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0
艾乐直2017-08-07 13:042,753

  L市,一个太阳还没完全出来的早上,张晨和郭阳从医院出来,乘车来到张晨的家。

  “凶手,上来坐会儿,吃个早点吧。”张晨拿着钥匙笑嘻嘻地看着郭阳。

  打开房门,屋子里一股清新的气息。

  “你出门不关窗户啊。”郭阳走到窗边,把窗户拉上,“这屋里空气可真好。”

  “你自己找地方坐,我去下点面。”

  “去吧。那个,我说……”郭阳欲言又止。

  张晨从厨房里探出头来:“你是问我帮你那事儿?”

  “你没忘啊。”郭阳一愣。

  “我忘什么,我又没失忆。小意思,别着急,到底是你去美国当兵,还是你们家和你那前女友联合起来骗你,就交给我神探张来解决!”

  “那太谢谢了!”

  “甭客气!你那车回来多借我开两天就好。”

  “那车祝哥拿走了,说把牌照换了还我。今天下午我去你们警局拿车。”

  “老祝太抠了,也不说亲自给你开家去。”张晨一会儿功夫就煮好了面,端出来递给郭阳。

  “你一个人住?”郭阳接过面来问。

  “嗯,我不是L市人。”

  “你不是L市人?”郭阳问。

  “嗯。我是省城的,警院毕业的时候分配来L市的。”

  “你父母是做什么的?”郭阳问。

  “我爸是警察,不过不是刑警,是民警。在我们那片儿活动。我妈在学校里教书。”

  “五好家庭。”

  “你呢?”张晨问。

  “我爸是做生意的,我妈不工作,一直照顾我们。我有一个哥哥,一个姐姐。”

  “你们家仨孩子?不用计划生育吗?”

  “不是,我哥我姐是双胞胎。”

  “双胞胎?真棒,我小时候也做梦自己是双胞胎,特别爽。”

  “嗯,我好像不是亲生的,这事儿你知道吗?”郭阳诚恳地看着张晨。

  “我哪儿知道!”张晨一皱眉,“我怎么会知道!”

  “我好像是什么叔叔家的孩子,后来给送来的。收养的,不记的了。”

  “这是前两天的事儿?你失忆时候的事情吗?那段时期,你被收养了?”张晨问。

  “不是!我小时候的事儿!你二十多数的人了还被收养!”

  两个人边吃边聊了一会儿,刘忆潇的名字出现在郭阳的手机上,紧接着手机一阵铃声响起来。

  张晨看到郭阳紧张接电话的样子,和他一脸失落又转为惊讶的情绪变化,就知道这应该是他的前女友没跑了,于是郭阳电话一挂断,张晨就忍不住地问:“前女友?”

  “嗯。”郭阳点了点头,“是。”

  “怎么了?”

  “她老公回来了。”郭阳小声说,“她老公一直在国外。”

  “她老公在国外!”张晨仿佛听到了认识郭阳18个小时之中最重要的一个点,“你们趁她老公在国外……”

  “我们什么都没有!”郭阳直起身子,“我就是向她表白了一次,她说她老公在国外,我就立刻松手了。”

  “松手?”

  “放弃了。就是,就算了,松手是因为当时我正搂着她。”郭阳一下子紧张了起来。

  “搂着?”

  “搂着表白的。”

  “行了,我也没打算打听这么细致,然后呢?电话里还说什么了?”张晨边吃面条边问。

  “然后她说她老公知道我的事了,想请我到家里吃顿饭,坐坐。”

  “什么!”张晨吓了一跳,“他老公要和你决斗吗这是?不行,我得和你一起去。”

  “你去?”郭阳一愣。

  “怎么了?”

  “太好了!”

  郭阳下午从警局拿回来了换好牌照的车,开车到张晨家去接他,张晨由于突然被掐了脖子,于是又厚着脸皮说不好受,再讨了几天的病假。

  两个人鬼鬼祟祟提着两箱营养品爬到刘忆潇家门口的时候,天已经快黑了。

  郭阳敲了几下门,刘忆潇从里面出来,穿着家居的衣服,看到郭阳露出一脸笑容:“来了,快进来。”说着便回头朝后喊:“沈钰!沈钰!郭阳来了!”

  一个男人从房里出来,微笑着朝外走,郭阳走进客厅,身后跟着的张晨出蹦了出来。

  “这是我朋友,张晨。”郭阳笑着说。

  “你们好。”张晨放下营养品,伸出手来和沈钰握手。

  气氛还算良好,刘忆潇和她丈夫都是很热情的人,也没有那么多是是非非,没有对张晨的突然出现表示不满,但张晨总觉得,从一个神探的视角来看,刘忆潇的丈夫沈钰在看到自己第一眼的时候,露出了万分之一秒的不开心,而刘忆潇,也同样露出了一种怪异的情绪,那情绪时间很短,但张晨觉得自己看得清清楚楚,说不好是失望还是惊讶,反正不太高兴。

  这种莫名其妙的闯到人家去做客,人家当然不会很高兴。

  于是两夫妻准备的调料不够了,沈钰赶紧下楼去买。

  “你们这小区,挺旧的吧。”张晨坐在沙发上问。

  “是,老小区了。”刘忆潇给郭阳和张晨端了两杯茶来,“什么都跟不上,连垃圾车都不好好来。我们有时候就要把垃圾倒到外面去。”

  刘忆潇好像有话想对郭阳说,但看到张晨在这又不太好意思,而且沈钰下去买调料的时间又短,等她磨叽了一会儿,四个人已经坐到餐桌前了。

  “多吃点。”刘忆潇给张晨夹菜,“张晨,你是做什么工作的?我都没听郭阳说过你这个朋友。”

  “我是警察。”张晨笑眯眯地看着刘忆潇。

  “警察啊!这么棒!”刘忆潇的老公沈钰拿起酒杯,“是做什么警务工作?”

  “刑侦。”张晨也拿起酒杯和沈钰碰了一下。

  “刑警啊!失敬失敬,哎,你们做刑警的是不是会接触到特别千奇百怪的案子,给我们讲讲呗!”沈钰一脸兴奋的看着张晨。

  “这个啊,咱别吃饭讲,回来都吃不下去了。”张晨不好意思地摸了摸脑袋。

  在沈钰,刘忆潇两口家里的这顿饭,让郭阳出乎意料的顺利,根本不是当初所想象的“决斗”沈钰的丈夫人很英俊周正,而且知书答理,文质彬彬,虽然长年在外国工作,但讲话不拿腔调,非常平易近人,而且看得出来,他非常爱自己的妻子,也非常地信任刘忆潇和郭阳的关系。

  张晨和他们两口子聊得也非常开心,不过他心里却总觉得这两口子有点不对劲,真要是说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儿,那也说不出来。沈钰到是非常喜欢和张晨聊天,饭后,又拉着张晨说了很多案件,听得他一会儿一瞪眼睛的,临走不光留了郭阳的微信,还留了张晨的。

  张晨在晚饭上又喝点酒,郭阳开车送他回家,自从见到了沈钰,郭阳的一块心病就算解除了,话也多了起来。张晨不知道是没恢复还是有点疲劳,上了车就瘫在椅子上不愿意动了。

  “累了?”郭阳问。

  “没,就是又有点儿喝多了。”

  “你今天是没少喝。”郭阳降了点车速,怕动作太快,张晨再吐在自己车上,又怕他睡着了,一会儿还要背上楼,于是找各种话题和他扯:“你们毕业的时候,就是你们那警察学院,毕业时可以挑地方吗?”

  “可以申请。”张晨小声回答。

  “那你到L市来,是你自己申请的?”

  “对。”

  “你为什么不留在省城啊,在自己家附近,你老爸又是警察,这样一来多方便。跑到L市,生活习惯和你们那边也不一样,而且你还得租房子,这怎么也是一笔开销。”

  “为了一个人。”张晨目光呆滞地望着窗外闪烁的霓虹灯,小声说。

继续阅读:Chapter11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晨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