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7 明末不相依(七)
小凉烟2020-02-06 13:423,089

  从此,他看着衣着精致、举止干练的母亲,心里充满的不再是柔情和理解,而是恶心和恨,这种恶心和恨像是是从毒瘴潮湿里生长出来的树,在往后多年里墙一样横亘在母子之间,遮蔽了所有光明。

  父亲葬礼后,安婉说,你要赶紧恢复状态,学习不能拉下。

  看着母亲冷淡残酷的脸,叛逆的念头像疯长的草,无法抗拒地在他心里扩散。一个月后的期中考试,安明末从全年级第一跌到第一百六十七,并且在未来的考试中越排越后。面对安明末的改变,安婉震怒,她一边在商圈里厮杀,一边想尽办法让安明末成绩好起来。

  然而她的铁腕政策引来的是安明末更剧烈的反抗和她更加强硬的打压,这一切恶性循环,龙卷风一样将母子见的柔情吹散、毁灭。

  上高中之前的两年间,母子之间的战争越来越多,积攒的怨气越来越厚重。安明末的性格日益桀骜,做的事情也越来越出格,而安婉也越来越偏激,只不过事业倒是如日中天。

  不过安明末虽说后期越来越叛逆,但是他不过是为了报复母亲,并不会真正断送自己的前程,所以他学习依旧认真,只是每次为了气母亲,特意改错几道分值大的题,让成绩降低。

  最终中考时,他轻松地考上最好的高中,面对欣喜若狂要奖励他的母亲,他张嘴就要了一辆法拉利,故意做出喜好挥霍的姿态。虽说不情愿,但安婉还是答应了,以为安明末不会开车,不会有什么事情。

  结果安明末自己偷偷练,开学第一天,他就无证驾驶、开着法拉利进了校园。也是从那天起,他结识了单一依。

  在两人眼神交错的瞬间,彼此都凝滞了一下,然后以单一依不自觉的微微一笑做结。

  因为安明末的出格行为,安明末被班主任留下来挨训,而中考状元单一依在办公室里帮老师整理新生名单,然后乖巧地和老师道别,独自离开。虽说此时的安明末外表上桀骜不驯,一副不良少年的样子,但天生性格柔顺的他喜欢的是就是像单一依这样明亮灿烂、学习优异的女孩子,单一依留给她的第一印象很好。

  老师训斥了他什么,他一句话也没听进去,因为他很清楚自己是什么样的男孩子,也清楚外人是如何看待他的,他表面上无畏无惧地接受着批评,心里却在担心自己这样的出场方式会不会引起单一依的反感,毕竟很多乖乖女尖子生对他这种“不良少年”还是蛮有偏见的。

  不过好感终归只是好感,那时的安明末并没有想要为了单一依改变。

  终于被教训完,安明末慢悠悠地走出教学楼,思考该去哪里玩耍好时,却意外地看见站在法拉利旁边的单一依。

  “这个年纪可以学车吗?”单一依一见安明末走出来,就迎上去,笑容明净,落落大方,亲切自然,有些过分的自来熟,却不引人反感。

  “不能,没到18。”安明末高傲地昂着头,深黑的眼眸平静如水,话语间流露出淡淡的轻蔑,不过心里很意外,他没想到她会问这个问题。

  “这样啊。”女孩子大大眼睛里的光芒弱了一点,目光失落不舍地落在车上,红唇轻启“我其实一直羡慕会开车的人,感觉酷酷的,爸爸之前就跟我说未成年不能开车,今天看见你开来了,还以为他是在骗我呢。”

  “女孩字还是现在不要学开车,上路危险。”看着单一依明澈的眼睛,安明末忽然傲慢地有些忸怩,仿佛下一面就会变成曾经那个温柔的少年。

  “你还说我呢,你自己开车就不危险?”听了安明末略微柔和的回答,单一依嗔笑着看向安明末,“不过你这个是什么车啊?这个牌子我怎么没见过。”

  “法拉利。”说出这几个字时安明末是自豪的,他等待着单一依的惊呼。

  然而单一依绕着车走了一圈,更是迷惑:“法拉利?这个牌子我听说过,是好车吗?怎么平时没见过?是还在销售中的车吗?虽然没什么名气,不过看起来还挺不错的。”

  真是可笑,这丫头居然不知道法拉利是豪车?他冷笑一声:“无知,这个可是豪车。它……”

  就在安明末刚想继续说下去时,单一依俏皮努起的嘴打住了他,他心里有点懊悔,再怎么说眼前这个大美女没找他没惹的,他这样傲慢的语气可能要引人反感了。不过也不能怪他,他好像很久都不会好好和陌生人说话了,有时甚至对人越是感兴趣,就越刻薄。

  然而让他意外的是,单一依并没有因为他傲慢自大的语气表现出丝毫不满,反而笑了,言语里带着淡淡的嘲讽,却依然不引人反感:“你这是在炫富吗?搞笑,豪车怎么了,搞得好像是拿你的钱买的似的。”

  “炫富?我天生富贵,不需要炫。”

  “不,你不是天生富贵,而是天生富营养化吧。”虽说是嘲讽的话,但是从单一依口中说出来,竟然还带着些不让人反感的友好,她绕过豪车,走过来,眼睛里闪着期待的光芒,:“我们两个别再这里贫嘴了,叫我开车吧。”

  在美色的迷惑下,他居然答应了,两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孩子就这样开着豪车招摇在街上,安明末伪装得很好,他把校服一脱,里面是成熟的黑色衬衫,一副墨镜盖住大半脸,暗黑色的车窗模糊了他的身形,车在行驶时根本没人能看出里面是一个刚上初中的小孩子在开车。

  那天他终究没让单一依摸方向盘,他疯一疯就可以了,作为一个男孩子,他允许自己拖一个女孩子下水,毕竟小小年纪开车太危险了。

  不过两人也因此熟络起来,他本以为单一依会像大多数好学生一样有点儿保守,不逾越规矩,但单一依的行为却经常让他很吃惊。

  比如说她会经常灵敏地在他违纪帮他打掩护,帮他瞒下逃课、不写作业等恶行,甚至有一次模仿家长笔迹,开伪假条,和他一起逃了一天的课。这样的单一依让安明末更喜欢了,在他看来,单一依聪明好学又不失灵气,像一朵独特的紫玫瑰,单纯、神秘、美丽、灵动。

  这份来之不易的喜欢甚至让他对曾经的伤口怠慢起来,和安婉吵架的次数竟然都减少了,有的时候为了得到单一依的认可,甚至会故意考好几回。

  安婉以为是儿子懂事听话了,非常高兴,也就在相当长的时间里停止了和儿子的战争。就在高一下学期的暑假的一次聚会结束时,安明末和单一依顺理成章地在一起了。

  至少在那个时候,安明末是笃定单一依像他一样珍视这份爱情。出身于平凡之家的单一依不懂名牌、不懂奢侈品,安明末就买来给她,骗她只是几十块钱的仿版,因为太贵的东西,单一依不要。

  他还记得那个时候单一依很喜欢一个牌子——ICE-QUEEN,于是安明末每次在ICE-QUEEN出新款女装时,第一时间买下来送给单一依,骗她说是自己亲戚开服装店,经常会进仿版衣服。单一依见总是让安明末破费,很不好意思,总是“下令”不许他再给她买东西,可是她越是这个样子,安明末越是想要对她好。

  单一依也经常会送他东西,每次都送她亲自做的东西,比如说围巾啊、手套啊这些零零碎碎的小物件,虽然不值钱,但精致可爱,承装着让安明末感动的心意。

  或许在遇见单一依之前,心底细腻柔软的安明末从来没对一个人如此关心对待过,因此那个时候的单一依于他而言是一场天赐的甘露,润泽了他久涸的心灵。

  “那个时候的她,真的很好。”病房里死寂,安明末墨黑的眼睛望向虚无,流露出淡淡的悲伤,他继续缓慢低沉的讲述这个故事。

  “ICE-QUEEN?”然而苏如碧却在听见ICE-QUEEN这个牌子后走了神,轻轻地自言自语。她忽然想起来那天晚上救秦凌生时“借”来的那件连衣裙好像就是ICE-QUEEN的,这两天要赶紧还回去。不过听安明末这么一说,她才想起来ICE-QUEEN是一个奢侈品品牌,当时她看那家的的环境也不像能买得起这种衣服的人家啊。

  “怎么了?”秦凌生见她走神,问了一句。

  “哦,没什么,就是想起来些别的事情。”秦凌生的声音让她回过神儿,“明末,你继续说,接下来怎么了?”

  “接下来,我才发现我遇见的不是纯净的天使,而是虚伪的恶魔。”安明末的眼神变得越来越空旷平静,用低沉晦暗的声音继续着故事。

继续阅读:018 明末不相依(八)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我猫故我在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