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胎记
无诤2017-08-27 08:572,171

  慧子点头。

  谢元凯之所以像入了魔似的惦记父母的房子,不就是这个岳母挑唆的嘛,现在又逼着女儿跟他撇清关系,还真是……

  “谢元凯的儿子什么态度?”

  “哪有儿子会支持父母离婚的呢,不过毕竟是父亲杀死了心爱的人,他对谢元凯不会不怨恨的吧。”慧子说到。

  但黎墨在谢俊文的脸上真就一点怨恨都看不出来,他的脸色苍白,眼神却很坚持,被韩淑珍赶出来好几次依然雷打不动走回去。

  从葬礼回到警局,黎墨被陈可喆逮个正着:“参加谢青青葬礼去了?”

  “嗯,”黎墨心虚地低下头,“那个什么,我把谢青青的照片还回去了,案子结了,怎么也得给人家留个念想不是?”

  “我警告你,别多管闲事!”陈可喆根本不理照片那茬,食指狠狠戳在女孩脑门上。

  “我今天观察了一下,你还得咱们从谢青青家里拿的那些照片吗,我发现谢青青的照片都是冬天的你说奇怪不奇怪?我问过她妈妈了,她妈妈说是因为谢青青手臂上有块胎记,她觉得不好看,所以夏天露肉的时候不拍照。”黎墨跟在陈可喆屁股后面,屁颠屁颠的汇报着。

  “你好奇的太多了吧?”陈可喆停下脚步,发飙前的宁静。

  “好了好了我不好奇了,我去找陆老师吃红烧肉了,拜拜!”看来说话时机不对,逮住陆军生这个救星,黎墨撒腿就跑。

  “陆老师,我问你个事,你发没发现谢青青右手臂上有块胎记啊?”远离了陈可喆,黎墨才悄悄问道。

  “胎记?”陆军生皱了皱眉头,回忆片刻,“胎记应该是没有,不过她右手臂上有刀子划伤,伤口旁有块黑了吧唧的东西,在水里泡了一晚上,一撮就掉了,我以为是什么劣质的纹身呢。”

  “掉了?”轮到黎墨皱眉头了,连照片都不愿意拍的胎记,怎么会一撮就掉了呢?她不能闲的没事干纹个胎记吧。

  吃完饭,黎墨打电话给慧子,让她问问孙理,谢青青是不是有这么一块胎记。不知道为什么她总是隐隐不安,觉得哪里有问题。

  回到办公室,趁着陈可喆不在,黎墨把案子前前后后又梳理了一遍。

  其他地方都可以解释,但是谢元凯杀人经过却显得有点耐人寻味。

  黎墨去过谢元凯父母的看房子两次,凭借强大的记忆力,她可以肯定,在房子附近并没有看到过谢元凯的车。而且按常理来讲,谢元凯腿受伤也不会选择开车出行才对,那他的车应该停在自己家的车库。难道案发当天他特意回家开的车?

  如果是这样,那他就是预谋杀人,绝非临时起意了。

  这时,陈可喆跟章队长一起进来,黎墨想都没想,一股脑把自己的疑问说了出来:“而且他车里还放了把匕首,谁没事会在车里放匕首啊?”

  “案子已经结了。”陈可喆冷冷地看着一腔孤勇的女孩。

  “可是还有疑点啊,”黎墨坚持,“再说了,谢元凯要杀人,他拿着匕首上就是了,干嘛还先用石头呢,或者在车上就解决了,干嘛了要把谢青青赶下车这么费劲呢?”

  “案子已经结了。”章队长再次重复陈可喆的话。

  黎墨的心冷到了极点,警察就这么办案吗,明明有很多矛盾点,为什么不去搞明白呢?!

  如果他们不查,那她黎墨就自己查!想到这里,黎墨默默坐了下来,等陈可喆和队长走后,她也动身出发了。

  第一站,要当面会会谢俊文。

  去了谢俊文的单位,同事说他已经辞职了。也是,父亲变成了杀人犯,哪个公司还会要他呢。

  黎墨直接杀到了谢俊文家里,也就是谢元凯自己家,五层楼,没电梯,也是十几年的老房子了。

  “有事吗?”谢俊文的样子看起来人不人鬼不鬼的。

  “为了你父亲的案子,我还有些疑问。”黎墨开门见山。

  “不是都结案了嘛,还问什么?”谢俊文有气无力的说到,但还是闪身让黎墨进了门。

  “你父亲的腿是怎么受伤的?”黎墨环视着客厅的摆设,很是简单的装修,家具也是老旧的款式。

  “喝了酒摔的。”谢俊文有一搭没一搭的回答。

  “他腿伤了以后就去你爷爷家住了吗?”黎墨坐在沙发上,沙发发出支丫的声音。

  “出院以后就搬过去了。”谢俊文也坐下。

  “那他的车呢,放在这边还是也开到你爷爷奶奶家了?”黎墨把话引到正题上。

  “车在这边,谁会给他开到那去。”

  果然如此,黎墨心里暗自点头:“那案发当天你父亲怎么就开着车去了市立医院呢,他是先回家开的车?难道这都是计划好的?”

  谢俊文这才发现黎墨是在诱导自己回答问题,他脸色一沉:“你是想说我爸爸早就计划杀人了吗?我告诉你不可能!我爸爸绝对不是会杀人的人,他一定是太冲动了!”

  “你别激动,我只是推测,”黎墨放缓了语气,“我也相信他不是预谋杀人,毕竟尸体在清水湾发现,如果是提前计划,总是要了解抛尸地点的,清水湾那个地方,只要稍微关心一下就知道政府要治理了。”

  “那你什么意思?”谢俊文紧握着拳头,脸色苍白苍白的。

  “有矛盾点就要考察啊,万一你父亲的案子另有隐情,难道你不想弄清楚吗?”黎墨循循善诱,如果谢俊文肯帮自己,那真是事半功倍了。

  可谢俊文的反应很令人失望:“我爸都认罪了,你还查什么?警方不是说已经结案了,你还查什么?”

  “我……”倒是黎墨,有些无措了。

  “我的生活已经一团糟了,你们就不要再来打扰我了好吗?”谢俊文面无表情起身开门,示意黎墨离开。

  黎墨张了张嘴巴,什么都没说出口,走到门口,才突然想起:“对了,你知不知道,谢青青的右手臂有一个胎记?”

  “什么胎记,哪有什么胎记!”谢俊文再无耐心,恨恨地关上了门。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接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灵魂接力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