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十三 铁树花
东林残雪2019-06-27 09:432,756

  “想不到与贤弟相见又是此等情势……”见到王猛,慕容恪颇为感慨道。

  王猛没张嘴,旁边苻坚先开口道:“不知殿下到此所为何事?”

  “特为吾弟慕容垂而来。”慕容恪看了眼王猛道。

  苻坚暗暗吃惊,纳闷儿怎么这边战事刚见端倪慕容恪就得了消息。原来慕容恪身体未愈,便由慕容垂领军征伐河北。冉闵被俘,冉魏再无精兵良将,大半个月的时间,慕容垂几乎兵不血刃就拿下了冀州。此时刚好司马耽派人传书,建议组成联军讨伐关中,慕容俊毫不犹豫让慕容垂统领大军与司马耽一同西进,他压着冉闵回龙城焚天祭祖。慕容恪知道皇兄兴致正浓,虽然心里觉得有点儿不妥也没有多言,只是以“河北新定人心不稳”为由,请命给自己一支偏师留驻邺城以防不测。

  从慕容垂出兵的那天起,慕容恪几乎派人一日三探,当他得报洛阳城下关中军摆了个不伦不类的怪阵时就感到战事不妙,立刻做了安排之后几乎不眠不休赶往洛阳,没等他到,联军已经土崩瓦解,慕容垂也成了阶下囚。

  “本王前来,只希望能保得吾弟一条性命。”慕容恪道。

  “三十万大军犯我关中,那慕容垂算得上罪魁祸首,正要将他剖腹剜心以谢我军战殁将士之亡灵,不知殿下来保他性命凭的是什么?”苻坚不以为然道。

  “此次兵戈,吾弟并非什么罪魁祸首,真正始作俑者晋国司马耽,据本王所知并未被擒获。”慕容恪道。

  “那又如何?”苻坚问道。

  “本王来此地之前已做安排,大概一两日便有消息。另外,本王还有另一份大礼相送。”慕容恪看了一眼旁边的王猛,接着道:“有景略相助,以区区数万之众击破三十万联军并不稀奇,但莫忘了身后还有桓温的十万精兵。”

  “呵呵,此事不劳殿下操心,景略先生早已亲自见过桓温,他答应不会趁人之危。”苻坚道。

  王猛倒是眼前一亮,认真盯着慕容恪。

  “景略神机妙算自然不差,但有一点,那桓温痴迷权位,争宠之心甚重且并非信义之人,如若此时他禁守潼关,分兵破长安取关中,将军该当如何?”慕容恪道。

  王猛顿时心头一颤,虽然此前自己在桓温面前一番言谈似乎将其说动,但对方是否会真的坐望胜败,王猛心里并没有十分把握,这是他一直担心之事,不过那时情势危急,只能放到一边,而现在则不能再不考虑。

  “莫非玄恭兄……”一直没开口的王猛道。

  “呵呵,在来此之前,愚兄已经命河北之兵大半南下奔宛城而去,且派人打扮成哨探分头去给桓温、建康送信儿。”慕容恪道。

  王猛听闻大喜,宛城若失则荆襄震动,那里是桓温根本所在,如今淮南兵马丧失殆尽,晋国朝廷必定命桓温回援,就算没有钦命,桓温也绝不会为了抢夺关中而坐视荆州落入他人之手,他唯一的选择就是立刻退兵。

  苻坚似懂非懂,不过倒是明白了为什么之前王猛让好吃好喝善待慕容垂,看着王猛道:“先生以为如何?”

  “既然玄恭兄亲自到访,就算没什么大礼,也正该放人。”王猛对苻坚道

  苻坚点了点头,正要传令将慕容垂交于慕容恪,只听外面小校又来报称谢安到访,王猛赶快命人带谢安进来。

  谢安一进门,也不顾什么礼节,只是对苻坚、慕容恪点头略微致意,便拉着王猛的手便道:“景略,切不可回军长安,桓温已经在半路设下伏兵,且已整备攻城器具准备度过灞水攻打长安!”

  王猛见谢安浑身上下风尘仆仆,料想他是为了给自己报信儿偷跑出来的,心中甚是感动,拉着谢安的手道:“多谢谢兄”随后转身指着慕容恪道:“来,我给你们引荐一下,这位是燕国执政慕容玄恭。”又指了指苻坚道:“这是关中东海王苻文玉。”

  谢安这才与两人相互见礼,苻坚见王猛与两位访客关系似是非浅,便借着吩咐准备酒菜、开释慕容垂的由头出门而去。

  见苻坚走了,王猛才对慕容恪道:“小弟曾言不入凡尘,今日却卷入这等杀伐之中,实在是……”

  “景略不必如此,你的心思为兄怎能不知,只苦了百姓与将士……”慕容恪声音低落。

  “如今天下三分,相互攻伐之事日后必定不在少数……”谢安也感慨道。

  “慕容恪虽非汉人,但也不是不懂道理之人,只愿外能与邻邦交好,内可让百姓丰足,相信有此一败,皇兄也不会再轻言战事。”慕容恪说完,看着王猛道:“以景略之才,如若真的贪恋权位,无论哪朝哪国之主,就算如那‘何不食肉糜’的惠帝,只要得你辅佐,也早已成秦皇汉武之功矣。”慕容恪感慨道。

  “玄恭兄此等良将,却不执着于以杀戮为功,才是难得。”王猛道。

  “哈哈,两位贤弟都是文武全才,只有愚兄手无缚鸡之力,胸无寸许之谋的废人啊……”谢安自嘲道,心中却想幸好这二人都不是好战之辈,不然江东朝廷实在找不到能与其匹敌的将才。

  “此言差矣,常听闻景略提及谢兄,大丈夫功业岂止只在攻略杀伐?以谢兄的胸怀与气度,说不定日后江东还要以兄为柱石呢。”慕容恪道。

  “殿下高看谢某了。”谢安笑了笑道。

  “今日来此,想必桓温处是回不去了,不知谢兄有何打算?”王猛担心的问。

  “愚兄从你处离开,便绕路淮南回转江东,就说受不了军营清苦即可,桓温素来待我不错,想必也不会深究。”谢安道。

  王猛点了点头,刚好见苻坚进来招呼众人吃饭,便邀谢安一同入席,可谢安再三推辞,执意立刻离开苻坚军营,只好作罢。慕容恪也跟着请辞,王猛只好陪着他一起离开军营。

  出了辕门,慕容恪道:“景略就送到这里吧,等吾弟出来,愚兄就走了”

  王猛拱了拱手,一言不发。

  “希望你我兄弟没有在战场上兵戎相见之日……”慕容恪道。

  “小弟此时尚无心仕途,即便日后真的成了一朝臣子,小弟发誓,只要权柄足够,玄恭兄有生之年,绝不与你慕容氏相攻。”王猛右手指天道。

  慕容恪还想说什么,见远处慕容垂已被两个军士带着向辕门而来,只好说道:“景略,就此别过吧。”

  王猛也没打算再见慕容垂,点了点头,转身绕到另一座营门而入。

  过了不到两日,有探子来报,司马耽带着残兵败将向东南逃窜,半路被燕军伏击,惊慌之下落水而亡,而桓温已经撤兵,连周边已经熟透的麦子都来不及割取。

  王猛跟着苻坚班师回到长安,远远看着城门口站着一位女子,竟然隐约是冰儿模样,旁边站着的老人也颇为眼熟。等到王猛走到城门处一看果然是冰儿,顿时喜上眉梢,也顾不得细看已经走出很远的老人背影。

  “猪爷爷让我告诉你,天下是天下人之天下,本就无名无姓,猛哥哥乃旷世奇才,不应在深山中以鸟兽为伍,造福一隅也是功德。”冰儿一本正经道。

  “这猪爷爷是何人?”王猛刚问出口,心中便已有了答案。

  英子的伤已经无碍,加上邓羌吵着军营里吃的不好,要大块吃肉大口喝酒,王猛便带着太白等四人在长安城里好好吃喝了一番。

  这一日,五人照样是大吃大喝一通,刚出了酒楼,邓羌正抹着嘴巴大呼过瘾,从没说出一句囫囵话的太白竟然说道:“猛…哥,咱去……哪儿”?

  (完)

  PS:感谢洋姐的封面,在这里想说,我爱你。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猛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王猛传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