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8
艾乐直2017-08-07 13:032,988

  泰国临海小镇 一个阴雨不断的闷热下午 朗昆的家

  午饭过后,阿锐躺着看书时,素娇敲门进来,说朗昆找他有事。

  阿锐放下书,来到朗昆的房间,这时,他正坐在桌前用毛笔写着字。阿锐坐到朗昆对面的椅子上,不发出任何声音。

  “自己是华人,可惜连汉字都写不好。阿锐,你来看看我这字写得你认得吗?”朗昆示意素娇出去,然后站起身。

  阿锐知道朗昆对汉语,只会说不会写,对此有很多传闻,有的说是他那个中国妈妈教他的,还有的说是他的中国保姆教他的。阿锐站起来,低头看了一眼朗昆的桌案,上面的毛笔字迹很丑,歪歪扭扭的像是幼儿园的小孩子胡乱画的。

  “认识吗?”朗昆问。

  “认识。”

  “说说看。”郎昆充满期待地问,“这两个字念什么?”

  阿锐想了想,将两个汉字在自己的脑子里排列成一个词,随口说:“九张。”

  “反过来。”

  “张九?”阿锐问。

  “嗯,张九。”朗昆坐下,样子像是舒了一口气,放下了心。

  “张九是谁?”

  “我。”朗昆让阿锐坐下,“朗昆并不是我的真名,张九是我的真名。应该是我妈妈给取的,可能是吧,也许是别人。其实我叫张九。你是我认识的,第二个知道我真名的人,阿锐。”

  “为什么和我说这个。”

  “没什么,就是想告诉你而已。”朗昆又站起身,走到窗边,“L市,在中国的东北部,是个有几百万人口的大城市。阿锐,你知道那里吗?”

  “听说过。”阿锐回答。

  “阿锐,你是哪里人来着?”

  “湖北人。”阿锐平淡地说。

  “湖北,离东北远吗?”朗昆说着,自己也笑了起来,“应该很远吧。”

  走廊里,艳铃路过,看到素娇正可疑地扒在朗昆的门口。

  “你在干什么?”艳铃路过时小声问。

  “偷听。”素娇转过头来,手捂着嘴,一脸笑意。

  “偷听什么?”艳铃想推门进去。

  素娇拦住她,“朗昆,他特别好笑,今天早上开始就用毛笔在本子上写字,写了好多,字丑得很,还让我叫阿锐来,估计正问阿锐写得好不好。”

  艳铃一听,笑着摇了摇头,转身离去。

  素娇望着艳铃的背影,脸上的笑容尽失。

  云南边境缉毒大队办公室里,支队长徐少飞已经几天没合眼了,他那只老式诺基亚的手机一直没有动静,这让他悬着的心,一直放不下来。

  另外一只一模一样的手机,在“虞美人”的手里,虞美人是潜伏在金三角地区的一名缉毒警,和徐少飞单线联系已经很多年了,这些年通过虞美人的情报,边境缉毒干警捣毁了很多涉毒运输团伙。

  徐少飞是“虞美人”的联络人,两人的情报信息,全部都通过过手机短信进行密文传递,“虞美人”的安全是徐少飞最大的心病,特别是上次,自虞美人传来情报,说小毒王朗昆有意派人到中国大陆的L市进行活动,这让徐少飞有些紧张了,虞美人本身就是L市人,这是否说明小毒王已经对他的身份有所怀疑,而派人过去调查,或者,本来没有怀疑,但被派来中国的人,如果在L市发现了虞美人生活过的珠丝马迹,那么,虞美人在泰国的安全就会被成巨大的问题。

  手机在徐少飞注视了很久之后终于响了,那边传来的情报完全出乎了徐少飞的预料。

  L市老城区的夜晚一片喧闹,特别是“只家场”,这里横纵的胡同大街自发集合了整个L市所有的美食夜市,但凡入夜便灯光辉煌,人声鼎沸。

  一家烧烤摊前,挤着几张小桌子,张晨挤了半天才抢着一张脏了巴叽的桌子,郭阳坐在他对面,两个人点了一桌子的烧烤和啤酒。

  “这车是你的?”张晨瞪着大眼睛问,“我靠,那你是真富豪啊。”

  “车是我借给我嫂子的哥哥的,他是警察,我就寻思着你可能也是警察。”

  “祝雄?”

  郭阳拿起酒杯,点了点头:“对,就他。”

  “那是我们组长。”张晨也适时地举起杯子,碰了一下郭阳的杯子,然后问,“你怎么看出来那是你的车?我们用的时候换过牌了。”

  “后门上有个划痕,一直没修。”郭阳说着喝了一口,“你今天在酒庄干什么?”

  “装富豪啊。我们借你车执行的任务完事儿了,大获成功,我就厚着脸皮朝领导把你那车又借了几天,想用来当背景,照相片,发朋友圈,参加一些你们这种上流社会人士的活动,就像今天那红酒会。”

  郭阳想乐,但忍住了:“你去那酒会,就为喝酒去了?”

  “嗯,不就是白喝的吗?”

  “是,白喝的,和超市差不多,试喝。”郭阳一边说,一边回忆着张晨下午在酒会上豪饮越想越想笑。

  张晨脸上开始变红,郭阳盯他看了一会儿,知道这不是因为听到自己的话不好意思,而是刚才的红酒劲儿上来了,这有点儿上头。

  “哎,我说,你那擒拿挺棒的啊,身手不错啊!”张晨说着又主动和郭阳碰了一杯。

  “还行吧。”郭阳没细说,就点了点头,抿了一口。

  张晨觉得自己有点儿晕,小声说:“大哥,你除了卖红酒,还干别的吗?”

  “什么?”

  “我是说,你是不是什么摔跤运动员?还是搏击教练?”张晨问。

  “怎么会,我不是。”郭阳连忙摆手,其实他自己也不知道下午哪来的灵感,就这么顺其自然地把一个刑警按地上半天。

  “那你以前是干什么的?”张晨问。

  郭阳一下子,什么也说不出来了,思考良久,还是把实话说了,不知道为什么,他感觉这个张晨看着这么眼熟,说不定自己以前见过,或者认识,也不知道怎么着,就对他有这么一种安全感。

  “失忆!”张晨一惊,“那你一定很痛苦吧!”

  郭阳不好意思地看了看周围惊讶的目光:“也还行吧。那个……你们是执行的什么任务。”他本来就是急着想换个话题,但没想到张晨根本没听见一样,还是在那没完没了地说着关于失忆者的痛苦生活和如何恢复记忆的方法。

  “我也是学习过心理学知识的,你别以为我是在警院学的犯罪心理学。”张晨边说边摆手,“我告诉你啊……”

  “我这问题不是心理上的。”

  “是,你这是器官上的,你是产生心理活动的基础设施出了问题。”张晨说着,把手放在太阳穴上,半醉地说,“你!是脑子坏了!”

  他这话一出,隔壁桌的一个大哥,差点儿把一串羊肉直接插到喉咙里。又是一轮惊讶的目光传来,像追光灯一样,闪得郭阳张不开眼睛。

  “那个,你是不是喝多了,我送你回去吧。”

  “没有!这才两瓶儿!”张晨指着桌上的空瓶子,“我一箱都没问题。”

  郭阳上下打量了一下张晨的体格,心想,你现在这得性不是这两瓶啤酒造成的,是刚才的红酒造成的!

  “你别……别总打断我啊,我和你说,脑子坏了,也是能治的。人的大脑里,负责记忆的环节,是……是什么来着?”张晨醉熏熏的看着郭阳,“你还记得吗?”

  “我哪知道!”

  “你也不知道?”张晨摇了摇头,“什么来着……算了……”张晨说着笑着抬起头,两个眼睛直视着郭阳说:“你不用知道了……反正你也记不住。”

  这句话说的声音并不大,起码没有刚才那句“失忆!”“你脑子坏了!”的声音大,但这句话,传进郭阳的耳朵里,却在他的大脑中引起了一阵龙卷风。

  这张微笑的脸,这张从白天开始就一直觉得熟悉,亲切的脸,配上那个笑容,配上那句话:你不用知道,反正你也记不住。

  郭阳不知道理由,当上面的条件都成立的时候,他的心里出现了一股激烈的恨意,这个人并不是自己的美好回忆!“恨!我恨他!我是那么恨他!”没过几秒钟,郭阳恨得牙根痒痒,恨得两只拳头攥得吱吱作响,他控制不住自己,根本无法控制。

  在张晨还在努力往自己嘴里塞肉的时候,郭阳突然起身,双手扼住了他的脖子。

继续阅读:Chapter9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晨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