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命案
东西玉2017-08-09 14:562,240

  屋外天色暗沉,屋内灯火通明,桃花坞四周里三层外三层围了士兵,全副武装。所有通向外界的门窗都关闭严实,一只昆虫都飞不出去。无忌神色黯淡,侍从检查了公孙的伤口,公孙的尸首覆盖着丝绸,放在了厅堂中央,那个傻子还抱着自己妹子在屋里嚎啕,吵得人不胜心烦。

  侍从向无忌低声报告,“公孙先生的伤是从正面刺入,并不致命,致命的不是外伤,而是中毒。也就是说公孙先生死了后,凶手怕先生不死,又补了几刀。下毒的手法是陇南的手法,存在可能,是南齐的人暗算先生。还有,我看了,中毒时间并不长。”无忌点点头说,“凶手应该还在这里。”话音一落,厅内一阵骚乱,人人自危,惊慌不安地彼此打量,互相疑忌起来,一会儿看这个像凶手,一会儿又觉得是那人是同伙,那些素日长相凶一些的,都成为了重点怀疑对象。尤其王烈这种面相,惹得很多人都不自觉躲得他远些。

  无忌沉思,“这几天桃花坞有没有生人进来。”

  吴总管缓不过神来,有些发痴,“哦,生人,生人,好像没有,就是今天来的诸位,都是不请自来。”吴总管声音忽然高了许多,十分失态,“一定就在这屋里,就是今天这些忽然到访的人里,有人害死了我家先生。”吴总管悲愤极了。无忌又问了很多情况,却始终一无所获,不由眉头紧锁。

  无忌沉思着,好一会儿,心中忽然一凛,怎么那个傻子没声音了。他使个眼色,侍从官抽出刀来迅速来到公孙的房间,不由吸了一口冷气,那个傻子趴在新娘身上,侍从官拨开傻子身体,看见喉咙上插了一把袖箭,已然死去,桃花坞的几个仆人把两具尸体抬出来,放到厅中。侍从官又验了两人伤口,“新娘和傻子的死法一样,都是被袖箭穿喉,瞬间毙命。”

  侍从官犹豫一下,“莫非是看见了什么不该看见的,也许是凶手。会有什么样的人想杀公孙先生呢?”

  旁边有人忽然冷笑一下,“想杀公孙先生的人恐怕很多呢。”原来是崔子复,他正斜乜着对面一个衣饰张扬的粗壮男人,那个男人眼睛一瞪,“崔子复,你什么意思?”王烈不阴不阳,“杨贤弟看你急的,又没人说你。”郑胖儿道,“也没人敢说啊,杨皇后的亲弟弟,国舅爷呢。我们谁敢对您哼一声呢。”

  无忌看着那个粗壮的男人,是杨皇后的亲弟弟杨华,这次来必是受了皇后的旨意,公孙先生能归为己用最好,若是不能,无忌想到,皇后杀了公孙先生不是不可能。然而……。无忌心里转念,南齐的刺客可能性更大一点。

  杨华已经跳起脚来,叉着腰环视一圈,傲然道,我看,最想杀公孙老头的那得是无忌公子呢,当年是公孙先生力主杀了林贵妃的。

  无忌心里突突烈跳,倏然撕心裂肺剧痛一下,母亲那温柔面庞又出现在眼前,她的手软而暖,摩挲着自己的头发,唤着小忌啊,娘亲就希望你和你哥哥两个人开心度过此一生,其他富贵名利都不打紧的。他那时正在边疆六镇纵游撒欢,突然听说娘亲被赐死,五雷轰顶,一日千里往回赶,回到行都母亲已经下葬,哥哥对此却一直缄口不语,几天后哥哥被立为太子,从此更是绝口不提娘亲二字。

  无忌紧紧攥住拳头,极力镇定自己,再说话时,嗓子已然哑了,“目下,大家不要胡乱猜测,务必要冷静,凶手一定想看见我们先乱了阵脚,他好趁机逃出去。”这么一说,人群里才有点平静下来。

  无忌道,“首先一个问题,各位是怎么被邀请来参加婚礼的。”吴总管立时跟着叫起来,“就是这件事最蹊跷了,这次先生大婚,只有我们桃花坞的人知道,而且特别叮嘱了大家,绝对不许外传。”

  无忌的侍从官午扬在旁边低声说,“我们自然是有消息来源。”众人一听便知是了,无忌公子眼线遍布大拓,桃花坞又近在行都,这种事瞒不了无忌公子的。其他人面面相觑,杨华昂然,怎么了,我们有天突然收到的飞鸽传书,说公孙先生大婚。但是我们的确不知道哪里的消息源。那鸽子也不是我家的,鸽子送完信当天就突然被毒死了。郑胖儿说,不错,我们也是突然收到了飞鸽传书,那鸽子也是过后不久就死了。王烈、崔子复也都纷纷附和,居然全都是一样的手法,而且都在同一天各地收到此消息,无忌沉吟,“消息传递整齐划一,发送的对象都是当朝世家大族,吴总管,这新娘子什么来历?”

  吴总管叹息,“半年前逃难到桃花坞的,一开始在咱们这里当洗衣匠,后来被莫管事推荐,选到老爷身边帮助鉴别古画,后来发现这女人对古董十分在行,一来二去的,唉……,老爷有次约莫喝醉了,对我说,开始觉得这个女孩样貌很像他当年喜欢过的一个女子,后来发现她还很有才情。老爷一向钟情有才情的女子。”

  “那么把莫管事叫来问话。”吴总管还没来得及吩咐,一个男仆匆匆出去寻唤,等了许久不回来,又派了一个去,也是一去不回,吴总管着急起来,“这帮懒骨头,不要以为先生不在了,你们可以放肆,桃花坞依然有桃花坞的规矩。”这时有人慌慌张张进来,“吴总管,莫管事一周前回家探亲,到现在都没回来呢。”无忌豁然起身,“午扬,仔细检查这两具尸体,尤其看是不是用了易容术。”在场人听得莫名其妙,午扬恍然大悟,急忙摸到两具尸体脑后。

  “果然被易容了。”

  午扬手指一拨,拔出两枚金针,那两具尸体容貌慢慢发生变化,吴先生惊叫一声,“这是桃花坞的两个下人,今天一直在这里筹备婚礼的。”

  无忌一拍额头,“糟糕,快,派人去追刚才那两个人。”此言一出,别人还在迷惑,吴总管一下明白过来,一拍大腿,“刚才也是一时着急,看着这两人眼生,居然没反应过来。快,快去追。”

  众人这才约莫明白,桃花坞里混进了奸细,就是那个什么莫管事的,他帮助两个刺客安插在公孙先生身边,这两个刺客刺杀公孙先生后,又伪装成两个下人,混出了桃花坞。

继续阅读:四、刺客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行歌纪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