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第一公子
东西玉2017-08-06 15:272,450

  百十号人马一同涌进桃花坞,登时齐齐呆住,整个桃花桃花坞之壮伟也是超出想象,数十个巨大的圆形堡垒,每个里面约莫住着几百村民,堡垒外面遍布孔洞,插满刀剑矛戈,几百名青衣彪形大汉执兵戈剑矛昂然挺立,体格强壮,眼放精光,一望便知各个身手非凡。桃花坞东面和北面倚绝壁而立,山势层叠,每一叠却被收拾得平整,一畦一畦瓜菜丰茂,西面是奔涛汹涌的洛川,白浪激跃,气吞万里。众人面面相觑,不约而同想起洛阳城内流传那句诗,关山难越,万夫莫开,桃花坞主,胜赛皇帝。众人心思转动,难怪皇上对侯察司和公孙大人始终忌惮,尤其公孙始终不肯有家室之累,那真是造反一身轻,说反就反了。所以说公孙恩的这小媳妇,娶得还真妙,绝好的掩饰。要不然以公孙冷峻淡漠性格,孤寡几十年,不会突然端端地娶了个十几岁的逃难小丫头做媳妇。

  众人被管事仆佣们引领着进了桃花坞中央最大的一个桃花坞。青黑色的巨大桃花坞阴沉沉如怪兽,进了桃花坞,却是别有洞天,厅堂阔大,古朴富丽,地面是淡金色琉璃瓦,顶面是乌木镶金,四处点缀桃花、杏花、紫玉兰花,满堂春意,廊柱之上红烛高照,结彩张灯,几把古琴摆在当地,有识货的一眼认出是当世名琴“春雷琴”,人群中一时耸动。桃花坞仆佣们才说,这个新娘子对古物极有鉴别,帮先生收了不少稀罕物件,因而才得了先生的爱赏。

  众人按次序落座,互相寒暄,各大家族彼此联姻,大多住在行都,席坐里一时都是叫着叔叔舅舅哥哥弟弟的,行都城内大小事情,各色绯闻八卦,皇室秘闻,一时也在厅堂间沟通辗转。

  王烈心不在焉,四下里张望,揪着一个仆佣问公孙先生为什么不出来,那个仆佣说,一早好像新娘子因为小事闹了点脾气,老爷一直陪她在屋里,王烈听了摇着脑袋嘿嘿笑,“公孙老爷那样人物,会这么赔小心,了不得啊,我可真等不及见着新娘子了。”

  旁边一个细白的男子,白了他一眼,说“烈哥品味如此,不知道表姐在宫里知不知道。”王烈毫不在意,嘻嘻笑笑,“你家崔娘娘在宫里不受待见尽人皆知呢,还不如我家那姐姐,好歹排位仅次于杨皇后和谢娘娘之后呢。”崔公子哼了一声不响,王烈捅捅他,“我说表弟,这么久不见,你还是小心眼的很呢,管他们那些娘娘皇后的作甚,我那姐姐跟我也不是一个娘,我可没心情关心她,我可是趁这次机会出来到行都去耍的。”

  崔子复刚要说话,旁边一个胖子,嚼着满口的点心,“谁说不是呢,如今是杨家的天下,好不容易立了太子的林贵妃被赐死,后宫再无人与杨皇后争宠了。”

  王烈叹息“郑胖儿,那林娘娘活着又有什么用呢,一个寒门女子,连个水花都翻不出来。”

  一个插嘴说,“人家林家在河内也是巨富。不然当初怎么资助咱们神元帝逐鹿中原,将大齐一路赶到了江南。”

  王烈说,恒五弟,林家再有钱也是庶族,不登大雅之堂的。就像你急了也许去嫖一嫖,但你会娶回家么。

  这话说得太过粗俗,听得人大笑。

  崔子复道,“烈哥,我姐夫今天也来,他听了你这话一定不高兴。”王烈喜道,“无忌哥哥要来?放心,他才不会在意这些事。想来他是替太子来拉拢公孙先生的,太子如今被杨皇后盯着可紧呢。”

  郑胖儿眉飞色舞。“也不一定,无忌公子可是有趣的很,不一定为这么没意思的事儿来,我也有一年没见着他了。真是想的很。”王烈和崔子复都噗嗤笑了,“光你在想么,我们也想无忌公子了呢。”

  正说话间,听见外边喧哗一阵,才听有人报说无忌公子来了。王烈抚掌大笑“总算盼来了”,急急起身就往外边赶。身后崔子复、郑胖儿呼啦啦起来一大片,一溜脚儿跟着。看得桃花坞大管事只是咋舌,“听说无忌公子交游天下,门下有客三千,天下第一公子的名号不是白来的。”

  那管事恍过神来,也急忙迎出去,就听见几声大笑,附和着一阵哄笑,人群簇拥着一个青年公子进来,衣饰简单,不过一席白衣,腰间配一温润白玉,然而姿容秀雅,五官清俊,处众人中,绝似珠玉在瓦石间,他仪容虽高贵,眉目间却全是可亲笑意,明月出于天山,

  分明照映心间,管事饶不是初见,也看得呆住。

  那傻子见了无忌公子,欢天喜地就往上扑,好哥哥,好哥哥,一阵臭气袭来,众人捏着鼻子呵斥下人们赶紧将傻子带走,无忌却笑着过来拍拍这个傻大个子,傻子非要低头钻在他怀里黏来碾去,无忌雪白衣衫上瞬间几个油腻的乌黑印子,无忌并不以为意,还好声好气安抚他坐在一旁。

  无忌公子笑吟吟对管事说,吴总管,近来安好啊,看起来气色不错。吴总管听到只有一面之缘的无忌公子居然对自己还如此惦记,心里感动,深深行礼致谢。

  无忌又问候吴总管身边几个仆妇小厮,这些人无不受宠若惊,感动至极。

  王烈、崔子复、郑胖儿这些人在无忌身边左拥右挽,无忌才笑着挨个点过他们,“烈哥这身衣服上野鸡雉配的不好,过两天我让人给你送去波斯的孔雀羽毛,配着才好看。子复你一直嚷着想要渊明琴,还真的让我收着一把,已经让人给你送过去了。谢胖儿爱吃的行都大觉寺甜榴,我去年秋天让人存了一罐子,这几日估计也就送到了。”无忌一一说去,惹得众人更加欢喜,一时偌大厅堂,只听见四处叫无忌哥哥的声音,有的人岁数看去不小,也是叫着无忌哥哥,看了令人莞尔。众人重新落座,无忌公子才对吴总管说,吴总管,这会子了还不见公孙先生出来,你们要不去催促一下,看看先生那里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的。吴总管这才觉察出自己大意,这许多贵客来了,先生却迟迟不出来,只在哄那小媳妇,实在奇怪,忙急急穿过厅堂去请。

  厅堂里欢笑嬉闹,正在鼎沸,只有无忌公子,虽然与大家笑谈,但是不断张望公孙先生房间处,显是十分不安和关切,忽然听得一声凄厉惊呼,无忌公子倏然起身,“糟糕!”他身形迅捷,身法极快,转眼间到了房间门口,房门洞开,吴总管呆在门口,惊惧狂乱。“先生他,先生他……”再也说不下去了。

  无忌往屋里一看,饶是自己素来沉着,脸上也由不得变了颜色,随后围来的人们,看见屋里情形,都忍不住惊吓尖叫起来,只见屋里公孙先生和新娘横尸当地,满地鲜血,那个傻子挤进来看见新娘,哇的嚎了一嗓子扑过去,扑通一下跪在地上,紧紧抱起新娘尸体,“我的妹子啊!”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歌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歌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