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7
艾乐直2017-08-07 13:042,879

  L市 一个阳光明媚的下午

  郭阳穿着黑色的西装,从出租车里下来的时候,以为自己眼花了,他竟然看到那辆父亲送他的进口车在排队进酒庄,从旁边路过的时候扫了一眼车牌,确实不是自己的那辆。但是,自己的那辆借给了嫂子的哥哥——一个警察,虽然不知道他有什么用,但是至少他应该不会开着这辆车到酒庄来参加酒会。

  今天是郭阳少有的一次外出,最近他一直沉缅于后悔自己失忆前没有好好地珍惜刘忆潇而失忆之后再见她又落入了爱河。据刘忆潇说,她的丈夫长年在外国工作,很少回国,这虽然是个好机会,但郭阳却怎么也做不出破坏别人家庭的事情,刘忆潇告诉郭阳自己只是拿郭阳当一个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这句话回荡在郭阳的脑海里,理解不了它的意思,因为其实夫妻也一样是没有血缘关系的亲人。

  父亲的朋友送来了请柬,说一个老伙伴的太太在L市的一家红酒庄园要召开一场特别的酒会,这家庄园的名字叫“安达鲁奇亚”,作为一家红酒商店的老板,即使再不称职,也应该过来捧捧场,特别是这次酒会还会提供各种规格的自制酒,郭阳也想尝尝,所以他拒绝了刘忆潇关于一起吃饭的邀请,独自一人来到了“安达鲁奇亚”酒庄。

  郭阳见那辆车停稳,故意在原地站定了一会儿,想看看那车上下来的司机是谁。但就这么一站,他发现那车的左后方,靠近后门拉手的地方,有一个非常细小的划痕,他一愣,立刻确定这辆车是自己的无疑,但车始终是借给了警察,丢了肯定是不会,也就是说,有可能今天警察在利用它办案。

  前门打开,一个小年轻从车里下来,打扮时尚,郭阳并未看到他的正脸,但对他价格不斐的衣服却留下了印象。

  没再多停留,郭阳跟随着前往酒庄会场的人员,一起朝前方走去。

  酒会的第一章节叫“阿波罗之光”,郭阳不怎么喜欢这个奇怪的名字,其实它的意思就是大家一起品一品香槟。被安排在两个话多的老板中间,郭阳应付了几句,便拿起酒走开了,他并没说自己是郭阳,更不敢说自己是谁的儿子,因为在这种充满了商业气息的地方,充斥着想和他父亲攀上关系的人。

  已经第三杯了吧。郭阳倚在墙边,手里晃着一个杯底的香槟,其实他并没怎么喝,这第三杯,说的是,他发现开他车来的那个青年,已经在他注视的这短短几分钟里,像喝啤酒一样,干掉了三杯香槟。

  郭阳还是通过衣服认出那个人,这次,他回过了头,一刹那,郭阳有些奇怪的感觉,觉得自己好像在什么地方见过他。但这想法很快消失了,因为他的注意力完全落到了那个青年,一杯一杯地喝香槟上。

  “这是渴了吧?”郭阳嘴上笑着,心里这么想。

  没数清那人喝了几杯香槟,酒会就推进到了“维纳斯之光”的篇章,红酒来了。

  这次郭阳确定那家伙肯定不是渴了,他发现不远处摆着的清水和冰水,那个人路过了好几次,连看都没看。

  郭阳觉得好玩儿,便拿着手里的酒杯,走过那家伙面前,伸出一只手,轻声友好地说:“你好。”

  郭阳记得很清楚,以至于他日后回想起那家伙当时的表情,都会不禁笑起来。只见他嘴里一大口红酒,余光扫到了郭阳,赶紧转过身,用力下咽的时候,一滴酒顺着嘴角流了下来,就像是被人打吐了血。

  他赶忙伸手抹了一下嘴,擦净了红酒,甚至都没把那只擦嘴的手放到衣服上抹一下,就直接握到了郭阳的手上,郭阳有如五雷轰顶。

  “你好你好,我叫张晨,很荣幸能参加你们的酒会。”

  “酒怎么样?”郭阳抽回手来,很想就这么上去到他衣服上抹两下。

  “不错!你们这酒会真不错。”

  “是,这里人挺多的。酒怎么样?”郭阳忍住愤怒问。

  “很好!”张晨伸手比划了一个大拇指,“简直太棒了,年份也不错,酒体也很好。入口……”

  “你喝这么多,不怕一会儿醉了吗?”郭阳拦住那些不着四六的话,心想,你是不是已已经醉了。

  “你们这儿是……限量吗?”张晨一脸茫然地问,“喝几杯?”

  “不限量。”郭阳摇了摇头,“你是做什么工作的?”

  “我是法律顾问。”张晨自信地看着郭阳,“我没事儿,不会醉的,不过……有点儿饿了,什么时候给吃的?”那家伙问。

  “我不知道。”郭阳又摇了摇头。

  “你不是主办方吗?”他问。

  “不是啊。”郭阳再一次摇头。

  “那你东拉西扯地干啥啊,这不是耽误我事儿吗!”那家伙不高兴地转头继续喝酒。

  郭阳皱起眉头,转身走到这个不懂礼貌的张晨对面,低声说:“你是在执行任务的警察吗?”

  这句话,就像带着几百伏的电压,一下子从耳朵接进了张晨的身体,他都来不及思考这人到底为什么这么说,就一口气没上来,生生把嘴里的红酒全部都喷在了郭阳的身上。他原来一直以为电视里演的那些喷吐,都是嘴巴用力,但事实上,他真正经历的时候,却发现,原来是肺在用力。

  不起眼的两个人,引发了各种目光,大家纷纷回头。

  “抱歉抱歉!”张晨赶紧上前用手擦拭郭阳的衣服,郭阳本来要发怒,但见他这样的态度,便拦住他道:“别别,不用,我这衣服不值钱,别把你身上的衣服弄脏了,那个贵。”

  “这是毒贩要来寻仇了吧,这也太快了。”这么一想,张晨有点紧张,赶紧放下酒杯:“我带您去洗洗这件衣服吧。”说着,拉起郭阳的手就往外走。

  “不用了。”

  “你跟我走。”张晨小声说。

  郭阳就这么被张晨领到了自己的车上,坐在副驾驶的位置。

  “酒驾?”郭阳问。

  张晨不答话,他心里挺着急的,因为现在很想把车开回警局去,但现在又不能开,刚才喝了酒,总不能现在抓个犯人,再叫个代驾过来拉他们回去。

  “说吧,你是什么人?”张晨冷冷地问。

  “我是郭阳,做红酒生意的。”

  “你吸毒?”张晨问。

  “什么?”郭阳一愣,“你说什么?”

  “你是不是吸毒!”张晨问。

  “你是不是有病啊!”郭阳起身要下车,张晨一把将他按住,本以为可以将其制服,然后直接扭送回警局,但没想到郭阳轻而易举地就推开了他的牵制,并且轻松地下了车。

  张晨立刻打车门下去追,但没想到他打开车门的同时,郭阳竟然把他从车里揪了出来,这事情有点出乎张晨的意料“他没想跑?他是想把我从车上揪下来?”

  张晨用尽自己的毕生所学,希望可以制服面前的“歹徒”。但是,他万万没有想到,自己竟然遇到了这样的对手,这并不是一个与张晨势军力敌的对手,而是一个怕出手太狠把张晨打死所以一直让着张晨的对手!当然了,这些都是张晨被郭阳像按押犯罪嫌疑人似地按在地上的时候,他冷静思考的。

  “说!你是什么人!”在张晨耳朵里,郭阳的口气简直就像刘伊凡那孙子审犯人一样。

  “你是什么人!”张晨其实很想说你把我放开,但是不太好意思,而且就这么回答“我是警察。”也太难看了,于是他找不着别的回答办法,只能先这么将就着说一句,免得他更加愤怒,把自己打死。

  “我已经说了!我是郭阳!做红酒生意的!”

  “你说对了!”张晨回答。

  “什么说对了!”郭阳莫名其妙地看着张晨。

  “我说你说对了!一开始!”

  郭阳思考了一下,最一开始的话……那就是“你是在执行任务的警察吗?”,便问:“你是警察?”

  “让我起来!”张晨又挣扎了一下。

  郭阳松开了手,站起身:“我就知道你是警察。”

此章节为付费章节,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晨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晨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