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6 明末不相依(六)
小凉烟2020-02-06 13:422,390

  这天是铭希高中迎接新生的日子,迎新仪式上,学生们着装整齐,站在立有国旗的演讲台下憧憬着高中。

  临近尾声,主持人请优秀学生上台演讲,一个身材纤秀的女孩子走上讲台,落落大方地接过话筒,笑容纯净美好。

  “今天是我们步入高中的第一天……”女孩子声音悦耳,又不失特点,把原本枯燥无味的演讲词说得娓娓动听。

  “那个女孩子是谁啊,好漂亮!”美女帅哥向来是人们热议的对象,女孩子演讲时,有点不安分的男生女生们在台下小声议论起来。

  “听说是这次中考状元,叫单一依。”

  “哇,美女啊。”

  台下的小骚动没有影响到单一依,然而就在演讲即将完美结束的时候,一辆红色法拉利从校门口招摇地开进来,还不忘记用大喇叭让全场惊动。

  虽然没有学生明目张胆地感叹,但一个个目光开始不住地往车那边瞄。法拉利开进学校,嚣张地停在教学楼前。校领导们摇头侧目,又怀疑是不是什么尊贵人物大驾光临。

  然而法拉利的车窗缓缓落下,一个穿着校服的男孩儿摘下墨镜,目光孤傲,俊脸淡泊,深黑色的瞳仁里流露出一丝嘲讽,仿佛正在期待众人的惊恐。

  瞬间,全场惊动。

  这时单一依完成了演讲,放下话筒,顺着嘈杂的声线望去。而男生刚好把头扬起标准的45°,像俗套言情小说里的男主角一样,无意间对上单一依的视线。

  那一瞬,四目交错,忘记是谁先心动,又是为何心动。

  在这四目交错之前,这个故事可以用第三人视角叙述,可是在这之后,似乎只剩下了安明末的一厢情愿。

  安明末很小的时候还是一个根正苗红的小正太,性格和暖,头脑聪明,在上初中之前,一直是一个人人羡慕的好孩子,小姑娘一样让安婉省心。

  小升初时,神童安明末考上了全市最好的初中的尖子班,得到通知的那天晚上,小小的安明末拿着录取通知书给爸爸妈妈看,可是屋子里静悄悄的,日暮垂落,更显房间压抑。爸爸妈妈坐在沙发两侧,谁也不理谁。

  他先是靠近妈妈,捅捅她:“妈妈,你快看,我考上了最好的班级。”

  心烦意乱的安婉一把推开他:“走开,自己回房间玩儿去!”

  失落的安明末鼻子一酸,哭了,安婉火儿更大了,刚想再次发作时,坐在沙发那头的男人爆发了,他走过来,一把拉过安明末,冲沙发上总是不可一世的女人怒吼:“安婉,你不要拿孩子撒气!我告诉你,我刚刚跟你说的事情就这么定了!”

  “你说定了就定了!”安婉猛然从沙发上站起来,吓得安明末一哆嗦,“怎么?性格不合离婚?我看你是在外面有女人了吧!”

  “你……有什么话我们回屋子里商量,你怎么可以当着孩子的面儿说这种话!”

  离婚?安明末惊诧地抬头看着这个世界上他最爱的两个人,眼神惊惧,心里一片凉。那天两个人吵了好久,父亲担心安明末心里不舒服,把他劝回房间里,可是两个人激烈的争吵生还是从门外传来,一字一句刺痛安明末的心。

  上初中前的那个暑假,梅子青黄时,安明末的父母离婚了,他被法院判给安婉抚养。判决下来那天,安明末看着妈妈一直在哭,一直在给朋友亲戚打电话,说前夫的不是。而安明末站在房间门口,从黄昏到日落,无力地看着日光从身上褪去,冰冷的黑夜笼罩全身。第二天安婉就带他改了姓氏,告诉他要记住,他是一个没有爸爸的人,他安明末只有一个母亲!

  从那以后他再也没见过父亲,刚开始父亲会为了来看他堵在门口,和安婉发生激烈的争吵,后来安婉的事业越来越大、越来越忙,就直接搬家,安排安明末转学到另一所非常好的初中。

  一开始安明末也理解母亲,虽然不知道他们为什么离婚,但他觉得妈妈一定很辛苦,所以他还想做一个好孩子,依然成绩优异,天天向上。虽然见不到爸爸他也很难受,但他觉得,只要他渐渐长大了,表现好了,就一定能见到父亲,他记得爸爸的名字,也有父亲留给他的记有手机号的纸条,虽然他没有手机,但有的时候他会借朋友的手机给父亲发短信报平安,但是那些短信却石沉大海,没有任何回信。

  初二刚开始的一天,忙于事业的母亲难得回家一次,那天他感觉母亲的表情很不自然,好像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了。果然,晚饭的时候,母亲表情严肃地告诉他给他请了两天假,让他参加……参加他父亲的葬礼。

  我爸爸怎么了?

  安明末猛然站起来,筷子摔在桌子上,眼睛里汹涌着震惊和悲痛。安婉第一次没有因为安明末提到“爸爸”两个字生气,只是有些不耐烦、又很别扭地挥手示意他坐下,说,你坐下,他出车祸了。

  什么时候?他问。

  前天出的车祸……这两天抢救着来着,我以为没什么事情,结果今天说抢救无效……

  那为什么前两天不告诉我!

  他猛然站起来,第一次冲母亲大吼,痛彻心扉。

  我不知道他会……

  也是第一次,安婉态度软下来,她无可奈何地垂下眼帘,掩饰心中的张皇。

  现在在哪个医院?他声音颤抖,盈满、溢出的泪水从面颊悄然划过。

  明天就能看见了,你冷静冷静。固执的安婉依然不松口。

  告诉我!在哪里!他是我爸爸啊!我连他最后一面都没见啊!安明末敲着桌子,情绪失控。

  安婉从来没见过一向听话的儿子这样激动,她也站起来,强鼓起脾气,吼回去。

  安明末!你给我老老实实在家里待着!这么晚了,你去哪儿?一个男子汉,这点儿事情都承受不了吗?

  安明末难以置信地看着眼前这个女人,这点儿事情?她认为这是一点儿事情吗?

  他苦笑,看了一眼窗外无尽的夜色,冲出家门,第一次,不再理会母亲的呼唤。那天晚上他边跑边哭,漫无目的地寻找父亲,每到一家医院都会冲进去,拉住护士问:“这里有我爸爸吗?他叫张川升,我求求你,帮我找找我爸爸吧!他叫张川升,今年40岁了……”

  最后他跑累了,只能蹲在一家医院门口落泪,任突袭的悲伤击垮内心,最终像一只受伤的幼虎,晕倒在地。

  父亲葬礼那天,他一滴泪都没有落,只是平静地看着那口装着他来不及再见一面的亲人的棺材沉入漆黑的大地,从此长眠,也是那次他才知道他手里父亲的电话号码被母亲改动过。

继续阅读:017 明末不相依(七)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猫故我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