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华衣公子(2)
于子舟2018-05-22 11:241,300

  他在前面引着路,我站在旁边慢慢地走。

  我忽然像想起什么似的,忽然唤住他:“等等。”

  顾衍回过头,一脸笑意的看着我,说道:“怎么了?姜兄。”

  “我……还要赏枫。”

  听我如此说,他眉间的笑意更深了,弄得我一头雾水。

  他像变戏法似的从身后掏出一柄折扇,装模作样地扇了两下,而后道:“看枫嘛,一个人倒是无聊得紧,姜兄可愿意与我同行?”

  既然在山上有缘得见,我又怎好拒绝?

  我与他循着石阶往上走,他像是无比熟悉这里的情形似的,一面走一面同我介绍这些枫的品种与它们的生长环境。

  我虽然喜好枫,可是单单只爱它艳红的颜色,至于其他,却是没有涉及。

  前面有一座亭子,据说是古时候的某位文人盖的,还亲手在上面提了一首诗。

  顾衍问我要不要去看看,我笑了一下,点头答应。

  看啊,当然看啊,走了那么久当然得找个地方坐会儿了。

  但是说完这句话我就后悔了,顾衍跟我说了那亭子的所处地后,我忽然发觉,那亭子与我现在的方位,有那么点点远。

  于是为了抵达亭子,我又走了估摸半个时辰的时间。

  等我们到的时候,已经接近黄昏,我累得整个人瘫在亭座上,背靠着亭柱。

  红日的光辉照进了亭子,雀鸣蝉唱更显得脉脉闲亭的幽静雅致,已经褪了色的布帐用丝绳捆在红木亭柱上,垂下的素色流苏在这山,这亭的衬托下多了一分耐人寻味。

  没想到,这山上竟然还有这样一番奇景。

  他坐在布帐下,背着光,却有一丝别样的风情。

  “山无陵,山水为歇。夏与雪,冬雷震震。”我四周张望着,忽然看见亭子的柱子上各刻了一句话,合起来竟是一首诗,想来,这便是顾衍方才说的吧,于是竟不由自主地念出了声。

  顾衍闻言起身,看向我,倒是悬挂于他头上的流苏,随着他起身的动作而轻轻摇曳着。

  他盯着我看了一会儿,却说了一句牛头不对马嘴的话,他问我:“姜兄可寻着了住的地方?”

  我心下一惊,被问得竟有些不明所以,但还是老老实实地答 道:“京城脚下的福来客栈。”

  他点点头,然后一本正经地答道:“巧了,顾某也住在那里,明日我寻你去林府看戏。”

  我一脸茫然地点头,却暗骂自己太不是东西了,竟被一出戏收买了,好歹自己也是学过戏的,虽比不上燕不归有名,但也不至于太差。

  或许是我对燕不归有些莫名的执念,于是我一逮着机会就向他打听这燕不归,顾衍听我问起燕不归一点都不惊讶,反倒有些了然。

  他长叹一口气,他淡淡瞥了我一眼,幽幽地开口,语气像是垂暮的老人说着当年的事:“这燕不归啊,比较复杂,没人见过他的真面目,甚至连他男是女都不知道。”

  “不是有人叫他九爷吗?”我不解地问他。

  顾衍低低地笑了,说道:“一句九爷能带表什么?因为那个爷字吗?戏迷之所以如此叫他,不过是因为他的称号里有一个九字罢了,一旦一人叫了九爷,所有人也就跟着叫了。”

  九爷?九里江南燕不归?是了,他的称号里的确带有一个九字。

  “我刚到京城不久时,便有许多人同我说,即便是放眼整个戏坛,能担得起‘风华绝代’这四个字的人,也就只有九里江南燕不归一人而已。”

  说罢,顾衍微微一笑,不再作声,仿佛想起了那戏服翩袂、朱唇玉面的戏子。

继续阅读:第6章

使用键盘快捷键的正确方式

请到手机上继续观看

戏子归

爱奇艺APP扫一扫随身随时随心看!