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11
艾乐直2017-08-07 13:042,917

  L市的郊外,月光洒在东北的群山中。

  车窗被打开了一半,郭阳的一只手伸出了窗外,食指和中指间夹着的香烟已经燃了一半,烟灰无声落下。

  坐在旁边的张晨半醉半醒地说着,那些话听起来无比含糊,却又逻辑清晰。郭阳闭着眼睛,举着烟,一言不发安静的听着。

  “他是我的师兄,是我最好的朋友。我们当时号称警院双探。”

  “他是L市人,每次回省城学校的时候,都会给我带特产,L市特产的香瓜。所以,后来我来L市之后,每年秋天,我都吃很多的香瓜。”

  “我家就在省城,他周末跟我回家蹭饭,我妈我爸特别特别喜欢他,说他和我简直就像是双胞胎儿子。”

  “他家在L市,不过我从来没去过,大二那年放假,他邀请我到L市来玩,当时我没去,因为一个特别可笑的理由,我初中同学聚会和他有空的那天是同一天。就为这个,我没去!我为什么不去呢!我当时要是去了!何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

  “我的射击是全年级的第一名,但总环数赶不上他,我擒拿散打都不行,那都是他的特长。不光这些,他文化课也特别棒,高考数学是省状元,他特别特别聪明,特别特别实在,他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有时都觉得,他和我,是一个妈生的。”

  张晨说着抬起头,泪水没能流下,就那么慢慢干涸在他眯着的眼眶里。

  “后来呢?”郭阳手里的香烟燃烬,他把烟头,掐灭在手上厚硬的老萤上。

  “后来,大四第一学期回校,他不见了,没有按时回学校,手机号码变成空号,拉黑了我和别人所有的联系方式,这个人就这么没了,人间蒸发了。”张晨坐了起来,正了正身子。郭阳依旧闭上嘴,不再说话。

  “我找了他很长时间,问他们班同学,问其他的朋友,他们的口径相同,他退学了。我不相信,他为什么要退学?他为什么会退学?他信誓旦旦所说的成为一名除暴安良,维护安全的警察的梦想,都是他妈的狗屁吗?他不可能退学,我不能接受,我不能相信。最后,我费尽力气,托了无数个朋友,终于打听出他退学的真相。”张晨说着回过头,看着郭阳,“你知道吗?他不是退学。”

  郭阳没答话,就那么安静地看着,等待着张晨继续说下去。

  “他是被开除了,寒假里在L市与人聚众斗殴,被学校开除了!”张晨说着拿起郭阳刚刚放下半盒香烟,拿出一支点上,“我通过我爸,调查了当时在L市的那次聚众斗殴,那都是他妈什么人!三个小混混,五个初中生!一个他!是他一个打他们八个吗!他一个准警察和八个半大小子斗殴?”

  “所以你毕业就来了L市?”

  “对,其实为这个我心里压力挺大的。”张晨狠狠地吸了一口烟,香烟呛进了他的吼咙,咳了两声,搅动了一直忍着的胃口,他一把推开车门,扶着车在外面吐了起来。

  香烟熄灭,郭阳拿出车上的纯净水,递给张晨漱口。

  吐过之后,张晨倚在车上缓了一会儿,扔掉手上只抽了一口的烟头,酒已经醒了。

  “你有什么心理压力?”郭阳问。

  “毕业时,你们大学毕业时都是带着帽子照相,我们不是,我不是。我们要全体,所有的毕业生,我们这些准备好当警察的人,脱掉脚上的鞋,袜子,光着脚在学校花园的一条无比坑洼的一公里石子路上跑一圈,那是告诉我们,所有这些马上要当警察的人,你的路并不好走!会疼,会难过,会感觉不想再迈出下一步了,但是你要坚持,这是你选择的道路,你有你心里的正义,你有你心里的公平,你有你心里的责任!但是,我知道我心里并不那么纯粹,我是为了找一个朋友才来的L市,我当警察的……初心?已经不那么单纯了。有时候,我会有点儿愧对身上的警服。”

  “你到L市来,找到他了吗?”郭阳问。

  “没有,哪怕我是一个警察,一个刑警都没能找到他。L市能有多大?将近一千万的人口而已,这在中国根本不算什么,这连我们省城的四分之三都不到,可就是找不到,一点儿痕迹也没有,那次斗殴,最后的记录我没能找着,他们家的地址,别说他们家了,我甚至连这个人的名字,一个那么普通的名字,都没能在L市的人口库里找着。”

  “他叫什么?”郭阳问,“或者我能帮到你。”

  张晨拿起手里的水,喝了一口,小声说:“蒋锐。”

  “知道名字就行,早晚有一天能找到。”

  “抱歉,我这儿说了这么多,光给你添堵了。”张晨无力微笑地对郭阳说。

  “没关系,其实我还挺羡慕你,可惜我对自己的过去,一段很重要的时间都没有了记忆,就像我们今天见的刘忆潇,我只记得她漂亮,她的名字,甚至地址,记得我对她的那份爱慕的感觉,但就是想不起来我们曾经经历过什么。这也挺难受的。”

  “那不挺好,记得这些就够了,万一记起来你们俩还有一孩子,那你就太惨了。”张晨哈哈笑着拉开了车门。

  张晨和郭阳在车里躺了一夜,当第二天的晨阳从山间升起时,两人才慢慢张开眼睛。

  “喂?”张晨拿起手机,放到耳边,听筒里传来了韩燕的声音。

  “张晨,大山,黄毛的案子差不多结了。大山的上线……还是没找到。”

  “嗯,有线索吗?”

  “没有。那个人相当狡猾。”韩燕说着停顿了一下,“我们现在有点担心你的安全,你最好,要不然找个地方先去旅游?”

  “不用。”张晨笑起来,“我不会暴露的。到最后大山黄毛他们也不知道是我的事儿。”

  挂了电话,郭阳在一边已经整理好,坐正了拉着安全带:“送你回去?”

  “好。昨晚和你聊得特别高兴,谢谢你。”

  郭阳回过头,看着张晨:“谢什么!”

  蒋锐到L市的第三天,小毒王朗昆给他带的现金非常充裕,并在近郊一个几乎没有人住的别墅区里安全了房间。

  蒋锐每天几乎不出门,他并不怕小毒王朗昆给他安排什么盯梢,或者叫什么人暗地里跟踪他,与此相比,他担心的是万一在L市撞见熟人,就太麻烦了,虽然自己的形象已和当年大不相同,自从大四那年和徐少飞去云南之后,他就再没在L市出现过。但是,他心里却明白,只要他出门就会有危险,因为他的父母和所有的家人还都在这里。一旦被他们看到,下面的路就非常困难了,如果由于这个理由使后面的计划失败,那前期他在泰国的努力就会付诸东流。

  每天,他都在“家”里反复思考着一些问题,在L市这种内陆地区,小毒王到底安排了怎样的行动,他所说的那个“点”到底是什么,黄博士谈及的那个“试验品”又是在说什么,难道他们真的在离泰国十万八千里的中国东北地区建立了制毒机地?或者,他们在这边埋下了什么不为人知的“炸弹”。

  休整数天后,张晨剪短了头发,神清气爽地回到重案组。

  “回来啦!帅哥!”组里最小的姑娘美美热情地和他打着招呼。

  “早啊!”张晨来到自己的位置,还没坐住,刘伊凡便带着几个兄弟过来,拦住了张晨。

  “行啊你,你看看你这朋友圈里的照片发的,听说你认识富豪了?”

  “怎么着,也不能光自己一个人爽是不是?得带着咱哥儿几个……”

  “张晨!”祝组长的一声吼,把全员都吓了一跳,个个立正站好。

  “到!”张晨敬了个礼,“领导!”

  祝雄刚要发火,但一见张晨的短发和一身警服,却又笑了,“还好,没把你那一身臭毛病带回来。还行还行,继续保持啊!”

  “是!绝不辜负领导栽培!”张晨坏笑着刚要坐下,被韩燕喊住:“小张晨,你跟我出趟警。刚刚接到报案,说本市有一住户家中藏毒。咱俩去一趟吧。”

  “大麻还是糖片儿?”张晨一边拿包一边问。

继续阅读:Chapter12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晨阳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