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2
艾乐直2019-03-06 17:162,969

  “什么不可能?”朗昆侧过脸,张着两个大眼睛微笑地问郭阳。

  郭阳平复了一下刚才激动的情绪,但并未回答。拍卖会的人已陆陆续续地离去,导致本来并不怎么热闹的海面上,出现了快船的马达声。

  不一会儿,拍声会场里就只剩下郭阳和朗昆两个人了。

  “耀阳,你认识我吗?”朗昆问。

  郭阳木讷地转过头,看着朗昆,不一会儿点了点头:“认识。”

  听到郭阳的回话,朗昆皱起眉毛,有些担心地说:“你到底……怎么了?来,喝口水。”

  “我怎么了?”郭阳说着接过朗昆递来的杯子,喝了一口有气无力地说,“我没事。”

  朗昆拍了拍郭阳的肩膀:“如果你真的没事,你怎么可能认识我呢?”

  “什么?”郭阳一愣,朗昆的话郭阳听到了,但却没有听懂。

  “我的话,逻辑奇怪吗?”朗昆拿出眼镜戴上,“耀阳,你今天精神不好。我问你,我是谁?”

  “你是朗昆,泰国华侨,二十岁左右,大学生,书呆……”郭阳突然意识到自己对朗昆的认识,仿佛就是这么几个空洞的词汇,完全没有活灵活现的感觉,朗昆,泰国华侨,二十岁左右,大学生,书呆子。

  “没错没错,你说的都对,我就是一个书呆子。”朗昆微笑着摸了摸自己的后脑勺,“

  那你还记得,你是谁吗?”

  郭阳并未回答,他只是在心里说了一句,我是郭阳。

  “对,你是郭阳。”朗昆哈哈大笑起来,“抱歉抱歉,郭长官,我实在忍不住了。”

  郭阳猛地回头看着朗昆,他不应该知道自己的名字,自己从来没把真实的名字告诉过他。

  “郭长官,你不要激动,你都不记得了。我帮你好好回忆一下。”朗昆的手慢慢地敲着杯子,“当然了,你也可能跟随着我的话,好好去想,看看自己能不能想起来些什么。你叫郭阳,是一名训练有速的特勤军人,两个月前,在中国大陆西南地区某个小城市的建筑工地,挖土机挖出了一个南粤时期的古墓,工人没有报案,一夜之间,那个工地变成了一个巨大的坑,所有的东西都没了。你们的组织接到线报,并知道这批珍贵的文物一直在境内,而泰国的某个渠道,对这批货非常有兴趣。为了能够保证这批国宝不遭盗卖命运,组织派你到泰国来寻找一手买主,并以转卖和收藏的名义,套取文物情报。郭长官,我说得对吗?”

  朗昆的话像是打开了郭阳已经迟钝了多日的大脑,那些慵懒的神经元,迅速地碰撞着,郭阳的眼中恢复了一个战士应有的神采,他不管朗昆的问话,因为第一个问题他已经想到了答案,朗昆这个人,自己根本不认识,他不过是那几个空洞的词汇组成的形象,但是他依然想不起来,是何时何地,又是何人将这个词汇灌输给了自己。

  “你是谁?”郭阳的声音冰冷。

  “郭长官!你终于问出了最正确的问题!你一直不都说认识我吗?我觉得这才是最正确的问题!你不认识我!你根本不认识我!”

  “你是谁?”郭阳并不去看朗昆脸上兴奋的表情,只是低声再次发出了询问。

  “我是朗昆,泰国华侨,大学生,书呆子,我们是在一个雨天的下午,在我学校的图书馆认识的,一见如故,相谈甚欢!”

  郭阳熟悉朗昆说的话,他已经完全醒过来了,他知道朗昆在说谎,自己来泰国是执行任务,身份和行动都是保密的。绝不可能在图书馆里认识一个莫名其妙的学生,但是那些形成画面的印象又是哪里来的。

  “你不问了?”朗昆见郭阳沉思,忍不住自己又问了一句,“我告诉你我是谁。我就是那个给你们线索的人。”

  “我也是那个发现古墓的人。”

  “我还是那个准备买文物的人。”

  “我是和你接头的人,是被你套取情报的人,我也是今天,就刚刚,这个拍卖会的卖主。”

  郭阳一言不发,面无表情的凝视着前方。

  “这些不够刺激吗?”朗昆轻轻地拍了两下手,“那我再说一个。”他说声把嘴巴凑到郭阳耳边,小声说,“其实,我还是刚刚那场拍卖会的买主。”

  朗昆说着露出奇怪的笑,听得郭阳胃酸往上流,他回过头,看着朗昆:“你疯了。”

  朗昆拍了拍郭阳的肩膀站了起来:“其实事情不用这么麻烦,我只是觉得好玩,就逗逗你而已。根本没有什么古墓,那些不过都是谣言,当然了,我们的确利用了一个小城市的工地,谣言都是越传越凶的,我把谣言传到你们耳朵里,你们当然就坐不住了。重要的文物失窃,在那么偏僻的小城市,没有监控录相,没有人证线索,到哪去找?我怕你们找不着,所以再告诉你们,东西被人藏起来了,就在你们国内,买主是泰国方面的,果然,你上套了。不不,这么说有点亏待你了,应该说是你们上套了。然后把你派来了。”

  朗昆骄傲地站起身:“你到泰国来,找到泰国的买主阿K,阿K是我找人扮的,你和阿K的一切对话,我都听得一清二楚。你套了他很多的话,最终两个星期之后,你拿到了那批文物出境的方式和地点。并且你成功地将这个情报传回了你的国家。不得不承认,你是一名出色的战士,聪明,能干,体力脑力都非常优秀。”

  朗昆一步一步自己走进郭阳的视线,站到了拍卖会场的台上:“之后,就是你看到的电视新闻了,文物被拦截,大家忙于庆祝,当时你很开心吧。连那些个不入流的小电视台都播了,为什么?因为是我通知的那些东南亚的电视台!是我让他们去录你们的拦截行动!其实你们国家的电视台,一个都没播。又是为什么呢?因为你们并不觉得这次找到的文物有价值!对!没有价值,那些东西不过是我找一些破旧的加工厂加工做旧的破东西而已!”

  郭阳嘴角露出一丝鄙夷的笑:“接着说。”

  “然后全天下都知道,有个古墓,有批文物,有很多但是警察拦住了,留在中国了!要进博物馆了!但是我手上还是有几件从其他途径带出来的,于是,就有了这次拍卖会。当然,文物从一开始就没有,一切都是假的。”

  郭阳不再说话,将脸扭向一边。

  “然后你怎么不问为什么!你是不是觉得,我出卖假文物了?我早就告诉你了,买主是我自己!他们不论叫再高的价,我安排坐在这里的十组人都会出得更高!把它们全部买回来!”

  “然后你的钱,就干净了。”郭阳突然转头盯着朗昆,目光锐利。

  “郭长官,你吓着我了。”

  “你这么大张旗鼓,不累吗?你不觉得这么做,会惹毛很多国家,很多人吗?”

  “不累啊,很好玩啊!”朗昆笑着跳下台,反坐在台下的椅子上,面对着郭阳,道:“得罪人有什么可怕的,不让他们知道是我得罪的就好。”

  几个黑衣人从外面进来第一个冲向郭阳的伸手去按他,郭阳腾得起身,反手将那个人推开,然后和几个黑衣人撕打起来。

  朗昆微笑着看着黑衣人和郭阳博斗,表情天真,就像是个孩子在一群小狗在打架。

  “现在只有你知道我所做的一切,不过没关系,你马上就不会记得了,你刚刚喝下我给你的水,那是解药,解开你这段时间记忆丢失的药,你断断续续的记忆,是在药物作用下的催眠,就像你一睁眼就认识我是朗昆,就都是在你上一次被我们注射之后,由专人给你施加的催眠而已,我不想让你死,你死了,你的国家一定会找上门来,所以,还不如让你做我的一只小白鼠。你不要以为我把钱洗干净是用来做坏事的,我做了很多好事啊。就像前阵子给你打的那几针,都是我们的科研成果。”

  “那些钱是什么钱?”寡不敌众,被几个黑衣人控制住的郭阳,大声地吼叫着,“毒资?”

  朗昆微笑着,蹲下身看着郭阳:“你不用知道,反正你也记不住。”

  郭阳愤怒地看着朗昆,不论他再怎么挣扎也无法脱身,腿上传来刺痛,一股昏意传来,他只求在昏睡之前,一定要记住朗昆的这张脸。

继续阅读:Chapter3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晨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