猛地压了上来,一张天下无双的俊脸近在眼前,厉目恶狠狠的盯着乔锦安,圈住她的肩膀,“敢咬我,就要付出代价!三年了,你是时候该履行你作为妻子的义务了!”

  顾景洲话里的意思,乔锦安怎么会不明白。

  她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脸颊开始发热发烫。这里是在车上,前面还有司机在开车——

  乔锦安难过,这个男人惯常喜欢和女人在车上,之前不是还和娄露莎有过吗?真脏!

  车后座气氛剑拔弩张,司机忍不住瞟向后视镜,正好和顾景洲那双阴鸷的眸子对上,慌的再不敢多看,双手握紧方向盘,专注的开车。

  顾总裁方才那眼神,简直像是要挖了他的眼珠一样——就因为他刚才分心多看了一眼夫人套裙下露出的长腿?司机心有余悸。

  “顾景洲——你别在这儿碰我!我嫌脏!”乔锦安用力推顾景洲,但对方就像是一座山,压的她无力反抗。

  他堂堂顾氏总裁,竟然被一个女人嫌弃了,而且,这个女人还是他的老婆!

  顾景洲暴跳如雷,“我就喜欢在这里和我老婆造孩子,够刺激!”

  大手往下,已经搭在了自己的皮带扣上,正准备解开——

  “嘶啦”一声,西裤拉链拉下,在狭窄的车厢内,听的令人心惊!

  乔锦安吓得心惊胆战,心里“咯噔”了一声,紧贴在后车座上的后背,渗出了一层冷汗。

  “现在不可以!顾景洲,你是兽吗?随时随地都要发泄!”

  这种时候,顾景洲哪里还能听的进她的话,一双猩红的眼睛,“我是你老公!”

  该死!

  一瞬间,熊熊燃烧的火苗完全被浇灭!

  顾景洲重新坐了起来,冰冷的注视着乔锦安,“例假结束了,立马告诉我!真扫兴!”

  身上一轻,乔锦安长舒了一口气,从后座上爬起来,抱着臂弯,缩成一团,眼睛毫无焦距的看向车窗外——

  她是真的有点惧怕了……

  这时,顾景洲的手机响了,他迅速接起,“你把然然带回来了吗?”

  听到然然两个字,乔锦安的眼睛亮了下,精神高度集中,连呼吸都不敢太大声,想要听清楚电话那边的内容。

  夏安然,要回来了?那么,她还给顾家生孩子有什么必要?

  “你们是一群饭桶吗?连个女孩子都会跟丢!”顾景洲暴喝,捏紧手机,“如果不想被我赶到非洲去,那就给我立马找到人!”

  哦,原来还没找到啊……即便乔锦安知道她不该幸灾乐祸,不该自欺欺人,然而,她心里那根紧绷着的弦还是放松了下来。

  顾景洲放下手机,长腿交叠,目光别向窗户外,也不知道他的然然怎么样了,为什么要躲着他呢?

  是因为三年前,他食言了,他娶了别的女人,所以她赌气不想看到他了吗?

  车厢内没有人说话,一时间安静的能清楚的听到车内三人的呼吸声。

  乔锦安心里沉甸甸的,声音压得很低,没有底气,“顾景洲,夏安然就要回来了,那……孩子可不可以不要生了……”

  顾景洲扭过脸,街道两旁的光影在他的脸上飞快的闪过,视线倏地变得凌厉,落在乔锦安身上。“你——什么意思?”

  “夏小姐会给你生孩子的,那么,我的孩子就会是多余。”乔锦安咬住下唇,声音里多了一丝明显的沉重。

  她甚至能想象,将来这个孩子在顾家地位会有多尴尬。

  顾景洲目光变的深沉,迟疑了一会,脸上露出残忍的表情,“我们离婚以后,孩子会直接过继给然然,交给然然抚养。”

  他的话像是淬了毒的箭,狠狠的戳进乔锦安的心里,如同直接宣判了她的死刑!

  “不!那对孩子不公平!他的出生,只是为了成全你继承顾氏,你却让他痛苦一生!”乔锦安冲着他喊,歇斯底里,她不愿意,一百个不愿意,一万个不愿意。

  “然然心地善良,会对孩子好的。而且,你没有别的选择!想想你的哥哥……”顾景洲扬了扬眉,他笃定他吃定了她!

  乔锦安颓然的垂下头,嘴角苦涩,连照在她脸上的光亮都携带上几分低落的味道。

  她的哥哥,她的家人,她不能不管……

  是了,顾景洲永远是这么绝情,一针见血,断了她所有的念想,令她毫无还击之力。

  也许,像她这样身份的人,在他的眼里就是那么的卑贱——他顾大总裁永远是高高在上,而她,在他面前只配摇尾乞怜!

  车厢内再一次陷入沉默,司机坐在驾驶位,大气不敢出,深怕受到总裁的迁怒……

  车子一路行驶到别墅,没有人说话。

  两人一前一后下了车,顾景洲长腿一迈,走在前面,乔锦安故意慢吞吞的跟着,拉开两人之间的距离。

  觉察到身后的脚步声越离越远,顾景洲不悦的扭头,“乔锦安,你是蜗牛啊,走这么慢!”

  他知道她心里在赌气什么,但是说出的话,已经无法收回,后悔也来不及了。

  “顾总,虽然你我是上下级,但您不会连员工走路的速度快慢都要限制我吧?”乔锦安抬起脸,摆出公事公办的表情,连笑容都标准到无懈可击。

  顾总……您……

  乔锦安第一次用这样冷漠的称呼喊他,以前一旦两人吵架,她都是顾景洲,顾景洲的直呼他的名字。

  这次,她没有,看来是真的伤心了吧!

  顾景洲眯起眼睛,脸上看不出喜怒,深深的看了眼乔锦安,丢下她,头也不回的走入别墅。

  直到脚步声渐行渐远,再也看不到顾景洲……

  乔锦安如同猛地被抽走了所有的力气,颓然的摔在地上,把脸埋在膝盖上,眼泪再也无法克制的往下掉——

  在车上,一直隐忍的委屈终于在这一刻决堤。

  不用逞强,放肆地哭出来,任由眼泪和鼻涕乱七八糟的糊在脸上,妆容哭花了也不在意,反正她在意的人从来不在乎她。

  别墅二楼的房间亮起灯,顾景洲走到落地窗前停下,身板笔挺,抬手撩起窗帘的一角,看着那个毫无形象蹲在地上的女人。

  整个人看起来很小,背部因为哭泣而一抽一抽的颤抖着。

  顾景洲扯了扯嘴角,老头子究竟给他塞了个什么女人让他娶回来!没有一点千金名媛的样子,比然然那种淑女差远了——

  要换做然然,才不会随便蹲到地上就哭个不停!

  一楼,何姨端着晚饭从别墅门口走出来,快要走到乔锦安面前时,回头瞟向二楼的房间。

  顾景洲像是做贼被主人抓了个现行,连忙往后一缩,隐藏到橘色的布艺窗帘后面。

  明明在这栋别墅,他才是主人!

  看到窗帘上映照出的那道高大的身影,何姨无奈的撇撇嘴,她这个老太婆是过时了,看不懂现在的年轻人的感情世界了,喜欢就去追嘛,躲躲闪闪的做什么!

  “少奶奶,你也累了一天了,先进来吃点东西吧!”何姨将饭菜往乔锦安面前送了送。

  好闻的食物香味钻入鼻息,乔锦安鼻尖不易察觉的耸动了下,肚子又一次不争气的叫了起来。

  “少奶奶?”何姨挑挑眉,少爷也是奇怪,明明是他吩咐给少奶奶做些食物,又不肯让她告诉少奶奶。

  这两口子,从结婚闹到现在,什么时候才能消停,好好的在一起啊!何姨看着都心急了。

  乔锦安快速的整理了下情绪,从地上站起来时,脸上已经恢复了神采,只是红肿的眼眶还是清楚的证明她痛哭后的痕迹——

  “谢谢何姨……”

  顾景洲透过窗帘,悄悄地向下撇了眼,嫌弃的皱了皱眉,“哭的丑死了!怎么娶了这么个女人回来,倒霉!”

  ……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总裁:离婚请签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隐婚总裁:离婚请签字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