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
艾乐直2017-08-07 13:032,823

  雨季森林中的天气,潮湿闷热。

  阳光透过茂密的树林,透过支起的木窗,洒进曼谷郊区的一处丛林深处的木屋。郭阳此刻正躺在窗下的木头床板上熟睡,呼吸均匀安稳,丝毫不管照在自己胸膛上的阳光如何炽烈。

  木屋的门被推开,进来的男人打着赤膊,手里提着一个冰袋。看到熟睡的郭阳,他无奈地摇了摇头,径直朝床边走过去,这几步路上,挡在他脚下的那几个空啤酒瓶都被他随意地踢开。

  “耀阳!醒一醒,耀阳!已经中午了!”男人一边拍着郭阳的肩膀,一边试图叫醒他,喊声从小到大。

  郭阳在被男人拍了几下之后,睁开了眼睛,停顿了几秒钟:“这里是哪儿?”

  男人将手里提着的东西随意地放到桌上,然后坐到郭阳身边,一脸不解地看着他,道:“我家。”

  郭阳盯着面前这个人,他的面孔自己很熟悉,名字也知道,他叫朗昆,是个二十出头的泰国华人,自己与他认识的时间大概是……一个月。

  “朗昆。我是怎么来的你家?”郭阳迷迷糊糊地问。

  “昨晚我们在酒吧喝酒,你还记得吗?”朗昆反问。

  “不记得。”郭阳并不想用力思考,因为过度的用脑,会有些轻微的头痛,这大概是宿醉后的症状,视线边缘的地板上,那些七扭八歪的空酒瓶好像在说明着问题。他摇晃着脑袋,非常不自信地小声说,“不记得了,大概……喝多了。”

  “你当时拿着行李。”朗昆倒了杯水,加了些冰,递到郭阳面前,“醒醒。”

  “我的行李呢?”郭阳问。

  “我帮你拿回来了。”朗昆指了指房间的角落,“那里。”

  郭阳痛苦地抓了抓脑袋:“我们昨晚在酒吧遇到,喝了一杯,然后我就喝醉了?”

  “我遇到你的时候,你已经喝醉了!”朗昆惊讶地看着郭阳,“你失忆了吗?”

  “完全记不起来了。”郭阳一抬头,“然后……”

  “然后我就把你接到家里来了,你又喝了很多。我也喝了不少。我醉了之后,你就直接睡了。”朗昆说着拿起床边的一件衬衫穿在身上,然后打开电视机,里边正播着香港的粤语晨间新闻,女主播用标准的广东话告诉观众,前日,一伙文物走私犯携带南粤时期文物从云南某口岸蒙混出境时,被我国公安干警成功拦截,此次拦截共截南粤时期文物一千八百余件。

  朗昆目不转睛地盯着电视屏幕。郭阳却连头也不回,拿起面前的冰水喝了一口。

  “郭阳,这个好厉害。”朗昆回头看郭阳,“中国的文物。”

  “什么?”

  “你没听到吗?刚刚讲的,一千多件文物被你们中国的公安拦住了。”朗昆笑着说。

  “我听不懂广东话。”郭阳说得心不在焉。

  朗昆长呼了一口气,不再作声。

  趁这工夫,郭阳开始整理自己的思路,好像被什么东西打断记忆。

  面前这个人是昆朗,没错,泰国人,二十岁左右,大学生。自己和朗昆认识一个月了,那是一个阴雨不断的下午,自己在曼谷一所老牌大学的图书馆里找着书,正遇到坐在那里安静看书的朗昆,那个区域的书架上摆满了东南亚史学的书籍,而自己正在找的那本正好就拿在郎昆的手里。

  和朗昆认识的前三天,自己几乎每天都要和他聊上一会儿,这个书呆子一样的泰国华侨正是这所大学的历史系学生。自己想要了解的问题也都在他那儿找到了答案,接下来工作得非常顺利,自己几乎得到了一切想要的东西。

  自己的真实目的几乎已经完全实现了。

  “对,自己的目的,已经实现了。”想到这里,郭阳抬头看了一眼电视机,嘴角露出一个不易被人察觉的微笑。

  “实现了,我为什么不回去?”郭阳在心里向自己发问,旁边的朗昆正安静地看着电视,并没有过多留意郭阳。

  我为什么要跑到洒吧喝酒?

  我为什么要和朗昆喝酒?

  我为什么会到这里来?

  我是怎么来的?

  一连串的思考让郭阳的头又疼了起来。

  “你在想什么?”朗昆戴上眼镜,穿戴整齐站起身问。

  “没在想什么。”郭阳也穿好衣服,他觉得此刻自己最好直接回国。

  “那我带你去玩吧。”朗昆笑着说,“今天带你去个好玩的地方。”

  “我有急事,得回国。”

  “急事?”朗昆愣住,“你要回中国去了?”

  “对。”郭阳穿好衣服,站起身的一瞬间头有些晕。

  “你回国之前的急事,是不是要给你的姐姐买包?”朗昆拉了郭阳一把,郭阳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不听使,头昏昏沉沉,一点力气也没有,但自己却依然站在地上,而不是一下子倒在床头。

  “走吧,我带你去开开眼界。”朗昆笑着拉着郭阳往前走,郭阳觉得自己此刻有如一具行尸走肉,听着朗昆的话,按他的吩咐行动前。

  黑色的夜空中绽开了焰火,火光映亮了海水,也和远处的城市灯火交相辉映。

  焰火的光刺痛了郭阳的眼睛,那从瞳仁直抵大脑皮层的一丝疼痛就像是个开关,拉醒了郭阳消失的意识:他发现自己站在了甲板上,环视四周,这是一艘中型的游艇,船上到装点着多彩的霓虹,船下是徐徐被推开的海水。

  我在哪?郭阳有些恐惧,这真实感强烈让他惊讶,海水咸腥的味道刺激着鼻子,这一定不是在作梦。

  “耀阳!”朗昆的声音钻进了郭阳的耳洞,在他的大脑皮层上形成了反应。

  郭阳回过头,看到朗昆正西装革履地站在自己面前,对,这个人叫朗昆,自己和他认识已经一个月有余,他是泰国人,大学生,书呆子……

  “甲板上冷,进来吧,马上就要开始了。”

  “朗昆,这是什么地方?”郭阳问,“你怎么换了衣服?你什么时候换的衣服?”

  朗昆微笑着走到郭阳面前,“你自己不也换好了吗?”

  郭阳低下头,看到自己脚上穿的皮鞋,举起胳膊到面前,看着自己身上窗的衬衫和西装。

  “我说了带你来好地方,是个大场合,要换正装。你自己吵着要去店里买的。你为什么不记得了?”朗昆笑着说,“走吧,拍卖会就要开始了。”

  “拍卖会?”郭阳一头雾水,为什么朗昆说的话,他一点印象也没有,他只记得在朗昆家里醒过来,之后的事情为什么又都不记得了,就像昨天晚上一样……

  朗昆把他拉进了船上进在进行的一场拍卖会。周围各种肤色的人三两坐着一团,交头接耳地说着什么。台上正准备着拍品,拍卖主持人正尽量用标准的英语向台下的买主们解释说明。

  郭阳被朗昆拉着坐下,他感觉自己头脑发涨,断断续续地记忆一定是出了问题,他想回国,但现在是在海上,所幸朗昆一直在他旁边。

  “马上就要展示了。你等一下。”朗昆笑着拍了拍郭阳的肩膀,“别急,马上就来了。”

  主持人展示了第一件拍品,他用英语向大介绍,这是一件南粤王的黄金面具。

  郭阳听到他的话,看到大屏幕上的图象和展示柜里的真品,惊讶地站起身来,他强忍着眩晕,小声在嘴里念着:“不可能,不可能……”

  “快坐下!”朗昆一把将郭阳拉到座位上,“你激动什么!”

  竞价开始,价格很快飙升,举牌却依然持续了很久。

  “你能听懂他的英语吗?”朗昆小声问郭阳。郭阳没有作声,只是痛苦地看着面前的展品。

  一共十余件展品在一个小时之内被抢购一空,成交价格都是天文数字。

  拍卖会后,郭阳目瞪口呆地坐在原地,连站起身的力气也没有了,他心里只有一个声音在响:

  这不可能! 

继续阅读:Chapter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晨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